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山水水泥

中国经营报《等深线》记者 万笑天 郑州、济南、北京报道

曾经因举牌竞购上市公司股份引发控制权更迭而几乎与“万科宝能控制权之争”在资本市场“齐名”的中国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水泥”,00691.HK)争夺战,如今仍在继续。这家一度在中国水泥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香港上市公司,其控制权陷在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无法自拔。

这场争斗在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当前第二大股东中国山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水投资”)的层面上展开,并进入白热化状态。从当年的改制,到后来的赴香港上市挂牌,夹杂着原管理层、资本方、地方政府的各方利益,各方交手频仍,攻守几度易位。山水投资的归属,是山水水泥控制权的“关键战役”。

山东山水水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山水”)为山水水泥全资下属公司,也是其唯一的实体企业,核心业务位于山东济南,是以生产水泥和熟料为主导产业,集商混、管道、塑编、重工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大型企业集团。

这场争斗的缘起,可以追溯至其带有创始身份的原董事长张才奎和其子张斌,但现在,他们因为各种原因已经离开了舞台中央。这场争斗的真正主角,是通过二级市场举牌竞购进入山水水泥的天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瑞集团”)、山水水泥的老臣宓敬田,以及与天瑞集团有着某种关联的河南汝州商人陈宏庆、山东省济南市国资背景的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济南产发”)。除此之外,上市公司股东亚洲水泥(中国)控股公司(以下简称“亚洲水泥”)、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材”)也间或登场,撑场站台。

围绕着山水投资的股权和山水水泥的控制权,远交近攻、合纵连横的戏码不断上演,其间更不乏“倒戈”“变节”的情节,山水水泥的矛盾逐渐公开化,从资本圈子进入到公众视野当中。

对山水投资的争夺,已经进行了6年。在陈宏庆2015年购买山水投资持股职工股份不到两年时间,双方产生纠纷。济南产发介入后,与持股职工又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双方为确定股权归属,在汝州与济南先后对几千名职工股东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各自的权益、职工继续履行负有的义务。而两地法院的判决结果并不一致。

山水投资是香港注册公司,因存在相关诉讼,导致两方股份目前均未过户。山水水泥的大部股权究竟是归属于陈宏庆,还是济南国资济南产发,如今仍未有实质结果。

这场对职工股份的争夺,是对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这在山水水泥上市后就已经开始。如今战事至中场,山水水泥又将落入谁手,仍是悬念。

争夺的开始

山水水泥的上市是故事的开始。2008年,在张才奎的带领下,公司在香港联交所红筹上市。当时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即为山水投资,山水投资也是山东山水近4000名职工的持股平台。

知情人士告诉《等深线》(ID:depthpaper)记者,山水投资前身是济南市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山水集团民营化改制前由职工出资组建的企业。为实现香港上市,转为香港企业过程中,除宓敬田等7名高管以外,其他员工的出资以张氏(张才奎)信托受益人和李氏(李延民)信托受益人的形式体现。山水投资占上市公司山水水泥股份的33.49%。

2010年,山水水泥原董事长张才奎卸去总经理职务,由其子张斌接任总经理。2011年1月,李氏信托名下的全部股份被转至张氏信托名下,使张氏信托股份占比达81.74%,代表了3938名职工和张才奎,另7名高管为显名股东占比18.26%。张才奎成为山水投资和山东山水绝对的控制人。

2013年11月,山水投资的7个显名股东和职工股东收到两份文件《境外信托退出性收益分配方案》和《中国山水投资有限公司股份回购方案》。这两份文件的主要内容是3938名职工和7位高管全部退股,股东只留张才奎一人,而回购股份的方式,是用上市公司分红款收购其股份,兑付分三期进行,每期十年且折扣为80%不等。

经历此事者告诉记者,这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在激烈的反对下,张才奎的收购计划只能暂缓。这也触发了利益冲突的显性化:集体辞职的高管和职工组成了维权委员会。2014年8月起,维权高管先后组织2000余名职工股东在香港起诉,要求将张才奎、李延民以信托名义代持的职工股份转出,使职工可以买卖自己的股份。

记者掌握的材料表明,该案件于2015年5月开庭审理。到2018年1月31日,香港高等法院判令,张才奎应立即采取措施将职工股份转让给他或他指定的人士。

这让张才奎于2014年下半年谋求引进外援。2014年10月,山水水泥低价向中国建材配售5.63亿股,使其成为持股16.67%的第二大股东。而山水投资的持股比例降至25.09%,跌破30%的安全线,意味着任何一家企业都可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方式成为第一大股东,且不会触动全面要约收购条款。

