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翔的爱情和他的炒股秘籍

徐翔的爱情和他的炒股秘籍
2019年09月02日 16:06 中国经营报

一线调查

本报记者周远征上海宁波报道

那是1998年普通的一天,20岁的应莹第一次遇见徐翔。一个身材中等的年轻人沿着长长的楼梯,慢慢地走到了位于宁波市解放南路15号仓基大厦的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二楼,在大厅的角落里坐下。而扎着马尾辫的应莹刚刚在这家营业部工作不久。

如今,昔日中国股市赫赫有名的解放南路银河证券营业部,已经荒废。楼道扶梯已经沾满了灰,营业部的大门也已经被铁锁锁住。空空荡荡的大厅,再没有往日的喧嚣。2018年3月下旬,应莹陪着《中国经营报》记者进入这个营业部,那一天宁波的阳光甚好。彼时,营业部尚在清理当中,还可以进出。看着空空荡荡的营业厅,应莹脑海里浮现着往日营业厅里坐着的股市年轻人:这里是马信琪,那里是徐翔。

2000年,在人群中并不出众,却已经在宁波敢死队中声名鹊起的徐翔,向应莹表达了爱意。这一年,梁静茹的《勇气》排名华语歌曲第一,宁波的街头也飘荡着歌声:“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我们都需要勇气,去相信会在一起。”一场19年的爱情、15年的婚姻,萌生了。

然而,2015年11月,应莹和徐翔相继被有关部门控制。对于公司事务几乎一无所知的应莹,最终被有关部门解除了控制。2015年11月2日,徐翔在指定居所被监视居住。2016年3月15日,徐翔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内幕交易罪被刑事拘留。同年3月20日,徐翔被逮捕羁押于山东省胶州市看守所。

2017年1月,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在青岛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徐翔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款110亿元。徐翔在截止日前放弃了上述,判决生效。此后,应莹才得以前往青岛监狱探望徐翔。每个月千里迢迢的探望,只有半小时。

“我以前什么都不懂,现在公司的事也要管,这些事情压在我身上,我也有压力。”2019年8月10日中午,利奇马台风将至,应莹与《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宁波碰面时说:“我现在不知道徐翔的想法是什么,去年10月以后就再没有见过他。”

《中国经营报》记者多年来一直关注着徐翔的泽熙系,并在近两年前与徐翔家人接触。这对相隔千里的夫妻,已经一步步走到了婚姻的最后时刻。8月29日上午,徐翔与应莹离婚案在青岛监狱不公开审理。

据记者了解,在审理过程中,涉案各方对相关问题等仍存在相应的分歧与争议。

宁波往事

徐翔早期涉足了宁波华翔、赤峰黄金、金宇车城、华数传媒等。2006年以前,徐柏良持有赤峰黄金、农发种业等。郑素贞则持有赤峰黄金、华发股份、东睦股份、华数传媒等。

“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2019年8月7日,应莹在七夕节写了一篇《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文章里,提及与徐翔相识的过往,以及徐翔案发后她的艰辛。她说:“最后我想说,这次离婚不针对徐翔个人,我们问题的压力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地解体。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时光回到了2005年,此时徐翔的妻子应莹尚在宁波。应莹已经怀孕,等待着一个新生命的降临。

上世纪90年代就成名的徐翔,无疑是一个天才。少年时代的徐翔,喜欢巴菲特。1930年8月30日,巴菲特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的奥马哈市。1941年,11岁的巴菲特就进入股市,购买了第一张股票。大师级投资家,似乎都早熟。上世纪20年代华尔街最富盛名的投机之王杰西·利弗莫尔,在15岁时(1892年)第一次买卖股票,然后赚到了3.12美元。初尝胜果的利弗莫尔,自此开始了股市生涯,他持续交易了几个月就赚了1000美元。19世纪末,1000美元是一笔巨款。

17岁的徐翔,从父母手里借来了3万元,也神奇般地获得了巨大的收益。徐翔曾自述,1993年在宁波炒股时已经有了身份证。徐翔用赚来的钱,给父母买了一套孔雀小区的房。2000年,应莹在徐翔的追求下,同意了与徐翔谈恋爱。她说,同意与徐翔谈恋爱,确实也有友人的撮合,但是徐翔为父母买房,有担当、有能力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这套房距离银河证券营业部不远,步行20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探寻徐翔过往中,也数次从孔雀小区走到了银河证券营业部,感受着时光的变迁。20余年时间已经过去了,昔日还算有档次的小区,也慢慢显得陈旧。唯一不变的是,徐翔父母依然把这里当成了心的归宿地。小区门外的麻将馆,徐翔父亲依然时不时地前去打麻将。《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一次探访中,也看到了徐翔父亲前往该小区打麻将。只是,徐翔在这里的住房,已经贴上了封条,封条上也蒙上了灰尘。

