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机构中小企业融资产品将有创新

金融机构中小企业融资产品将有创新
2019年07月22日 16:08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谭志娟北京报道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了民营企业和民营经济,并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

就在7月14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公告,就《优化营商环境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该《征求意见稿》分为总则、市场主体、市场环境等7章,共68条,被业界称为首个国家级优化营商环境的行政法规。

在融资服务上,《征求意见稿》提出,国家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提供针对性金融产品和服务等。

对此,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员、企业研究处处长刘兴国日前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征求意见稿》的发布,表明了政府对加快营商环境建设的高度重视,将推动全国各地营商环境的整体改善,从而为企业发展提供更好的外部条件与服务,有效降低企业开办与经营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拓展盈利空间;这将显著增强民间资本投资发展信心,拉动民间投资持续增长。”

破解融资难

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国家支持符合条件的民营企业扩大直接融资规模,完善股票发行和再融资制度,支持民营企业发行债券,鼓励金融机构加大民营企业债券投资力度。金融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金融机构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工作的指导和监督。

对此,新时代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在就业、创新、推动经济增长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民营企业与小微企业融资难和融资贵一直是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痛点和难点,也是世界各国面临的难题,因此《征求意见稿》从多层面破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题。”

潘向东进一步具体分析说:一是拓宽融资渠道化解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除了传统的信贷渠道外,《征求意见稿》从股权和债券来破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尤其是股权融资和债券融资作为央行三支箭其中的两支,有助于发展直接融资市场,降低民企和小微企业的杠杆率;二是发展普惠金融,通过现代技术手段为民企和小微企业提供差异化服务;三是通过利率市场化改革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化解小微企业融资贵难题。

因此,在他看来,《征求意见稿》支持和化解民营企业与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有助于激发市场活力,提高就业水平,推动科技创新,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刘兴国也持类似看法。他对记者表示,“当前民营企业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融资问题,这包括银行放贷意愿不强和融资渠道不畅等。丰富民营企业融资渠道,提高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比重,是增加民营企业资金供给、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的关键所在。”

刘兴国还指出,“要完善股票发行与再融资制度,以及支持民营企业发行企业债券,以解决民营企业资金供给问题;如果相关举措能够得到落实,哪怕是部分落实,也将显著改善民营企业的融资紧张问题。”

但他同时坦言,在当前条件下,快速增加民营企业股票发行可能并不现实,更可行的手段还是发行企业债券。不过这也面临不少阻力:一是需要解决民营企业的资信评级问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民营企业债券的融资成本和市场接受度;二是民营企业债券的市场购买主体存在不足的问题。据刘兴国介绍,“债券市场的买方,整体上都对民营企业债券投资缺乏信心与兴趣,更愿意将资金投资于国有企业与政府债券购买。”

《征求意见稿》还提出,金融机构对同等申请条件下各类所有制市场主体的贷款利率和贷款条件应当保持一致,不得对不同所有制市场主体设置贷款审批歧视性规定。

实际上,上半年以来,央行通过定向降准等措施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目前我国贷款实际利率已出现下降。

记者从身边的一些企业人士获悉,自去年以来至今,金融政策对民企与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较大,银行给他们的贷款利率也非常优惠,这将助力企业利润的增加。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7月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向包括《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内的媒体表示,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多措并举,切实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取得了积极的成效。2019年前5个月,新发放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的平均利率是6.89%,比2018年全年的平均水平下降了0.5个百分点,其中五大行新发放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是4.79%,比2018年全年下降了0.65个百分点,这个幅度比较大。再加上承担或者是减免信贷相关的费用,相当于降低其他融资成本0.54个百分点,所以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降幅已经超过了一个百分点,成效显著。

对此,潘向东对记者指出,“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明显降低便是化解其融资贵的重要成果,这样有助于从供给侧角度降低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提高小微企业再投资的积极性,这也说明金融在服务民企和小微企业方面,能力得到较大提升。”

营商环境仍有改善空间

虽然我国民企与小微企业所面临的营商环境已明显改善,但仍有改善的空间,存在的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完善。

“近几年来,国家一直都高度重视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随着相关举措的逐步落地实施,企业融资成本持续下降,企业的负担明显减轻,增长潜力与动能得以加强。”刘兴国告诉记者。

但他同时指出,在看到企业贷款成本下降的同时,更应看到一个事实,对绝大多数民营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来说,其资金来源往往并不是银行,而是来自非银金融机构,或是民间借贷,这部分融资成本更加需要加以规范。

不过,在刘兴国看来,从总体上看,在国家“放管服”改革的推动下,民企与小微企业所面临的营商环境已经取得了较为明显的改善,这在世界银行对中国营商环境的评价上得到了很好体现。

记者注意到,曾在2018年10月31日,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年营商环境报告:为改革而培训》显示,中国营商环境在全球的排名已从第78位跃升至第46位,提升32位,首次进入世界前50,为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发布以来中国最好名次。

受访人士认为,营商环境仍存在改善的空间。

刘兴国就指出,“目前需要进一步加以改进的地方仍然不少,这包括地方性行政事业收费的不规范、破产退出机制的不畅通、市场准入部分地区及行业仍有隐形门槛、根深蒂固的所有制差异不易消除等。”

潘向东也向记者坦言,民企与小微企业营商环境不仅体现在融资难题上,同时需要完善这4个方面:一是民企和小微企业与国企在相关领域具有公平的竞争环境,以及相同的法律制度保障;二是行政方面依靠现代技术,尽可能通过减少审批环节,降低民企和小微企业经营成本;三是鼓励企业创新,引导企业通过创新来提高竞争力,不断的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四是扩大对外开放,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水平。

在潘向东看来,“进一步优化民企和小微企业的营商环境,是我国的第二次改革开放,既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增强和提高经济竞争力的必然要求,也是加快改革开放、深化改革的重大举措,是十九大以来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促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