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年多出237位亿万富豪,国内艺术品拍卖却“内卷”到爆?

1年多出237位亿万富豪,国内艺术品拍卖却“内卷”到爆?
2021年06月10日 14:07 中国经营报

文/黄玉璐

“刚才我看现当代艺术部分,都是非常重要的作品,所以占用的时间比较长,我这边就更快一点。”

主持人希望各部门拍品介绍控制在15分钟内,而首位上场的部门负责人用时超过20分钟,紧随其后的书画板块负责人上台不久,面无愠色,随口说道。旋即,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会场弥漫开来。

这是5月中旬,一家头部文物拍卖企业的春拍发布会现场,从现代艺术到古董珍玩,各位负责人像“沙场秋点兵”,将看家藏品排排清点,供在场各位媒体人士和场外观看直播的藏家检阅。

企业内的部门竞争暗潮涌动,同行间的比拼如火如荼。加专场、设新门类、吸引年轻客群,错失2020年春天,今年春拍,蛰伏一冬的多家文物拍卖行如猛虎出闸。

西方不亮东方亮,收藏市场已然东移,国内富豪人群加速扩大,但内地拍卖行们的“军备竞赛”容不下喘息。近现代书画和古代珍品越发稀少,征集越来越难,藏家群体也在迭代——潮玩、潮鞋不“潮”了,天外飞石也“疯狂”,加密艺术、中西方当代才“真香”。

竞争白热化,拍卖行也在“内卷”中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富艺斯、保利中国香港拍场:拍卖官陈遵文(Jonathan Crockett)拍出奈良美智作品《行踪不明》

水大鱼大?

2021年内地春拍第一阶段落下帷幕,尽管全球艺术品市场的流动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但从总成交额和成交率来看,国内头部拍卖行“靴子落地”。

以中国嘉德为例,较2019年春拍18.3亿元的总成交和79%的总成交率来说,今年春拍,该拍卖行的总成交额达到23.28亿元,平均成交率为83%。

刚刚全部落槌的北京保利拍卖总成交额达到44.59亿元,5件拍品成交价过亿元,58件拍品成交价超过千万元,比疫情前2019年春拍的28.35亿元,总成交额翻了1.5倍不止。

京城拍卖新秀永乐拍卖同样成绩不俗,近3000件拍品总成交价22.5亿元,同时涌现2件亿元拍品。

中贸圣佳直接“翻倍”,2019年春拍,该拍行的总成交额为6.4亿元,而今年春拍超过12亿元。

疫情发生后北上的华艺国际较2019年春拍的7.01亿元总成交额,今年春拍总成交逾20.65亿元,翻了2倍不止。

复苏的信号于今年3月业已传来,春暖花开,文物艺术品交易也热络起来。

根据“艺拍指数”,经历1月和2月零星疫情影响的低迷行情后,3月,中国文物艺术品价格指数为213.25点,环比增长17.49%,同比增长134.26%,交易量为1.70万件(套),环比增长565.52%,同比增长492.35%;交易额10.62亿元,环比增长891.04%,同比增长3203.51%。

图片来源:艺拍指数

同时,3月,中国文物艺术品价格指数也与M1(狭义货币)、M2(广义货币)呈正相关。尽管货币供应增速放缓,M1、M2增速环比双双回落,但由于去年央行为了应对疫情冲击,加大了市场流动性投放,在苏宁金融研究院投资策略研究中心金杰看来,2021年国内也有通胀抬头迹象。

加之防控得当,国内经济复苏加快,金融市场上钱多了、水大了,自然也传导到收藏投资市场。 

“总体上,货币发行还是比较多,在这种情况下,(资金持有者)需要找一些投资途径和渠道,而实际上,艺术品历来,也特别在西方发达国家是一个非常好、优选的资产配置品类。所以总体来说,我觉得今年整个拍卖行业行情还是积极的。”一位不愿具名的头部拍卖企业总经理向笔者表示。

富艺斯中国区域总监张文嘉接受笔者采访时也透露,较2020年,今年该拍行的征集情况“还是很不错”,这可能与整个大中华地区特别是内地艺术品市场的蓬勃发展有关。从官方报告和藏家反映来看,张文嘉感到:“整个欧洲市场并不是特别景气,艺术品市场的活跃度都在转到亚洲,特别是中国内地市场非常活跃。”

中国市场的相对活跃,的确可以从《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以下简称“巴塞尔艺术报告”)中窥见。

该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艺术市场回到11年前的水平,整体下滑22%,美国和英国降幅分别为24%和22%,但大中华市场降幅是12%,经历3年下降的大中华区也顺势重返世界第二大艺术市场的地位,市场份额还上升了2个百分点,超越英国。在拍卖板块,大中华区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艺术品拍卖市场,份额达到36%。

