又一家IPO紧急刹车!三巨头疯狂烧钱、连年“亏损”,在线教育还能破局?

又一家IPO紧急刹车!三巨头疯狂烧钱、连年“亏损”,在线教育还能破局?
2021年04月20日 20:22 创业邦

作者|宇哲

编辑|刘岩

图源|摄图网

炙手可热的在线教育,在2021年开启了疯狂“内卷”。

好消息是,经历了近8年的发展,在线教育行业进入成熟期。继一起教育上市后,经多知网不完全统计,作业帮、美术宝、掌门教育、火花思维均在筹备2021年赴美上市,虽然几家公司均未正面回应上市传闻。但据投资人透露,掌门教育目前已进入“analyst presentation”阶段(简称AP,分析师为IPO项目进行盈利预测与估值指引),承销商分别为摩根士丹利和瑞信,据传此次IPO募资金额将超3亿美金。

备受资本市场追捧的在线教育,终归需要给投资方一个“退出”的机会,种种迹象表明,海外上市成为了最终出口。如果几家在线教育公司能成功完成IPO,新一轮IPO潮的出现,让在线教育赛道有望进入新的发展周期。

然而2021年初,一连串“山雨欲来”的教育监管和整顿,让在线教育企业的未来走向,成为了未知数。

此前,有消息称一家头部教育机构将赴美IPO,但据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该机构的IPO计划已暂停。同时,3月26日在线教育行业美股“三巨头”跟谁学、新东方、好未来股价全线暴跌。此次暴跌,主要原因除受到美股罕见的“爆仓飓风”影响外,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公开回应时还曾表示 “股票价格的重大异动,有对政府即将出台对于中小学学科教育政策的担忧的影响”。

黑天鹅事件加速了在线教育行业的发展,跟谁学董事长陈向东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2020 年全球教育投资有80%都流向了中国,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难以想象的。”飞快的高速增长,却加剧了行业问题的暴露,随之而来的是“过度营销”、“做教育还是做生意”等争议。

持续已久的争议,最终触发了市场监管与整顿。

3月31日,在国新办贯彻“十四五”规划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指出,“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作为校外培训重要阵地,在线教育企业亦受到波及。

政策趋严之下,在线教育企业如何应对?未来行业会出现哪些变局?当资本回归理性,在线教育赛道将何去何从?

真繁荣还是虚火旺?

在线教育并不是一个新赛道,但从融资金额来看近年却“热闹非凡”。

据网经社报告,2019年在线教育融资共150起,总融资额115亿元。2020年,在线教育仅仅两大头部机构作业帮和猿辅导的两起融资合计超120亿元,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融资额。

资本加持、巨头入场,为在线教育赛道不断加注。同时,2013年起,经历了近8年的发展,在线教育似乎迎来了一轮IPO潮。

为什么在线教育机构纷纷选择这个时间点赴美上市?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向其他媒体透露:“港股也有在线教育公司,但估值都不是特别高。而在美国,跟谁学去年高峰时的300亿美金估值打开了整个行业的天花板。所以去美国更有利,以及美股整个上市流程也简单很多。”

从历史数据看,2020年有6家教育企业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共募资154.24亿。其中,新东方在线于2019年3月28日正式在港交所上市交易,截至发稿前最新市值165.59亿港元。

这股可能到来的“IPO潮”是否为“虚火”?