此时,亚洲水泥伺机而动,随后的1个多月中,在二级市场上大量收购,至2014年12月1日购买山水水泥2.2795亿股,持股比例由13.42%跃升至20.90%。

多位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面对此种局面,以宓敬田为代表的高管层决定与河南的天瑞集团合作,具体的方式是引入天瑞集团成为山水水泥的股东。

2015年3月31日,天瑞集团在二级市场突然发力,购买山水水泥3.55亿股,约占山水水泥已发行股本的10.51%。一个月后,天瑞集团又增持至9.51亿股占比28.16%,继而成为山水水泥第一大股东。

此时山水水泥的股权架构变为,天瑞集团占28.16%、山水投资占25.09%、亚洲水泥占20.90%、中国建材占16.67%,还有9.18%公众股。由于市场上的流通股低于25%的最低要求,山水水泥停牌。

几乎是在同期,香港相关法院作出裁定,将山水投资持有的约43.29%股份转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托管。

至此,围绕山水水泥聚集了5方势力,分别是天瑞集团、张才奎张斌父子、以宓敬田为代表的山东山水原高管、亚洲水泥和中国建材。

这并不是终点,而仅仅是开始。

入局与出局

记者了解到,由于2013年发生的回购事件,张才奎父子一方与高管层已经处于互不信任的状态。此间,又发生了对高管的相关举报,导致部分人员被采取司法措施。高管和职工持有的上述投资股权去向如何,其重要性也凸显了出来。

按照接近天瑞集团人士的说法,宓敬田等人联系天瑞集团,希望其继续收购股份。但是,天瑞集团已是占比28.16%的第一大股东,若再收购股份超过30%,则要触发全面要约。此时,河南汝州商人陈宏庆出场了。

多位人士告诉记者,陈宏庆由天瑞集团介绍,入局的具体操作是陈宏庆出面收购职工股份,以实现职工“股份变现,落袋为安”。

记者掌握的相关材料表明,在维权委员会高管的协助下,2015年8月,陈宏庆共购买2091名职工股东的股份311701股,并付款70%,即8.8362亿元,剩余1.8022亿元待付。

陈宏庆的交易方式成为日后诉讼的源头。他并非直接与2000余名职工股东完成交易,而是通过11名购股代表,以购股代表的名义收购职工股份。11名购股代表包括刘德权、王金祥、付元伟、赵宏波、田金清、田淑玉、金延智、马军、王吉顺、李文军、郝广祥。

据一份汝州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购股代表刘德权称,2015年,为协助陈宏庆收购职工股份,实现广大职工变现的愿望,其按照陈宏庆的要求,提供了专门的银行账户用于收购款项的支付,银行卡和U盾均由陈宏庆直接控制。刘德权还称,他与另外10名职工代表也将自己个人持有的山水投资股份卖给了陈宏庆。

同时,陈宏庆与职工代表签署了《借款协议》,提供购股资金,再以职工代表名义与职工股东签署《股份买卖协议》。为防范风险,陈宏庆还与职工代表签署了《股份实质权益质押协议》,与宓敬田、李茂桓等维权高管签署了《股权质押担保协议》。

在这样的局势下,2015年12月1日,山水水泥召开股东大会,张才奎父子在内的山水水泥原董事会成员全部“退任”,天瑞集团董事长李留法当选山水水泥董事,安永会计师事务所廖耀强等人作为山水投资代表进入山水水泥董事会。2015年12月3日,来自天瑞集团方面的李和平出任山东山水董事长,宓敬田为副董事长、总经理等。

但交接工作并不顺利。2015年12月7日,在山东省政府、济南市委及市政府的要求下,由济南市政府多部门相关负责人组成的工作组进驻山东山水,维护企业及职工稳定。工作组的主要职责包括:确保企业正常运营、指导企业的重大决策、协调债券及债务相关人关系、化解债务风险等。

一个多月后,出现了第一次围堵山东山水集团办公大厦的事件。在此期间,被新任管理层接管了100多家山东山水下属企业后,只剩济南当地个别企业和集团总部。

2016年1月26日发生的上千人围堵事件,一直延续到1月30日方才平息,此间,济南警方已经介入。最终在济南警方协助下,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接管了山东山水总部。张氏父子就此出局。

