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债扩张诉讼不断 华英农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举债扩张诉讼不断 华英农业遭遇“成长的烦恼”
2019年08月05日 16:05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蒋政北京郑州报道

“世界鸭王”河南华英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英农业”,002321.SZ)近日惹上了“合同的烦恼”。

多家租赁公司以及商业保理公司已经或即将与华英农业对簿公堂。他们与华英农业结缘,大多源自后者的融资需求,只是目前尚不清楚多起诉讼的理由和诉讼金额。不过不断有投资者在多个平台向华英农业咨询其债务逾期一事。

自从2009年上市以来,华英农业销售网络已经覆盖河南、华东、华中、华南、中国香港以及日本、韩国等地区,为全聚德、煌上煌等多家企业进行产品输送,而这也离不开其融资扩张之路。《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自上市至今,华英农业从股市筹得超19亿元的资金,但其多个募资项目不及预期,累计获得净利润为4亿余元,其中有2个亿为政府补贴。此外,公司投资性现金流常年为负,近10年共流出约60亿元。常年的新增投资使得公司负债率偏高,截至2018年,这一数字接近70%。

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在前几年有一些并购动作,导致公司投资偏大,再加上行业形势不好等原因,使得当下公司流动资金没有之前那么宽裕。未来公司将调整发展步调,放缓扩张节奏,对与产业相关度较高的项目继续保持关注。

合同纠纷

从账面上看,华英农业似乎并不缺钱。根据华英农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持有货币资金21亿元。

根据天眼查查询企业信息显示,华英农业与中程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程租赁”)的合同纠纷执行审查类执行裁定书在7月29日公开。

根据上述裁判文书显示,中程租赁依据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出具的(2018)方圆执字第0343号执行证书,请求河南省潢川县人民法院对华英农业申请强制执行。华英农业方面提出异议请求被驳回。

2016年,华英农业与中程租赁合作开展融资租赁业务,融资回租期限为3年。在租赁期间,公司以回租方式继续使用其“售后回租”所包含的物件,按期向中程租赁支付租金和费用。

目前尚不清楚中程租赁为何有这一举措,但上述裁判文书中提到,2019年7月9日,法院对异议人河南省潢川华英禽业总公司作执行笔录时,其承诺先还一部分钱,然后与对方和解。

“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承租人付不起租金,或租赁双方出现严重分歧,承租人不愿意按期支付租金,出租方不得不通过诉讼手段请求法院强制承租方给付租金。”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告诉记者。

除此之外,从2016年至今,华英农业还与安徽中安租赁公司、中远海运租赁公司、苏州融华租赁公司等开展融资租赁业务,融资回租期限以及合作模式均与中程租赁相同。上述融资回租期限尚未到期,华英农业仍需按期向上述公司支付租金和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除中程租赁外,中远海运租赁公司已经以融资合同纠纷为由与华英农业对簿公堂。另有九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丰城支行、北京随行付商业保理有限公司等因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向华英农业发起诉讼。

除此之外,记者还注意到,多位投资者通过多个平台向华英农业咨询基金延期兑付的问题。

“我通过深圳国投资本购买了华英农业的一款供应链(国投供应链三号基金),产品本息出现延期兑付,1.14亿元本金至今不给是何原因? 我们的客户请愿材料也于上周寄达回公司,为什么又出现了以货抵债的说法?”从6月下旬,上述提问频频出现在全景网平台上。

华英农业并未否认这一事实,只是回应称“已责成公司财务与该单位进行往来账目核对,具体进展情况请随时关注”。

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因为多方面原因使得公司流动资金没有原本那么宽裕,从2018年以来出现了一些诉讼。但是现在都已经跟上述公司达成了和解。事实上,从账面上看,华英农业似乎并不缺钱。根据华英农业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持有货币资金21亿元。