宁波是徐翔发家之地,这里也是资本市场最负盛名的“宁波敢死队”所在地。资本市场从来不缺乏所谓的“高手”,但是草根股神能够善终的很少。

有“中国第一股民”称誉的杨百万(杨怀定),算是得以善终。1989年,杨百万在买了面值100元的真空电子股票2000股(相当于现在的20万股)之后,大赚而特赚。由此,杨百万开始了股市的传奇生涯。虽然杨百万进入新世纪后,其在房产上投资,股市上没有太多神奇,但是依然享有盛誉。2015年4月,杨百万宣布告别公众视野。

上世纪90年代末冒出了一个庄家吕梁(真名吕新建)。吕梁早年算是个文化人,曾在文学杂志《收获》上发表过中篇小说。1998年,吕梁对彼时名叫康达尔(后改名中科创业)的上市公司进行爆炒,1999年,康达尔从20元/股左右上升至40元/股以上,全年涨幅111%。2000年2月,股价冲上80元/股。然而,2001年,股市加强监管,引爆了庄股地雷中科创业。中科创业连续10个跌停板,其他中科系股票也深受拖累大幅下跌。吕梁被迫从幕后自曝其丑,而后吕梁又在有关方面监视下消失。至今,吕梁已经神秘消失18年。背后,还有许多的秘密未能解开。今年8月初,《中国经营报》记者向一位与吕梁熟识的资本界大佬问询,他也多年不知道吕梁的行踪。股灾之下,总会有人垫背,这几乎是中国股市的定律。2007年5月30日,A股上证指数暴跌281.81点,跌幅6.5%;深成指跌829.45点,跌幅6.16%。上证指数在短短的5个交易日里最大跌幅达到21.49%。

这一次,挨刀的又是一个股市名人:带头大哥。2007年7月2日,警察进入长春市华尔兹大厦,带走了“中国草根第一博”博主王秀杰,被网民尊称为“网络股神”的“带头大哥777”。这位网络股神,一度因博客点击量打败了网络教母徐静蕾,成为天下第一博。当了股神,就需要来挨刀。

各类“股神”崛起和沉沦之时,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潜伏在天一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和银河证券宁波和义路营业部。马信琪、徐翔、周建明等人慢慢被人所知。2003年前后,宁波敢死队已经声名鹊起。一字断魂刀之类的操作手法,也随着江湖各种传闻尘嚣而起。2003年春节后的第一个交易日,沪深两市各有一只股票涨停。其中深市的小鸭电器(现名“中国重汽”,000951.SZ)当日成交龙虎榜中,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又赫然在列。

2003年,一套《宁波高手》的书籍由广州出版社发行。接近该书作者的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作者已经移居新加坡。书中对宁波敢死队的操作手法,以及个股分析颇为精妙。彼时,书中对“宁波敢死队”进行了点评。“宁波敢死队”涨停出击的选择在大盘刚刚开始要见底反弹的当天买进并且封住涨停板,等第二天大盘真的大幅反弹时就可以轻松在高开冲高到7%左右出货。如果行情大好,就再涨停封板。然而,正如该书卷首语所填一首词:“大鳄狂风掀巨浪。股路顿茫茫,冷若雪;散户在户口淘金,似无限风险,在险峰。”普通股民的尸体,也在敢死队狙击的股票上,遗留具具。

宁波敢死队声名鹊起时,股票QQ群、短信纷纷以宁波敢死队涨停板票为诱饵吸引着狂热的股民。银河证券解放南路等宁波营业部,也被股民盯住。徐翔等人在营业部的仓位、持股,都成为其他人挖掘的重点。一些操盘手,也对宁波敢死队的操盘风格进行分析跟风操盘。而对于宁波敢死队的说法,徐翔曾经表示:“是媒体吹的,这种说法没有根据。”

据悉,证券监管部门亦对宁波当地出现的情况进行过调查。然而,宁波敢死队在2008年之前并未遭遇过公开的处罚。《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昔日卷入宁波敢死队的周建明和马信琪,曾经在2008年和2015年被证监会进行了处罚。《中国经营报》记者对疑似宁波敢死队的相关人员涉及的股票进行了筛查比对。

周建明在2008年被处罚之前,涉足宁波华翔、河北宣工、维科技术、景峰医药、东睦股份、两面针、三元股份等上市。根据证监会公布的信息,在2006年1月至11月期间,周建明利用在短时间内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手段操纵大同煤业等15只股票价格。其中,2006年6月26日,周建明在上午的21分钟内连续挂出61笔大同煤业股票买单,共计4009万股,申报价格从第一笔的10.22元提高到第61笔的10.59元,并随后在26分钟内全部撤单,在撤单后,以10.36元卖出大同煤业股票433万股。周建明以同样手段,在2006年7月10日至11月13日,操纵其他10多只股票价格。

马信琪则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筛查马信琪历年持股情况,其在2006年前,曾进出欢瑞世纪、美达股份、广州浪奇、包钢股份等上市公司。