矛盾升级

山水水泥的纷争没有因张才奎等人的离开而停止。接下来双方要争夺的是山水投资的职工股份。

天瑞集团入主后,形成了其与山水投资托管人在山水水泥股东会和董事会层面行使权力、以宓敬田为代表的山东山水旧将主持山水投资实际经营山东山水的局面。

矛盾起于新的配股方案。2016年6月3日,山水水泥董事会发布公告称“每一股现有股份可认购四股新的本公司股份”。此方案遭到山东山水强烈反对,认为“一配四”将使山水投资占比下降到6.272%。宓敬田曾对媒体记者表示,四大股东中其他三大股东背后都有实业,他们也能拿出钱来配股,山水投资全是职工股,没有实业支持,根本拿不出配股资金,结果就是股权被稀释。

2016年9月,山水水泥董事会再度通过决议,向不少于6名独立承配人配售不低于9.1亿股,配售价格的下限为0.5港元。这项融资方案再次引起反对,部分高管认为,相对于公司停牌时6.29港元的价格,该方案提出的配股价格过低,影响职工股东利益,与此同时,配股方案同样遭到亚洲水泥与中国建材的反对。

2016年12月,时任山东山水副董事长的宓敬田向媒体披露山水集团2016年业绩称,山水集团在2016年度扭亏为盈,46亿元的债务问题有了妥善解决办法。根据山水水泥的年报数据,其2015年、2016年分别亏损66.94亿元和9.79亿元。

天瑞集团方面表示,宓敬田未经山水水泥批准,擅自公布了大量未经审计的虚假或不实信息,违反了香港上市规则。香港联交所两次致函上市公司,严厉批评公司内控制度出现的问题。

2017年1月12日,上市公司发布公告决定免除宓敬田的所有职务,但未被宓敬田接受,山水水泥委派的新任管理层也未能顺利进入山东山水。

陈宏庆的购股自然也受到影响。2016年底,陈宏庆为明确委托购买股份的事实,要求购股代表配合签署委托代理协议,并交还所签署的《有关买卖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的股份买卖协议》原件。陈宏庆的律师表示,这些协议现在还由山东山水掌控。

2017年3月23日,亚洲水泥对外公告,称其已从宓敬田、李茂桓、赵利平、于玉川四人处取得山水投资的股份。之后陈宏庆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仲”)对四人提起仲裁,认为此举违背了2015年签署的《股权质押担保协议》中的相关约定,即未经陈宏庆事先书面同意,欲向第三人转让其所持有山水投资的股权。最终仲裁庭认为四人此行为构成违约。

裂痕显然已无法弥合。在维权委员会核心管理层股东违约、购股代表不配合陈宏庆购股的情况下,陈宏庆选择直接收购职工股份,与职工股东签订了股份买卖协议,并由陈宏庆账户直接将购股款支付给个人,共631人(包含赵永魁,山水投资七位显名股东之一)。陈宏庆为明确权益,还直接与1014名职工股东签署《确认函》,以确认陈宏庆的相关权益,职工股东出具了购股时的原始收据。

宓敬田一方与山水水泥董事会的矛盾在2017年4月8日爆发。据事后官方通报,这次事件是由山水水泥董事会和天瑞集团组织的,时任山水水泥董事会秘书、天瑞集团办公室副主任喻春良等4人因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刑事拘留,并获刑。在4月7日下午,山水水泥在北京就控制权争斗和债务问题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行政总裁李和平将矛头直指已被上市公司免职的宓敬田。

2017年4月上市公司董事会由天瑞集团代表和山水投资职工股份接管人组成,没有亚洲水泥和中国建材的席位。到2018年,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重组了新董事会,天瑞集团出局。

据上市公司公告,2018年5月,新董事会终止了山东山水总部被非法占领的现象,于2018年7月接管了山东山水及其附属公司。常张利、吴玲绫(均为上市公司执行董事),及王明波获选为山东山水执行董事。常张利获任山东山水董事长兼公司法人代表;吴玲绫获任副董事长;王明波获任山东山水副总裁,主要负责日常事务的管理。

常张利和吴玲绫分别代表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王明波此前是济南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2018年8月,济南市政府免去了王明波此职务,任命他为济南产发副总经理、董事。据济南产发官方网站介绍,其注册于2016年2月,注册资本60亿元,是济南市政府批准成立的集产业投资、资产运营、园区投资建设和产业金融服务等业务为一体的市属一级国有独资公司。