图片来源:巴塞尔艺术展与瑞银集团环球艺术市场报告

正因此,张文嘉透露:“有一些藏家以前送拍,特别是西方当代作品,拍卖城市基本首选和考虑伦敦和纽约,但我们今年第一次发现,一些藏家特地要求放在中国香港。”

与艺术品市场蓬勃发展相对应的还有中国新贵阶层的涌现。

在《福布斯》发布的2021年全球亿万富豪榜上,新面孔超过40%来自中国内地,中国内地亿万富豪的数量也从2020年的389名跃升至626名,整个大中华地区财富总额超过五分之一,首次在富豪人数方面超过美国,总数达到745人,新晋的中国大陆亿万富豪当中,10%多来自于医疗行业。

越来越多的中国富豪尤其是年轻富豪开始从资产配置的视角涉足艺术品收藏——这一难被批量化复制生产的非标准化商品。

国内大藏家刘益谦在近期接受在艺APP的专访中就提到:“在目前全球货币严重超发的前提下,今天购买收藏品的人一种心态是想保值。这跟我们那时候收藏不一样,我们那时候进入市场的很多人,是把这当成生意在做,而不是收藏。”

刘益谦表示,如今进入艺术品市场的年轻人,购买时首先出于喜欢,其次是作为收藏门类的资产配置以扛通胀,这一现象在西方百年大家族间非常常见。“我认为今后更多会这样。这种现象也已经是比较明显的变化,购藏艺术品的主体在发生变化。”

暗流涌动

财富东流,也不怪乎拍卖行“放长线、钓大鱼”,但“大鱼”们并没有想象中的好钓,诱人“饵料”的存量眼见越来越少。

尽管在疫情期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表现已让许多业内人士大喜过望,但阴霾没有完全散去。中国嘉德董事总裁胡妍妍在总结本季春拍时说道,时隔半年的两次大型拍卖总成交额几乎相同,2021年春拍仅比2020年秋拍上升0.2%,“并不说明市场的稳定和确定,反而,涌动着湍急变化的暗流”。

一家历时超过20年的北京拍卖行创始人告诉笔者,对于文物拍卖行来说,眼下是调整期。一方面,疫情或多或少让市场需求有所谨慎和萎缩,另一方面,传统品类不再吃香。

“过去一些传统品类的需求量不是那么旺盛,市场的积极性不是特别高,呈现的价位又很高。”这位拍行创始人说道,目前,一些主攻传统品类的拍卖行处境比较尴尬,而整个收藏投资市场开始向消费市场转型。

比如始终占据中国艺术品市场大头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板块,正在面临“冰河时期”。

今年嘉德春拍,估价1.2亿至1.8亿元的李可染《长征》遗憾流拍。多家拍卖行也调整了中国书画的专场和数量。

“从去年开始,中国近现代书画处于冰冷期,价格断崖式下跌,而在2006年以前,中国近现代书画在拍卖市场中是绝对压倒半数的成交比例。”北京永乐拍卖创始人赵旭在接受《Hi艺术》采访时表示,为了应对板块的轮动,今年永乐春拍严控近现代书画的数量、估价和质量,上拍总数不超过300件,成交额也占总体的十分之一左右。

在新闻发布会上,北京保利拍卖中国书画艺术总监殷华杰在介绍重点拍品前便率先预告:“很不幸先报告给大家,可能大家最关心的是这一场有没有亿元作品,我可以明确地说,可能没有。”在后续接受雅昌艺术网的专访时殷华杰表示,“高估价”不是选择点,艺术史高定位重量级明星才是重点。

从刚刚结束的保利春拍中国书画板块来看,成交价最高的是李可染的《巍巍万重山》,4830万元。

李可染巍巍万重山镜心设色纸本76.5×105cm1989年作

图片来源:北京保利拍卖

赵旭对中国书画遇冷的解释是,近年近现代书画呈现“超卖”“超买”的形势,相关藏家的收藏习惯和兴趣点降到只关注精品和艺术家代表作品。

而全球疫情“东家起火,西家冒烟”,拍卖行在征集上依旧“压力山大”。

“其实征集的压力特别大,实事求是地说,因为疫情,出不去,委托方的东西只有一件,它的稀缺性在这儿,所以拍卖公司的争夺可以说是白热化。”上述头部拍卖企业总经理对笔者说道。

对无法标准化、流水线生产的艺术品来说,尤其在当代作品之外,好东西越来越少、征集越来越难,是不少拍卖行都面临的压力。

与传统品类的沉寂相对应的还有藏家群体的更新换代。

“我们有些藏家,我一看,真的吓一跳,太年轻了,确实有个别95后、00后都开始参与进来了。”上述头部拍卖企业总经理对笔者感慨道。在接受在艺APP采访时,刘益谦也表示,如今拍场上已经很少碰到与他同时期进入收藏市场的同龄人,相反,拍场活跃的往往是年轻人。

