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碚:企业如何拥有全球化视野是目前遇到的巨大难题丨2020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

金碚:企业如何拥有全球化视野是目前遇到的巨大难题丨2020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
2020年09月15日 14:51 中国经营报

2020年全球共同经历了短暂的停泊,政府、企业、NGO、利益相关方,每一份子都在积极践行社会责任,推进复工复产,拉动经济走回正轨。随着时代的变迁,企业社会责任被赋予了新的内涵,中国企业也日益成为CSR全球进程中的中坚力量。

由《中国经营报》和中经未来主办的“全球视野 责任共享”2020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9月15日在北京举办。本届论坛将聚焦于精准扶贫、绿色环保、全球CSR进程、社会公益、可持续发展等核心话题,与企业家、经济学家进行广泛讨论,探索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创新,共话CSR发展的商业之道!

开幕致辞   

国际视野下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软实力的提升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经营报》社长金碚出席会议并开幕致辞。

金碚表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发展高速,走上市场经济,使很多人从贫困走向了小康富裕,使得最多的人口摆脱了贫困。关于为什么市场经济能使很多人能够摆脱贫困进入富裕?金碚指出,市场经济有一个逻辑,就是假定每个人都是经济人,就是每个人都有经济理性。这个社会只要让每个人的经济理性能够自由的张扬,这个社会就能够发展,通俗地讲,市场经济的逻辑叫主观为自己,客观为社会,或者是人人为自己,上帝为社会。就是你只要每个人为自己就行,这是市场经济最原始的一个逻辑。但是,在现实上却不是这样,而且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市场经济的发展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比如,它会导致财富收入的分化等。全世界来看,大部分的国家都搞市场经济,但是贫困人口仍然很多。

金碚指出,自由主义经济学家说,每个人天经地义就是自私自利,你只要自私自利,企业只要自私自利,你就是对社会做出贡献,人是追求收入最大化,企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但这实际上真的行吗?如果一个人或者一个企业向外宣称说,我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我是一家自私自利的企业,他能在这个社会中间立足吗?如果说介绍一家企业的时候,说他是一家自私自利的企业,他们愿意吗?市场经济的逻辑说,就应该是这样,但是人们不喜欢。

为什么?他表示,人心中间大概还有其他的判断准则,这是一个好人,或者是一个好企业,或者是一个可以被社会,被他人接受的企业。尽管经济理论是说只要追求利润最大化,就可以追求竞争力。但是,在现实中间不是这样。有一个哲学家写了一本很有名的著作叫《正义论》,他的逻辑是这样,别想象你是企业家,也别想象你是教授,什么都别想,你不知道你在社会中间是一个什么身份,也就是你在无知之幕之后,在那种情况下,你认为什么是好,什么是正义,应该怎么样,这个东西就是真正的正义。

所以,获得诺贝尔奖的一个法国经济学家说,学了经济学能赚钱吗?经济学不是告诉人怎么挣钱的,经济学告诉什么呢?经济学是告诉你这个社会怎么样大家能够获得利益。在现实中间也是这样,一个企业有没有竞争力?除了自己的能力之外,很大程度上还在于能不能关心到大家的利益。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这个世界不是无知之幕的世界,全球化的世界的中,每个人是有地位的,有民族的,有种族的,有文化的,有不同的价值观的。而企业从自己生长的那个环境,现在要全球化经营,走到世界各地去,而那个世界各地,它的文化、制度、价值观客观上是不一样的。所以,要思考这个社会、整个世界怎么接受你。但是现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宇观世界”,它有很多差异。差异客观存在,每一个地方,每一个经济领域规则不一样,价值观不一样,一个企业要全球视野,怎么样在这个空间中间更有竞争力,这个是目前人类遇到的一个巨大的难题。

金碚表示,当企业进行国际化经营时,怎么体现社会责任意识,现实的社会条件是各个国家价值观、理念,甚至制度都不一样。企业怎么样发挥竞争力,不是说光会挣钱,而且能够让世界,让各个国家接受你。

所以优秀的企业家走到最后,都会特别关照、特别关切社会,为什么?有的企业家不仅是有社会责任,而且整个变成社会企业。像比尔盖茨,社会企业就是说我这个机制目的上把市场经济的逻辑再倒过来,市场经济说主观为自己,客观为社会,能不能做到主观为社会,客观为自己?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商业上成功以后,很多人会走上这条路,这个逻辑恰恰是人类发展的一个正常逻辑。