争夺职工股份

2017年9月,济南产发开始收购山水投资持股职工的股份,所谓的“一股两卖”就此出现。

据2018年5月29日,香港高等法庭对陈宏庆之禁诉令申请作出裁决,2017年8月,济南产发在济南泉城公证处存入人民币8.281亿元,11名代表中除刘德权外依靠这项资金作为他们借款的还款。

陈宏庆一方称,事实上11名购股代表与职工一样是股份变现,且都出售了自身所持股份。有1828名职工股东将股份二次出售给济南产发,其中787人收到陈宏庆100%股份转让款,并签署《确认函》,确认陈宏庆系买方,其余职工收到陈宏庆70%购股款。

以职工股东赵翔(化名)为例。在2017年9月14日这一天,他签署了两份文件,一份是与其购股代表的《之解除协议书》。该协议书中写明,2015年赵翔与冯存伟签订了《股份买卖协议》,赵翔将其持有的山水投资有关股份实质权益出售给冯存伟,并收到了《股份买卖协议》项下的全部售价款项。

该协议书还称,截至目前,由于种种原因,赵翔未能将其受益权或对应的山水投资股份权益交割过户予冯存伟。经双方协商,双方均同意解除2015年签订的《股份买卖协议》及就该协议项下的任何安排签署的其他文件。有关售价返还,由赵翔指定的第三方向冯存伟及资金垫付方予以返还。

原先的协议解除后,便再次转让。另一份与济南产发的《有关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Company Limited之股份权益转让协议》写明,协议签订后,赵翔应将标的股份权益有关的所有文件的原件移交济南产发指定人员接管。鉴于赵翔在与冯存伟签订的《股份买卖协议》项下已收取转让款1822542元,其中冯存伟支付1275779.4元,其余转让款由冯存伟和/或其他方支付,双方同意,标的股份权益完成交割后,济南产发代赵翔退还上述转让款1822542元。

陈宏庆的代理律师表示,在此时出现的冯存伟是购股代表刘德权的替代者。诉讼之战也就此悄然开始。

2017年9月,陈宏庆在贸仲对10名购股代表提出仲裁申请(因11名购股代表中的1人与陈宏庆签署的《借款协议》原件未由陈宏庆保管)。陈宏庆请求确认其与10名购股代表于2015年8月签订的《借款协议》,为陈宏庆委托购股代表购买山水投资的股权合同。陈宏庆一方称,当时为保证购股的顺利进行,以借款形式签订协议,实为委托购股。

2017年11月30日,10名购股代表和冯存伟在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陈宏庆与1000余名职工签订的《确认函》无效,购股代表与陈宏庆之间不存在代为收购上述职工股份的委托关系。

为此陈宏庆向香港高等法庭提出对上述11人的禁诉令申请。2018年5月29日,香港高等法庭作出禁诉令裁决,认定冯存伟不是购股代表之一。2018年8月13日,上述原告撤回所有对《确认函》无效的起诉案件。

2018年1月5日,9名购股代表同样在贸仲对陈宏庆提出仲裁申请,请求确认其与陈宏庆签订的《借款协议》使双方之间构成借款关系,且《借款协议》项下的权利义务终止。

2018年8月,经过数次开庭,陈宏庆对购股代表的仲裁申请的庭审已结束,裁决待出。2019年4月,9名购股代表撤回对陈宏庆的仲裁请求,随后在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确认仲裁协议效力纠纷9案。2019年11月,济南中院通知贸仲中止审理该9件仲裁案,直到现在。

两地判决

在此期间,天瑞集团在山水水泥失势。陈宏庆律师团队称,由于济南产发的介入和“一股两卖”,托管于安永的山水投资股份被解散,且由于股权存在争议,无法行使表决权。2018年5月23日,中国建材和亚洲水泥联合召开山水水泥特别股东大会,免除了包括大股东天瑞集团在内的董事会成员,重组了董事会。

2018年10月31日,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山水水泥股票恢复买卖。新股份价格为每股4.2港元,较最后交易日收市价每股6.29港元折让33.23%。山水水泥的股权结构变为,天瑞集团占21.85%、山水投资占19.47%、亚洲水泥占17.46%、中国建材占12.94%、Yu Yuan占3.28%、公众股东占25%。