首先,跳出在线教育赛道,从整体趋势来看,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陆续出现转型升级的新业态,但整体经济资本化程度较低,而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后疫情时代全球多国货币超发带来充裕的流动性,总体处于“缺资产”的供求状态,因此中资企业大量寻求海外上市,带动了中国企业的赴美上市潮。某种程度上,在线教育可能到来的这波IPO潮,是受到中资企业赴美IPO的趋势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以来,截至4月1日,已有13家中国企业赴美上市,数量达2020年全年的三分之一,也是历年同期家数最高的。按照目前速度,中企赴美上市IPO数量在今年有望达到70家之多。

数据来源:创业邦-睿兽分析

曾就职于大摩和瑞银(16.11, 0.25, 1.58%)集团投行部,同时也是跟谁学独立董事的Prospect Avenue Capital(PAC)创始人廖明告诉创业邦:“今年为止启动美国IPO的已经超过50家了,这个数字非常惊人。各个赛道的企业都在启动IPO,在线教育是热潮下的其中一个赛道,加上去年疫情叠加,在线教育业务利好、业绩增长快,这是多重因素的叠加”。

据《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春节后全国各地相继开启在线教育模式。

截至2020年3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与2019年6月相比,用户规模增长约1.91亿。疫情促使在线教育成为多数家庭的“标配”之余,历经8年发展,行业逐渐进入成熟期。廖明补充道:“有些公司到了可以寻求上市的阶段,好公司不怕市场的波动。”

在拼图无界创始人王磊看来:“教育赛道的资金往往流向比较安全的头部企业,从融资数量上看,行业非常繁荣,但其实数量在逐年下降。”王磊强调:“行业繁荣的标志,是从早期阶段就有大量资金注入,而目前在线教育的中早期项目还处于无人问津的状态,这不是行业繁荣的标志”。

据《教培参考》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教育行业公布的融资事件共238起,融资次数相较于过去几年呈现持续下降趋势。得益于特殊的经济情况,融资次数下降的同时,融资规模却在大幅增加,且资金流向有明显的头部企业靠拢趋势。

一轮轮融资过后,在线教育企业快速扩张的同时,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发布的最新财报中,却是满眼的“亏损”。

例如跟谁学2020年净亏损13.929亿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27亿;网易有道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17.53亿元,2019年同期净亏损为6.37亿元,亏损扩大175.51%;好未来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净亏损为5289.1万美元,去年同期则是盈利1642万美元。

不断扩大的亏损,并没有降低在线教育企业“狂奔”的速度。在行业残酷竞争的裹挟下,不断地融资以获取现金流和扩大营销投入,成为各家企业竞争的重点。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前9个月,猿辅导、作业帮、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这三家教育机构,在营销方面的投放总额达到约55亿元,至少是去年同期的两倍。

据公司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跟谁学去年的营业费用增长至71.17亿元,同期增长高达306.9%;销售费用也从去年的10.41亿元飙升至58.16亿元,增幅达458.7%,总和占全年营业净收入的81.6%。好未来暂未披露2021财年年报,其三季报显示该季度营销费用为4.27亿美元,较上一财年同期增长120.3%。

在热播的《乘风破浪的姐姐2》《奇葩说》《欢乐喜剧人》等各大综艺中,在B站、微博、抖音等软件平台上,及铺满楼宇、电梯、地铁等多个线下场景中,时常可以看到在线教育企业的广告。

如此规模的营销成本是造成企业难以盈利的重要原因之一。

也因此,铺天盖地的“营销战”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虽有头部企业接连冲刺IPO,但在线教育却迎来了更大的挑战。

连续“暴雷”,监管趋严

去年底,在线教育行业又一惊雷重重砸下。

12月27日下午,微博话题#学霸君破产倒闭#下方汇集了教师和学生家长的群体声讨,三个小时内,话题阅读量从1438.6万突破2000万。

据悉,盛极一时的K12赛道头部企业学霸君,曾获得6笔融资,最近一次C轮1亿美元融资完成的时间是2016年12月。

学霸君确认破产倒闭后,许多班主任、老师、规划师被辞退。据另外一些学生家长曝光的截图来看,不仅正在上课的学生被迫中止课程,一些刚刚交了2-3万学费的学生连一节课都还没上。