主题演讲   

大爱无疆•民心相通

中国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秘书长陈红涛出席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中国公益为什么要走出去?陈红涛表示有四点,第一,大爱无疆,回应国际社会的需求与期待。在当今世界有8.84亿人无法获得安全饮用水,1.21亿名儿童会面临失学,6.9亿人每日食不果腹,2600万人难民。这些在中国今天来讲已经不存在了,作为有爱的民族,我们应该伸出援手。并且过去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获得了国际的捐赠,这是07到12年没有平均的境外给中国的捐赠将近100亿元,占整个社会捐赠比例达到了15%

第二点,中国融入世界需要构建立体的中国人形象。走出去的企业越来越多,去年境外旅游人次已经达到了1.5亿人,去年新增的留学学生人数达到了89万。所以我们现在呈现给世界人民的是来赚钱的中国人,来留学的中国人,来旅游的中国人,来交流的中国人,但是做公益的中国人似乎少了一些。

第三,负责任的走出去,对于企业来讲也是为了更好的走下去。负责任的走出去,其实是国内外的共识,履行社会责任有利于塑造良好的企业声誉和品牌,更好的融入当地的社会,改善竞争环境,获取生产资源,降低长期成本。

最后一点,作为公益力量,能够很好地推动民心相通,也是促进我们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非常有效的手段。

关于很多企业在海外社会责任方面不专业,他指出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缺乏规划,第二,缺少深入的需求调研,第三重硬件轻软件,第四仅仅以企业的身份参与,最后深入社区不够,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企业履行海外责任意识不强,资金规划缺乏,没有专人的投入,更多派出去的是负责企业经营的,在公共关系和社会责任派的并不多或者没有。客观挑战来讲,我们和世界还是有很大的差异的,当地的文化差异、政治体制差异、思维方式差异、行为习惯差异都会给我们履行社会社会责任带来挑战。

最后,他提议,对于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公益,第一重塑公益理念,全球化的今天即使没有海外的业务,是否也能够考虑将国际公益纳入自己的公益规划。对于海外已经有业务的企业,国际公益应该进一步完善公益管理机制,包括资金的稳定投入,机构设置、人员配备,以及相应的制度。更重要一点要融入当地、尊重当地,了解当地的文化和思维方式、行为习惯,一定不能简单地用中国方式做海外公益。一定要让我们的身影出现在社区里面,而不是简单的递完一张支票就完了。

主题演讲  

CSR绿色发展之路

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孙利军出席论坛并演讲。

孙利军:公益文化是阿里巴巴走102年最重要的基石文化

孙利军表示,绿色的发展之道有两层意义:

第一,绿色背后更重要的是它的可持续性、健康性,这对于一家企业如何真正能够可持续性发展,公益如何真正能够可持续发展,这是尤为重要的,这是一家企业的生存之道,是企业是不是能成为一家中国的好企业,成为一家全世界的好企业的最基本的、最重要的根本。

第二,企业高速发展过程中如何不给社会带去负担,做好自己的同时,如何不给社会带去更多的担负。

很多人说社会责任是应该将企业长大之后,去承担的更多的给予社会的东西,但孙利军表示,社会责任应该是一家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因为你的存在,是今天对社会有价值,所以才有你企业的存在。”正因如此,他表示,阿里从第一天成立的时候就建立了自己的愿景和使命,愿景是活102年,使命是“让谈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而不是“作为一家世界500强的企业”,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背后延伸出了各种非常有意义的文化,他认为,其中公益文化是阿里巴巴走102年最重要的基石文化。

他表示,阿里有一个不成文的KPI,叫“我是阿里人,但我更是公益人”。每个阿里人每一年必须拿出3小时以上在参与做社会的公益。三十几个合伙人去年的平均公益时达到了43个小时。所谓的公益时,就是你必须在业余的时间去做跟工作不相关,但对社会有意义的事。

孙利军指出,阿里围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诞生了一个一个有用的,有价值的产品,不管是阿里、淘宝,支付宝,菜鸟,还是阿里云等等,很多人认为阿里很牛,怎么会创造了这么多优秀的公司,他表示,“不是因为我们牛,是因为我们始终没有忘记如何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孙利军强调,绿色可持续首先是让员工内心拥有信仰,员工内心拥有的是“今天我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阿里人,但我更是如何成为一个社会有用的企业,社会有用的产品背后的推动者,这是尤为重要。”