从2018年5月开始,陈宏庆陆续向河南省汝州市人民法院提起了对职工股东的诉讼。陈宏庆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被告职工系买卖合同关系(即陈从职工股东处购买山水投资的股份);确认职工股东在《有关买卖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Company Limited的股份买卖协议》项下的股份全部实质权益已经归属陈宏庆所有;请求法院判令职工股东向陈宏庆履行买卖合同关系中的出卖人义务。

这些案件中,有陈宏庆直接购买的职工股东股份转让纠纷案件,共涉及631人。一审判决后,职工股东均未上诉。另有通过购股代表购买2091名职工股份案件,这些案件有的已被被告方上诉至河南省高院,在已有的裁决中,再审申请均被驳回。

陈宏庆的律师称,汝州法院均判决,陈宏庆与职工股东之间存在股份买卖合同关系;职工股东的股份实质权益已归陈宏庆所有;职工股东应向陈宏庆履行股份买卖合同中的出卖人义务。

济南产发也做出了反应。2018年10月,陈宏庆经由律师转递的香港案件材料得知,济南产发于2018年8月开始,在济南市天桥区人民法院就山水投资股份权益归属事宜向职工股东提起诉讼,大部分案件于当年8月底至11月底作出判决。

这些诉讼与陈宏庆向汝州法院提出的诉求相似。济南产发同样请求法院确认,其与职工签订的《有关China Shanshui InvestmentCompany Limited之股份权益转让协议》合法有效;确认济南产发实质享有涉案协议项下转让的股份权益;判令职工股东继续履行前述协议。

在记者看到的天桥区法院对此案的两份判决书中,职工股东均辩称,对济南产发所诉股份权益转让的事实无异议,确实将其持有的山水投资相关股份权益转让给了济南产发,济南产发已支付相应的转让款。

据上述判决书,职工与济南产发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济南产发履行了付款义务,但双方还未在有关机关办理股份交割变更登记手续。天桥区法院判决,职工股东与济南产发于2017年9月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济南产发实质享有涉案股权转让协议项下的股份权益;职工股东负有继续履行前述协议的义务。

2018年11月,陈宏庆委托律师在天桥区法院提起第三人撤销之诉。在山东山水方面,2021年1月,该公司向山东相关部门发出《关于山水股权之争的紧急情况反映》,称如果陈宏庆胜诉,将会导致山水水泥债务危机。2021年2月,对上诉至山东省高院的陈宏庆第三人撤销之诉,山东省高院裁定再审中止审理。

对于已生效的有执行内容的案件,陈宏庆于2020年1月向汝州市法院申请执行,案件共计1874件。汝州法院于2020年1月、5月、6月三次赴山东执行,但执行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何以收场

香港高等法庭的禁诉令描述的职工将股份卖予济南产发的情况显示,2017年9月7日,宓敬田向山东山水全体员工发出通知宣布,自2017年6月以来,济南市政府决定介入,通过济南国有企业收购所有员工在信托股份的权益,以解决这个烂摊子,山东山水的管理层欢迎这一结果。他进一步表示,下一步应协助济南产发尽快完成所有必要的法律程序,并督促员工签署文件,确保签署任务在一定时间内完成。

2018年10月之后,山东山水总裁由李会宝担任,他曾任济南市政法委副书记。目前王明波是山东山水副总裁、党委书记。

《等深线》记者此前联系李会宝,他表示,山水水泥有四大股东,山水投资是原来的一些职工股,在变现的过程中出现了“前后有点不一致”的情况,“天瑞集团的一个相关人员陈宏庆和职工之间有些争执,相关诉讼最高法院也在协调”,他同时表示,山东山水是一个经营实体,唯一股东是上市公司山水水泥,山水水泥的四大股东在直接影响上市公司,山东山水与诉讼没有直接关系,现在还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经营。

山水水泥在2013至2015年,由于水泥行业的激烈竞争和山东山水控制权纷争等影响,效益一度跌入谷底,2015年利润为-63.87亿元,2016年之后逐步恢复。行业人士表示,2018年以来环保管控力度不断加大,水泥企业按要求实施错峰生产,水泥企业产能利用率受到一定限制,供求关系有所改善,企业盈利水平提升。

据上市公司2020年度业绩初步公告,2020年营业收入约为人民币208.91亿元,较2019年度减少2.7%;2020年度营业利润约为人民币46.59亿元,较2019年度减少0.7%。2020年以来,山水水泥股价维持在2港元左右。

截至发稿,张才奎父子、宓敬田未对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予以正面回复。

(编辑:郝成 校对:颜京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