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困局

“新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困局
2019年07月22日 16:06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尹丽梅石英婧北京报道

因被质疑财务造假,“新中国第一股”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600651.SH,以下简称“飞乐音响”)近段时间以来持续处于风口浪尖,遭遇重大利空。

日前,飞乐音响披露最新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对其立案调查。飞乐音响所暴露出的财务造假及信披违规问题早有迹象。《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上个月,飞乐音响刚被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出具过警示函。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明确指出,飞乐音响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和更正前后业绩预告的变动幅度差异明显的问题。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飞乐音响仍尚未对今年5月中旬上交所下发的《关于对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以下简称“问询函”)做出回复。问询函要求飞乐音响说明自2018年年报至今年一季报公司净资产短时间内出现正负变化的原因等,并要求飞乐音响于2019年5月27日之前,回复上述事项并予以披露,同时对定期报告作相应修订。

对于上述市场关注的相关焦点问题,记者致电采访飞乐音响方面,其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关于立案调查,目前监管部门尚未给出定论。公司已经做好准备,会配合证监局调查。”

深陷经营困境

飞乐音响2018年实现营业利润为33.02亿元,同比减少39.35%,而净利润则亏损32.95亿元,同比减少6064.90%。

公开资料显示,飞乐音响创立于1984年11月,在1990年12月上市,是新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上市公司,因此被称为“新中国第一股”。

早期,飞乐音响以音响业务起家。不过,在后来的发展中,飞乐音响走上了并购之路。如今,经过多年转型,飞乐音响的主营业务已变更成为工程项目和整体照明提供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专业方案、设计优化、工程施工等一揽子服务。

近两年,飞乐音响的业绩表现并不尽如人意。数据显示,飞乐音响2018年实现营业利润33.02亿元,同比减少39.35%,而净利润则亏损32.95亿元,同比减少6064.90%。

今年一季度,飞乐音响的业绩经营情况进一步恶化:除净利润再度亏损1.41亿元外,在净资产方面,截至2019年3月31日,飞乐音响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8352.06万元,同比下滑276.72%。

事实上,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及2月,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世纪”)两度将飞乐音响主体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其认为,飞乐音响分别存在以下状况:违反上交所规定、净利润预计亏损、现金流对债务覆盖能力弱、流动性压力大;业绩预计将出现亏损、股票存在被实施警示风险。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最近一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被追溯重述后为负值,公司股票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记者在采访中询问飞乐音响方面,目前公司净资产为负,未来打算通过哪些措施将净资产改善为正,以及如果无法改善,公司是否将面临被强制暂停上市风险?对于这一问题,飞乐音响董秘办相关负责人表示:“因为我们现在半年报的数据还没有出来,所以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个什么样的资产状况。”同时,其表示:“目前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想办法,如果有什么重大的事项,我们会进行公告。”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目前飞乐音响涉及多起诉讼案。根据2019年6月飞乐音响披露的《累计涉及诉讼的公告》,截至6月13日,飞乐音响国内新增诉讼案件为9起,涉及总金额合计1502.42万元。其中,飞乐音响作为原告的案件有1起,涉及金额为38.72万元,作为被告案件达8例,涉及金额共1463.7万元。

飞乐音响在公告中表示,部分诉讼案件尚处于审理中或尚处于双方协商初期,目前无法预测其对公司利润的影响。

同样值得关注的是,在其经营遭遇重大危机之时,飞乐音响股民维权事态也在持续发酵。记者梳理发现,截至7月4日,仅新浪股民维权平台就显示已有300多位股民提交索赔申请。同时,目前不少专职诉讼律师也开始征集有资格索赔的股民。

根据《证券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释,上市公司因信息披露违法被证监会处罚,受损投资者可以依法起诉索赔,索赔范围包括:投资差额、佣金、印花税和利息损失等。

随着越来越多的股民进行维权,诉讼金额也或将成为悬在飞乐音响头顶的一把利剑。

屡遭监管“点名”

“目前监管部门尚未给出定论。到底要查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公司已经做好准备,会配合证监局调查。”

因公司业绩存在“洗大澡”之嫌,2018年至2019年,飞乐音响屡遭监管“点名”。

今年7月4日,飞乐音响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业界普遍认为,中国证监会所指的“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应的即为飞乐音响的财务造假行为。

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飞乐音响方面未对其财务造假嫌疑予以正面回应,仅称:“目前监管部门尚未给出定论。到底要查什么,我们也不清楚。公司已经做好准备,会配合证监局调查。”

事实上,此次被立案调查并非飞乐音响近段时间以来遭遇的首次重大利空。

今年6月,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即已对飞乐音响下发警示函,直指其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根据警示函,此次飞乐音响遭行政处罚的具体事项为,存在虚增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以及2017年业绩预告信息披露不准确。

记者梳理发现,《决定书》显示,2017年7月及10月,飞乐音响曾披露业绩预增公告,预计公司2017年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同比增加400%左右,2017年1-9月实现净利润同比增加360%左右。然而,2018年4月末,飞乐音响对上述财报的会计差错进行了更正。飞乐音响累计调减2017年上半年营业收入7.51亿元、净利润1.80亿元,累计调减2017年1-9月营业收入17.42亿元、净利润3.52亿元,而2017年半年度业绩与2017年1~9月业绩较去年同期增长分别调减为104%和54%,更正前后业绩差异明显。

根据《决定书》,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认为,飞乐音响部分工程施工项目收入确认依据不足、部分工程施工项目完工百分比会计估计存在偏差,虚增营业收入、净利润,导致飞乐音响2017年半年报及三季报财务信息存在虚假记载,未能真实反映其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而在今年5月,飞乐音响还收到上交所对飞乐音响2018年年度报告的问询函,要求飞乐音响说明短时间内(2018年年报至2019年一季度报披露期间)公司净资产出现正负变化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通过调节净资产的正负变化而避免公司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交易动机。

根据问询函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飞乐音响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为4726万元,而截至2019年3月31日,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权益突然下降至-8352万元,短时间内净资产发生较大正负变化。

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飞乐音响尚未对问询函予以回复。飞乐音响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因为我们还要与很多合作方做一些沟通,涉及到的工作量比较大,因此目前还没有定下来(具体的回复时间)。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保证(回复内容的)质量,所以在这方面会多斟酌一些。”

而除了遭遇上述监管措施外,企查查信息显示,2018年底,因业绩预测结果不准确或不及时,上交所上市公司监管一部还对飞乐音响时任独立董事兼审计委员会召集人伍爱群予以监管关注;因信息披露虚假或严重误导性陈述等,上交所对飞乐音响公司及时任董事长黄金刚、时任总经理庄申安、时任总会计师李虹予以公开谴责,并对时任董事会秘书赵开兰予以通报批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