他表示,阿里经过20年能走到今天,是因为有最宝贵的文化,是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爱心,有更多的大爱之心,因为这种爱心,这种信仰让公司走得更远。

可口可乐中国、韩国及蒙古区CXO兼副总裁张建弢出席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

可口可乐中国CXO张建弢:我们不喜欢把大自然的水搬来搬去

张建弢表示,每个企业都有每个企业的特点,有各自完全不同的连接社会的方式,可口可乐作为跨国企业来讲更多是要落地,要结合实际,当地的需求。作为一个跨国企业,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机遇,他认为就是本土化。他表示,可口可乐有一个理念:“在这里,在乎这里”,这个理念作为一个跨国公司来讲考虑最多的就是中国提出来的价值主张。

张建弢指出,可口可乐作为一个饮料公司,对水有非常天然的情怀,他说:“我们不喜欢把大自然的水搬来搬去,我们希望能够把我们用于商业化的水的量作为自己的目标去治理江河湖海,回馈给我们的自然界。”他表示,可口可乐在13年的时候就设计在中国在2020年之前实现从大自然取的水和我们治理的水划等号的目标,这个工作现在在不断地持续进行。

同样他还强调,不能放弃和无视社会新的需求,在2018年的时候,可口可乐结合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步骤,希望2030年的时候这些塑料瓶重新回到塑料瓶上来,得到更好的使用,现在非常巧合的跟国内的垃圾分类和无废城市有了很好的结合。他指出,用于饮料的塑料瓶叫PET是塑料里面最高级的食品级的产品,这个产品在回收利用方面在发达国家很多已经回到了瓶子上,但是中国由于市场安全、食品安全的考虑目前还没有,但是我们在朝着这个方向去做,希望大家能够认知塑料这个东西不是废物,它是黄金,尤其是用于食品级的塑料,它其实已经广泛的使用在我们很多的轻工产品里面。

最后他总结到,只要我们在乎了,我们很多的创意,不管公司的大和小,不管人的多和少,不管公司的新和老,我们都会迸发出热情,用我们不同的方式去实现目标。

圆桌论坛   

CSR创新与变革潜能

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扶贫工作部董事总经理、方正证券汇爱公益基金会副理事长阿孜古丽:

我们从2016年就积极投入到国家的脱贫攻坚战略中去。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社会责任整个过程也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个不同层面的参与的过程。

另外,我觉得从认识度上来说,其实大家的认识也不尽一样,贡献度也不同,参与度也不同。但是,我觉得首先你要有认识,这个非常重要。只要你意识到这一点,你就会开始行动。

第二,一定要响应,无论是在哪个层面上你看到了问题你就要积极响应起来,只有响应才会有行动,有行动才会有效应。

盒子科技高级副总裁宋美荣:

我们把自己定义成一个学校,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在为中小商户,包括创业提供了一些赋能的服务,很多时候我们做渠道下沉的时候,地推的时候,我们发现无数的中小微商户他们基本上没有信息化的服务,或者信息化服务非常低,他们很多时候不知道ERP怎么去用,他们很多时候还是通过自己的脑子,他们并没有大家耳熟能详的SaaS服务,ERP的使用等等,他们不会。这时候我们不仅把产品给他们提供,还专门给他们提供了赋能小组,很好的教他们用,同时帮他们留住客户,把私域流量让他们更好的服务好用户,同时把公域流量导出来。我们通过培训赋能的方式,能够看到很多用户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效率的提升和收益。

同时,我们还在为这些创业者提供赋能,很多时候这些创业者,我们在三四线基本上有推客中心,很多人非常希望把握创业机会的同时,他们不知道去把握,他觉得这个机会很棒,但是他无法有这个能力去把握,可能由于他们对行业的不了解,由于受教育的程度。因此,我们在这块对于很多刚进来的创业者进行分类、分群,给他提供赋能的机会,包括进行线下的培训,我们会面对面的给他做训练营的方式,从技能上、产品上,甚至从管理服务商给他去提升。

新希望集团首席品牌官兼党委副书记安峰山:

谈到乡村治理,我们有牵头成立的全国农资产业融合发展联盟,我们有这样的平台优势,我们新希望也是重点的民营企业的优秀党组织,我们可以利用整个集团的党组织优势再加上产业优势和科技优势,我们共同在农村为打造农村的数字治理的平台去发挥我们自己的作用。我们可以把各个产业场景和乡村振兴战略结合到一起,发挥我们自己的产业优势和赛道优势,来共同的助力中国的乡村振兴战略。所以我们一直说想呼吁愿意和各级地方政府来共同的密切合作,来共同去为中国的乡村振兴能够探索,能够去打造一个乡村振兴的新希望模式。