在巴塞尔艺术报告针对全球10个主要市场的2569个藏家调查中,千禧一代(1983~2000出生)藏家是2020年艺术市场花费最高的买家群体,中位数为22.8万美元,30%的人花费超100万美元,而婴儿潮一代(1946年至1964年)只有17%受访者花费超百万美元。

无论国内还是全球,“千禧一代”藏家的购买力正在崛起。

新鱼新吃

“艺术收藏为什么从古到今都有这么多人参与?因为收藏最终极是往上的。”这是刘益谦近期接受专访时对艺术品收藏趋势的判断。

面向未来和新人群,同时也应对阶段性板块调整,今年春拍,拍卖行使出浑身解数吸引新老藏家。

首先是设新品类专场,比如“石头也疯狂”。

今年春拍,中贸圣佳设置了国内首届太空陨石专场,一块在新疆戈壁滩上被发现的3.88千克橄榄陨石,拍出115万元成交价,成为大陆拍卖市场上最高价的陨石。

今年春天特别引人注目的加密艺术品,也在内地文物拍卖行频频出现。所谓的加密艺术品,即NFT(non-fungible Token)艺术品,是一种非同质化通证的数字资产。3月,在佳士得拍卖行,数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最终以6934.6万美元的高价售出。

反观中国,永乐首推国内首个区块链数字艺术线下拍卖专场,还专门设置在夜场,全场总成交额为483万元,成交率93.33%。无独有偶,嘉德、保利均推出NFT数字艺术作品专场网络拍卖。

据透露,加密艺术品的收藏群体多为互联网、区块链领域的年轻买家,不乏90后甚至00后。

藏家出不去,拍卖行们就把国外的艺术新星请进国门,在今年春拍,中西方的当代艺术无论从比重还是区域上,都有了新的突破。

赵旭公开表示,自2020年夏拍以来,永乐的主力板块就是中国现当代艺术,此次春拍现当代艺术的日场加夜场总成交额约达8亿元,占比近35%,上拍作品数量也逐季上升。

从春拍成绩来看,保利的5件亿元拍品中,就有一件陈丹青的《西藏组画 · 牧羊人》,成交价1.61亿元,刘野宏大尺幅的抽象画《竹子 竹子 百老汇》也以8050万元成交,二者皆刷新其个人作品拍卖成交纪录。保利与富艺斯联合举办的双城“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专场更是成交率达100%,刷新17位艺术家的拍卖纪录。

刘野《竹子,竹子,百老汇》2011年作布面油画200x300cmx9

图片来源:北京保利拍卖

而嘉德本季春拍最亮眼的部分即在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板块,6.188亿元的总成交价创历史最好成绩。西风东渡,作为国内拍行,本季嘉德罕见征得抽象大师格哈德·里希特的作品《栏列》,最终被一位网络竞拍藏家收入囊中,成交价为8050万元,创中国大陆西方艺术品最新纪录。国内艺术家冷军的超现实作品《蒙娜丽莎——关于微笑的设计》同样以8050万元成交。

格哈德·里希特 柱列(七联) 图片来源:中国嘉德

一路向北的华艺国际在本季春拍中除了以2.07亿元成交的常玉《群马》拿下20世纪艺术板块的头把交椅,“东渡”的3件西方雕塑作品也成为本季的主推,其中纯银镀金的英国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的雕塑《圣徒巴多罗买—剧痛》以4427.5万元成交。

达明安·赫斯特 (英国) 圣徒巴多罗买—剧痛 2008年 图片来源:华艺国际

“一个不爱好艺术的人是一个没有完全开化的人。”美国企业家兼收藏家保罗·盖蒂曾如此说道。随着改革开放的财富积累与对外探索,越来越多中国新富阶层和年轻富豪有了海外学习与游历的体验,他们的艺术与收藏品味也逐渐开化和西化,对当代艺术的接纳度比以往藏家要更加开阔。

张文嘉告诉笔者,二级市场的拍品选择多是根据市场表现,整个二级市场的新晋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的偏重较大,西方当代艺术在年轻藏家里面备受追捧。

“(这)也可能与新晋藏家整个群体年龄有关。”张文嘉曾对笔者分析称,“因为他们很多可能都是在海外留学或者长大,过程中第一时间观察的也是西方一些画廊和展览,所以对西方艺术家的关注度较高一些。疫情发生之后,他们回到国内,最近也会对一些新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产生兴趣。”

赵旭从全球范围来观察,同样发现,中国香港二级市场也是以现当代艺术为主流,其次是珠宝、古董。“收藏当代艺术的人群还是不断壮大、趋于年轻化的,从他们身上看到的是未来。”

(编辑:黄玉璐 校对:颜京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