“上市公司账面有大量现金不一定能够随时使用,却选择大规模借钱(担保融资、融资租赁等)进行生产经营,期间还可能出现违约的情况,这种情况在上市公司并不少见,如近期暴露出的辅仁药业、康得新和康美药业存在的资金问题。”刘志耕说,另外,上市公司账面有大量现金不一定能够随时使用的原因很多,有的是资金被违规占用或者是弄虚作假形成的。如康得新、康美药业巨额资金造假问题。

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现有的货币资金有相当一部分属于使用受限资金,但具体金额并未透露。

扩张之路

融资扩张是华英农业上市之后的主基调。

资料显示,华英农业是以樱桃谷鸭加工为主,集祖代种鸭繁育、商品鸭/鸡养殖、屠宰冷冻加工、熟食加工、羽绒加工等系列化生产于一体的国家大型禽类食品加工企业,于2009年底在深交所上市。其总部位于河南潢川县,在2018年营收突破50亿元。

据记者统计,华英农业通过上述融资租赁合作,共计融资5.23亿元。此外,在进入2018年后,华英农业多家子公司为了扩张实施融资,华英农业多次进行担保。其中,华英农业为包括杭州华英新塘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子公司以及合作养殖户等共9次提供担保,涉及授信额度以及贷款共计7.71亿元。

事实上,融资扩张是华英农业上市之后的主基调。

记者统计发现,2009~2018年,华英农业通过IPO、两次定增从股市募得资金超19亿元。其中:2009年IPO时,华英农业募资近5亿元,安排实施建设包括4000万只/年商品肉鸡系列加工生产项目等在内的4个项目;2013年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净额5.95亿元,并计划实施4个项目的建设;2016年的定增,募集资金净额8.38亿元。

与此同时,2009~2018年,华英农业投资性现金流每年都是净流出,合计约60亿元。“上述数字表明,华英农业各财年新增投资的现金流出大于收回投资或取得投资收益取得的现金流入。”刘志耕指出。

只是,不断的对外投资,并未让华英农业的净利润出现爆发式的增长。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坦诚,公司募资建设的项目的确未达到预期。

比如,2009年IPO时,华英农业计划增资河南陈州华英禽业有限公司,并由其实施建设4000万只/年商品肉鸡系列加工生产项目,投资总额26617万元。根据招股说明书中的预测,本项目建成达产后每年销售收入合计60272万元,年均税后利润4843万元。遗憾的是,该项目直至2018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跟整个行业形式不好有很大关系,另外环保等大环境等因素也影响了公司项目的进展,使得公司原本的规划效果没有呈现出来。”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说。

记者注意到,2009~2018年,华英农业累计实现净利润为4亿余元,包括近2亿元的政府补贴。其中,华英农业2012~2015年的营业利润均为负值,但凭借居高不下的营业外收入,使得华英农业净利润仅仅在2013年出现亏损。梳理财报不难发现,上述营业外收入的主要构成是政府补贴。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告诉记者,华英农业所属的农业板块属于风险较高、政策性较强的行业,挣钱并不那么容易。

直到2017年华英农业业绩迎来爆发,其营收由上一年的25.15亿元升至41.22亿元,并在2018年斩获53.49亿元。期间,华英农业通过担保借款、融资租赁等多种方式进行扩张,而其负债也由2016年的34.73亿元升至2018年的60.70亿元,相对应的资产负债率由55.98%升至66.97%。

不可否认的是,在行业内,华英农业在规模、全产业链、一体化以及品牌上优势明显。其销售网络覆盖河南、华东、华中、华南、中国香港以及日本、韩国等地区。客户覆盖河南双汇、南京桂花鸭、全聚德、肯德基、煌上煌等企业。

“当下公司首先要保证正常经营的开展,整体扩张的步调要缓一缓,同时对产业相关度较高的项目继续保持关注。”华英农业相关负责人说。

当下,如何应对诉讼纠纷以及盈利问题,成为“世界鸭王”华英农业急需解决的问题。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