曾经的巨头由盛而衰,黯然离场背后是在线教育行业的残酷竞争。

曾有媒体采访教育投资人士徐华,其指出与猿辅导、作业帮、一起作业等同类型企业相比,学霸君这两年相对逊色。“2020年猿辅导和作业帮都相继获得了多轮融资,一起作业不久前也上市,加上后来的跟谁学高途课堂等,他们手上都有充足的资金。按照行业营销大战的投入金额来看,没有拿到融资的就会被血洗”。

优胜教育、学霸君等教培机构接连“爆雷”,让“预付费”的家长们求告无门,在线教育企业的财务安全性也成为加强行业监管的重要议题。

今年初,合肥、福州等多地出台新规,严管教育培训机构“预付费”问题。

同时针对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监管,部分地区开始有所行动。

2月,教育部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目前校外培训机构超前超标培训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培训机构“退费难”“卷钱跑路”等违法违规行为时有发生,2021年将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规范培训服务行为。

3月初,继北京1月份暂停所有线下教育培训后,北京多个地区再度加强教育培训市场整顿。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在线教育过度的宣传营销、追求流量规模的经营方式存在很大的危机。因为在线教育一定要教育思维,而不是互联网思维,但很多在线教育的投资方都是以互联网思维来发展在线教育。”

高昂的营销费用下,一些机构的教学质量也惹来争议。

此前就有记者发现,有不少培训机构的线上课程存在超前超纲的问题。为此,创业邦走访了一些家长群体,有人反映,一些头部教育机构确实存在此现象。这种超前教学不仅增加孩子的课业难度,也为孩子与家长带来更大的学习压力。

拼图无界创始人王磊提到:“花那么多钱在营销和广告上,自然不能把足够的钱用在产品的研发与课程上。”“假设课程是一万块,其中8000用在营销上,那学生真正得到的价值只有两三千块,花出去的钱与得到的东西不成正比”。

大幅营销、亏损严重、教学质量不够,一个个横在在线教育面前的“痛点”,在愈加严格的监管走向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而对于目前的政策走向,拼图无界王磊告诉创业邦:“从长期来讲,这样的规范与约束会倒逼企业成长,让行业更具规范性。它让教育回归本质,不再那么急功近利,也让不够优质的企业自然淘汰,有利于行业健康”。

资本退却、谁在裸泳?

行业整顿的当下,企业该如何应对?资本又将流向何处?

一方面,在线教育市场仍然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据根据CNNIC《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20年3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在全国人群中的渗透率为30%。

显然,市场的供给需求依然非常旺盛,但监管一出,资本将更加趋于冷静,对于头部机构及中小企业而言,需要更多时间向市场证明其商业模式与自身实力。

未来哪些企业会受到资本青睐?

PAC廖明告诉创业邦:“难以盈利的深层原因是获客成本太高。有的头部公司开发的新业务,每一块钱收入,就要花掉两块钱的成本。公司收入严重依赖买量,一旦买量投入减少,收入立刻下降。”在廖明看来,通过买量来卖课的商业模式,目前还未证明是能够盈利的。如何获取自然流量、降低获客成本,将成为未来教育机构的优势之一。

在拼图无界王磊看来,未来教育行业将会呈现精细化趋势,很多小而美的机构也将继续存在。

其中,线上线下融合的OMO(Online-Merge-Offline)模式,将有望成为未来教育行业的主流趋势。新东方发布的《中国教育培训行业的创新复盘与浪潮展望2020年报告》研究报告指出,53%的机构表示在疫情结束后将开展OMO教学模式,而超过90%的K12课程类用户表示疫情后偏好选择线上线下融合的课程。

就这个问题,有行业人士分析,未来将有两种教育形式,一种是线上线下融合的OMO教育模式,一种是纯在线教育模式。单纯的线下教育形态,将很难单独存在。

接下来,在线教育将会出现哪些变局?在线教育的发展又是否会趋缓?市场势必会等待这一波上市企业的表现,也或许正如俞敏洪在回答财新记者提问时所说的:“如果把资本撤离,其实在线教育立刻就会退潮了。过三、五年再来看在线教育到底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模式,那个时候才能看清楚”。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