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周建明和马信琪都利用大资金、超量大单,频繁撤单,吸引买盘进入后,再挂单出货。显然,这是宁波敢死队出货的一个典型手法。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筛查了徐翔及其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等人在2006年以前持股的情况。徐翔早期涉足了宁波华翔、赤峰黄金、金宇车城、华数传媒等。2006年以前,徐柏良持有赤峰黄金、农发种业等。郑素贞则持有赤峰黄金、华发股份、东睦股份、华数传媒等。

2005年,股市持续下跌,中国股市进入关键时刻。许多老股民放弃了操盘,发誓要忘记密码,打开账户就剁手。2005年4月29日,中国证监会发布《关于上市公司股权分置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股权分置改革大幕宣告正式拉开。靴子落地,并没有止住熊市的继续。银河证券营业部里,依然是哀鸿遍野。

2005年前后,徐翔也在发生改变。跟风宁波敢死队的越来越多,宁波敢死队的操盘手法也难以有效施展。资金实力逐渐雄厚的徐翔渴望着转型阳光私募,从而获得机构席位,更好地隐匿操盘。2005年,徐翔已经来到上海操盘。2005年6月6日,上证综指触及了低点。这是1997年2月24日以来,首次出现低于千点。彷徨无措还在坚持战斗的股民,伤心太平洋却欲哭无泪。“人如心怀恐惧,其智勇必然枯竭。”(《三国志》司马昭)徐翔却感觉到了巨大的机会即将来临,他等待着机会。

2005年7月的一天,应莹临产被送到了产房。徐翔并没有去陪伴。与他相伴的是电脑与让人亢奋的股市。得到儿子出生的消息后,他对着电脑手舞足蹈。

出击上海滩

徐翔对于每次操盘都会进行一些记录,这些记录心得,他确实希望以后传授给儿子。应莹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禁泛起了一丝笑意。

金融大师索罗斯的投资思想精髓:寻找无可逆转的趋势。

2005年~2009年期间,徐翔在资本市场潜行。从持股情况看,2006年徐翔几乎消失在公众视野中。这段时间,徐翔向更高的目标准备,他意图朝巅峰攀爬。孩子的出生,也给徐翔带来了新的动力。他想把一生的本事和操盘秘籍,未来一一传授给儿子。

应莹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回应了关于操盘秘籍的事情。她说,徐翔对于每次操盘都会进行一些记录,这些记录心得,他确实希望以后传授给儿子。应莹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禁泛起了一丝笑意。

《中国经营报》记者多年来也在研究徐翔的操盘。其在股市的操盘,尤其是回撤时功力异常出众。应莹表示,徐翔的风险意识非常强,很少有人像徐翔那样果决进行止损割肉。一旦出现赔钱的迹象该怎么办呢? 巴菲特的答案是:立即实施止损措施。

《中国经营报》记者查询到,“泽熙系”在上海的第一家公司应为2008年5月15日成立的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泽添”),已经在上海驻留的徐翔,开始依托新的公司大展身手。一些媒体报道中,提及徐翔是2009年才去上海发展,时间线并不准确。其实,徐翔对于儿子的深爱,也在公司名字中得以体现。

从《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情况看,上海泽添最初是在宝山注册,然后再到了浦东。其公司注册地,也从远郊逐渐融入了上海的金融中心。上海泽添最初注册地址在上海市宝山区共和新路4727号202室。2015年6月,上海泽添将注册地迁址到西藏经济技术开发区阳光新城,企业名称也已经改为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工商档案显示,这家公司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徐翔父亲徐柏良出资4999.5万元,徐翔母亲出资50.5(档案原文,疑有误)万元,出资时间在2008年4月6日。

而在泽添之外,2013年1月28日,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组建,是徐翔“泽熙系”发展的重要突破。《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信息显示,该公司出资额为58755万元,合伙期限为2013年1月28日到2033年1月27日。目前出资人是: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润信托”)、泽熙投资、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出资协议,成立之初,出资总额仅为1000万元,出资人是泽熙投资、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郑素贞。

徐翔系列公司成立之时,其在资本市场的操盘则更加频繁。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徐翔案件庭审等资料,显示了徐翔在股市操盘的一个较为明细的时间线(部分股票的操作)。

2010年11月至2011年6月,徐翔与王巍得知华丽家族董事长王伟林有减持华丽家族股票的意向,双方多次见面合谋达成一致。由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王伟林控制华丽家族发布收购“乙克抗乙肝项目”“高送转”等利好信息。2012年6月至2013年2月,徐翔、王巍得知时任上海新梅置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静静有减持上海新梅股票的意向,与张静静及时任上海新梅董事会秘书何婧多次见面达成一致,2012年6月19日至2013年3月27日,徐翔等人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韩玉山、凌祖群等26个证券账户实施操作。2012年8月至2013年1月,徐翔、王巍、竺勇与时任珠海市乐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彬贤合作进行定向增发股票期间,双方合谋为张彬贤减持乐通股份股票以获取定向增发所需资金。2012年2月至6月,徐翔和王巍得知时任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永红有减持所持中红股份股票的意向,与王永红及时任中弘股份董事会秘书金洁多次见面合谋达成一致。

下转 A6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