诺亚财富品牌市场中心资深总监潘华:

我们企业基金会对外也会做两方面的大的工作:1.心灵公益。我们发现物质本身其实跟幸福没有必然关系,但是人们却有很多心灵上的困扰,包括在国际上自闭症的发病率也越来越高。所以,我们把心灵公益当成了我们一个主要的项目来做。2.扶贫济困。我们按照国家引导的方向去做一些扶贫,但是我们的扶贫是比较偏重于教育扶贫,就是比较偏远的地方,你在教育上我们先来资助这些。然后是生态扶贫,我们在西南的山区,阿拉善SEE这个组织做了一个“诺亚生态方舟”的计划,保护濒临灭绝的生物物种。我们四年前就开始保护中国一种纯种的孔雀,大家现在看到的孔雀大多数是蓝孔雀,其实那是印度的孔雀,中国传统的“百鸟之王”其实是中国纯种的绿孔雀,但是这种绿孔雀在中国几年前几十只,然后我们去建立生态基地,让它繁殖,培育自己的纯种的孔雀的繁盛,现在已经到了几百只,我们坚持这样做。

新浪微公益总监杨光:

随着微博生态的丰富,我们超过有50多个不同的垂直领域,这些垂直领域新兴的人群也越来越重视参与到公益,包括自己设立一些公益项目,像游戏的博主,电商的博主,像薇亚这些电商红人她们在公益上的投入是我们以往无法想像的。未来我也相信随着疫情的平稳以及经济水平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群也会选择怎么做公益。总的来说在联合国倡导的可持发展目标下,我们需要有不断的思考跟探索,我觉得核心是互联网是一个赋能的工具或者一个赋能的平台,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找到以人为本出发的角度参与公益的制度。因为我们已经见证互联网从参与速度到规模,到频次这方面带来的变化,但是我们相信更美好的社会包括公益的未来,需要我们不断地,包括今天的论坛,思想的碰撞。

临沂新程金锣肉制品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樊红旺:

作为全产业链公司,我们企业有一个宗旨就是一切为了人类健康,同时还有第二个使命,让消费者食而无忧,要想做到这一点从产业链开始完善,从养殖开始做。养殖业我们十年以前就开始布局,说起山东大家比较了解沂蒙老区,过去比较穷,沂蒙老区开始布局。然后开始西北和通辽,同辈一说就是三无地带,比较贫困,怎么去养殖。一方面解决企业上游的原料问题,怎么去自养自宰,同时我们养殖模式靠企业自身养殖一方面,主要方式是通过企业+农户的方式,要做到双方双赢,第一发挥农户的优势,同时也发挥企业的优势。第二,猪舍统一建,第二统一猪仔,第三统一喂养饲料,第四统一技术,第五统一防疫,在过程中不让小猪死掉。第六统一收购,你养,我保证你的利润。

马上消费金融品牌公关部总监王钊:

针对CSR,我们的理解从两个方面谈一下。第一普惠金融,消费金融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解决传统的金融机构无法为刚才提到的下沉的人群无法得到金融服务,消费金融存在就是这样的。马上消费也是立足于此做普惠金融的服务,我们注册用户数1.1亿,我们服务农村和县域人群突破了3千万和4千万,累计交易额近2000亿。第二助力实体经济,消费金融在实体经济有哪些作用呢?第一,我们看到的快递员,很多的农村老百姓他可能在地方,因为经济的结构调整没有办法到了城里。他来到城里以后可能连两千块钱的快递的电单车都买不起,通过我们的消费金融可以零首付,一台电动车2000块钱,每个月还200块钱。在北京做快递基本可以月收入五千,稳定一万。第二个手机分期,我们在2018年与三大运营商合作卖的手机300多万部,手机在三四线城市可以通过手机的购买卖家乡的扶贫产品,目前与中国西南部最大的重庆百货联动,推出了零首付购买家电,也与家电供应商合作提出了出厂即分期,解决了中间的环节,减少很多成本,更大的让利老百姓。

圆桌论坛   

车企的破局重生与责任担当

梅赛德斯-奔驰公共关系和媒体传播总监、梅赛德斯-奔驰星愿基金管委会委员周娟:

