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武汉措施将有效隔离潜在感染者,但只有武汉有措施还不够

专家:武汉措施将有效隔离潜在感染者,但只有武汉有措施还不够
2020年01月23日 13:56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孟庆伟 北京报道

首发于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近几日正快速地向更大范围扩散,且已明确具有人传人的特点。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23日10时,全国(含港澳台)有27省(区、市)有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是否会出现三代及以上的人际传播,或许是判断此次肺炎疫情未来走向的一个关键因素。

专家表示,目前疫情处于上升期,此阶段的防控策略重点是切断传播途径。

自23日10时起,武汉采取进一步隔离措施,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

“武汉采取这种强力措施,隔离了武汉的潜在感染者向外面传播,应是非常有效的。”23日上午,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她同时表示,光武汉有措施还不行,其他地方需要对来自武汉的人进行留置观察,国家卫健委应该给出指导意见。

她还告诉记者,2003年SARS疫情时,北京未采取类似这次武汉的隔离措施。“当年还只是进出北京都要检疫,留置观察。”

“如果传开的省无二代病例,(疫情控制)就会好一些。”杨功焕此前曾向记者表示。

随着疫情的发展,疾病的最初表现也在改变。

1月22日晚23时左右,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在其微博中称,怀疑是因为病毒通过结膜进入体内感染,提示要做好眼部防护。

此前,本报1月21日晚曾报道,王广发作为专家组成员在武汉停留多天后,被隔离。

疫情波及27省(区、市)

武汉之外,肺炎疫情进一步扩散。

依据国家卫健委和各地官方通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23日10时,全国(含港澳台)27省(区、市)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

据《人民日报》报道,截至1月23日1时,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554例,而截至1月22日20时,死亡17例,全部在湖北。

此外,湖北累计死亡病例上升至17人。国家卫健委1月22日上午10时通报后的不足12小时内,湖北死亡病例就增加8例。

据国家卫健委通报,新增8位死亡病例中,男性5例,女性3例,除1例53岁以外,其余均为65岁以上老年人,80岁以上5例,分别患有癌症术后、肝功能损坏、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帕金森等慢性、基础性疾病。

而记者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开的17例死亡病例病情介绍统计,其中男性13例,女性4例,最年轻的为48岁,最年长的为89岁,65岁及以上老年人有14例,80岁及以上老人8例,绝大部分有慢性、基础性疾病。

隔离,是防控疫情最重要的措施。1月23日凌晨,武汉宣布将采取进一步隔离措施。

自 1月23日10时起,武汉全市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无特殊原因,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恢复时间另行通告。这是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的第1号通告。

“武汉采取这种强力措施,隔离了武汉的潜在感染者向外面传播,应是非常有效的。”23日上午,杨功焕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她还表示,光武汉有措施还不行,其他地方需要对来自武汉的人进行留置观察,国家卫健委应该给出指导意见。

专家:传开的省无二代病例会好一些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1月22日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疫情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病毒存变异可能,疫情存在进一步扩大的风险。

随着疫情已明确出现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且正值春运高峰,疫情发展走势令人忧心。

1月21日,经济学者、德国哥廷根大学教授于晓华发布微博称:“我做了一个简单SIR模型,用SARS参数模拟武汉肺炎传播途径。主要结论:从病毒爆发后的大概90天到达高峰。第一例发现在12月8日,50天左右开始集中爆发(1月20日左右,比较吻合),90天左右达到高峰(预计在3月上旬),4个月左右接近尾声(4月上旬),5月上旬疫情结束。到目前看模型还是吻合的。叠加春运,接下来一个月可能会出现一个爆发高潮。”

据了解,SIR模型是一种传播模型,是传染病模型中最经典的一种。

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于晓华表示,该模型是拿SARS传染途径的参数来计算的。SARS和武汉肺炎的病毒结构比较接近,传播方式也较类似。如果用SARS的参数来计算,从模拟结果来看还是比较接近的。但是,他也“承认用的SIR模型非常简单,很多实际情况没有考虑到,一定存在误差,包括政府的介入等”。他认为,感染人数总量取决于政府干预的力度,现在政府已经严格限制人员流动,感染人数和发生规模一定会得到有效控制。

对此模型,杨功焕表示:“可以参考,就是当年SARS的路径。”但她也同时表示,如果病毒不往更毒的方向变异,武汉完全隔离,各省没有二代病例发生,高峰不会到3月上旬,也许到2月中旬就打住了;如果不是,高峰可能会到3月中旬甚至更晚。

“未来的估计是根据已有的经验,但任何一次新的爆发,都不会完全复制以前的(路径)。”杨功焕向记者坦言。

担心三代传播出现

超级传播者是否出现,将很大程度上影响疫情的走向。

1月21日晚间,有媒体报道称,在武汉15名被感染的医务人员当中,有14名医务人员是由同一名病人传染的。对此,有专家称,这位感染多位医务人员的患者可以被认定为超级传播者。

但据官方1月22日上午通报,“超级传播者”还没有出现。

“我们对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处于一个不断认知的过程,不断积累对它的知识过程。所以目前我们还没有证据说已经有超级传播者,我们会密切关注。”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1月22日上午在国新办的发布会上如是表示。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在21日晚间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超级传播者还没有出现,但这也是最令人担心的。“现在没有,不意味着明天就没有、今后就没有。”曾光说。

曾光告诉记者,过去对超级传播者的定义,也包含二代和三代传播。目前虽然感染的人多,但还没有出现三代传播。不过他也同时坦言,对新的病毒的认识是不断认知、不段提高的过程。

“我们的认识都是根据疾病发展形势与时俱进、不断改变的。以后随着隔离效果的发展,我们对疾病会有更进一步的认识。”曾光说。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也认为,现有资料还无法判断此患者是否为超级传播者。

袁国勇在21日晚间接受财新采访时称,要证明病毒具备“持续人传人”能力,至少需要出现三代以上的人际传播,比如A传给B,B又传给C,C又传给D,现有资料还未发现有该现象。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