今年面对新冠疫情的挑战,我们还是坚持走公益该有的道路,首先抗击新冠疫情的道路下,除了连接自身的企业资源和企业资源之外,我们也是最早一批参与国家捐赠的企业之一,我们联合经销商和合作伙伴进行了三千万的捐赠,联合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和民政部、卫健委沟通,能够把我们的捐款落实到应急以及长效里面去。尽管面临挑战,可是扶贫攻坚的关键之年任务不能退缩,梅赛德斯奔驰基金在过去三年一直在生态扶贫、教育扶贫、创意扶贫等等文化扶贫方面做事情。我们今年在新冠疫情期间举办了20多场的助农活动,吸引了5500多万人的关注。

一汽大众捷达公关部经理侯春昭:

公益可能不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我也想分享捷达品牌从成立到现在我们做过的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但是是非常温暖人心的。我们发现在疫情到现在其实很多行业都面临着压力,所以捷达品牌做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在找朋友,也可以说叫品牌联合,但是我们更多的是希望通过双方的合作来共渡难关。我们会在车展上发布捷达联名的火锅,我们也会在北京车展期间有一家线下的捷达品牌的火锅店,希望大家品尝。

北汽蓝谷(北汽新能源) 品牌公关总监王刘芳:

我想我们五千年前,我们的祖先就讲“兼爱、仁爱”。现在我们又讲,“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际上我个人对公益的理解,我觉得事实上就是把自己一个个体,乃至我们企业一个独立的法人,放到社会,放到人类,放到自己界这样一个活的体系中,很多事情我们就会豁然开朗。如果我们能够与外界和谐共存,能够共享、共创、共赢,我觉得我们会发现付出一点点可以获得很多,你为别人付出一点点,别人再为你付出一点点,实际上这就是一种爱和暖的交换。这是我和我们这个企业对于公益的理解。

福特中国副总裁霍静:

在整个疫情当中,我觉得这个充分彰显了“百年福特”自救的一个精神。在107年整个全球的福特家族经济发展当中经历了三次比较大的一些整个的谷底,除了两次全球的经济危机,还有一次自身的经济危机。所以,在整个过程当中,福特已经造就了一个怎样去在危机、危难的时候迅速的能够启动整个的企业组织的一个巨大的机器来自救。首先,怎么保护员工自己的发展,保护员工自己的健康。第二,怎么样能迅速的让所有的经销商,让我们的合作伙伴,让我们的供应商能够在第一时间跟我们共同团结起来,能够组织起来,能够让整个的机器正常的运转。第三,怎么样在全球跟中国之间,大家也知道中美关系在这个时候也是处于一种冰冻的状态,但是怎么样在这个时候能够让我们的美国总部跟中国保持一个非常良好的,能够及时自救的一个系统组织体系。其实这次对我个人来讲也是学到了非常非常多的一些知识。

首先,快速启动一个迅速的自救组织体系。我们都知道中美有时差问题,我们几乎是24小时启动了紧急预案,早上、晚上、中午几个组织体系分别开启了自救小组,我们叫做应急小组。不管是关于HR人力资源部,采购部,还有财务部,还有我们的销售部,整个系统大家有组织、分别的进行了不同体系战略的应急的战役。

第二,立刻组织在中国的经销商、供应商,包括我们很多合作伙伴开启每一天的紧急对应的体系组织活动。包括给员工每天都发各种各样的预警,包括戴口罩,进办公室,怎么样在家work home。整个从细小的到整个战略性的东西,我觉得这个组织运营的非常快,这是让我非常惊异的一个事情。这也让我领略到为什么福特在百年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当中,能够迅速的自救,并且能够保护员工和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这次整个疫情过程当中,让我们学到了怎样先把自己的员工,我们的合作伙伴保住了,再讲更多的社会企业责任,这是在整个疫情当中我觉得我们能充分学习到的。

2020“CSR竞争力——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评选“颁奖典礼

《中国经营报》总编辑李佩钰:

2020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从救济式扶贫到开发式扶贫,再到精准扶贫,这一路我们每一步都挑战重重,但是我们看到的不止是来自企业的信心,更有恒心和决心。这样的理念不仅在扶贫中如此,在企业社会责任的方方面面也都是如此。企业的社会责任在今年被赋予了新的时代意义,它不但印证着每一个企业的真实行动,更考验着每一家企业的责任本心,在这样的格局和挑战之下,我们看到的是冲破困难的力量和无畏前行的魄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