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获利18.65亿:东方金钰实控人的“套利枢纽”

非法获利18.65亿:东方金钰实控人的“套利枢纽”
2019年09月09日 16:09 中国经营报

钱锋本报记者郝成北京报道

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徐翔和时任东方金钰(600086.SH)董事长赵兴龙合作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股票期间,经过时任东方金钰董秘顾峰与竺勇作为双方联络人,负责具体事务,经双方多次见面合谋,于2014年5月成立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赵兴龙持股51%,徐翔以朱向英名义持49%股权,作为定向增发对象,约定增发不超过1亿股,股票锁定期为36个月。双方还约定,定向增发成功后一年内,赵兴龙用4900万股可流通股票置换徐翔持有的4900万股定向增发股票,由徐翔在二级市场抛售以收回投资,且徐翔只承担不超过9%的税费。

尝到了甜头,2015年3月至8月,徐翔、竺勇与赵兴龙等人就再次增发东方金钰股票合谋达成一致,由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赵兴龙控制东方金钰发布高送转、释放公司业绩等利好信息予以配合。

截至2015年8月18日,瑞丽金泽持有的东方金钰股票市值51.49亿多元,按照投资比例,赵兴龙所持股份账面浮赢18.65亿多元,徐翔所持股份账面浮赢17.9亿多元。徐翔分给顾峰好处费210万元,转让给竺勇200万股定增股票。此外,徐翔还利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马甲账户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东方金钰股票获利9.9亿多元。

这两场合谋中,由竺勇和顾峰作为双方联络沟通人,负责具体事务。

媒体曾报道华英证券副总严浩因徐翔案被调查。《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严浩也牵涉其中,2014年至2015年间,经徐翔、竺勇联系,华英证券作为保荐人帮东方金钰两次实施定向增发。

合谋定增,4900万股流通股置换4900万定增股

由徐翔在二级市场抛售以收回投资,且徐翔只承担不超过9%的税费。

东方金钰是中国第一家翡翠上市公司。赵兴龙曾登上2007年胡润百富榜,以总资产27亿元成为当年新晋的云南首富。

2016年8月5日,青岛市公安局把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瑞丽金泽)持有的限售流通股共2.93亿股,认定为犯罪嫌疑人徐翔的财产并冻结两年。原来,2014年5月31日,东方金钰公告15亿元的融资预案,定增对象即为瑞丽金泽,这家成立仅18天的公司仅有两名股东,赵兴龙和朱向英。当时,市场并不知道瑞丽金泽与徐翔有关。

8月5日晚间,上交所向东方金钰发出问询函,东方金钰8月7日提交直通车公告称:朱向英自述“所持股份系徐翔出资”,但否认瑞丽金泽及赵兴龙存在代持徐翔股份,且不存在其他产权、协议或其他控制关系及利益安排。

8月8日交易所再次发函追问,进一步指出公司公告与公安机关认定情况不尽一致,要求向赵兴龙函证并说明原因。延期回复后,东方金钰8月19日公告:根据原实际控制人赵氏家族之一赵兴龙配偶回函,与徐翔不存在其他产权、协议或其他控制关系及利益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回复交易所追问前,东方金钰8月16日公告,赵兴龙因身体原因无法参与瑞丽金泽经营管理,已将其持有的51%瑞丽金泽股权享有的除收益权、处置权以外的包括但不限于提案权、表决权等其他股东权利委托给其子赵宁行使,委托有效期三年。

瑞丽金泽、赵兴龙与徐翔之间,真的不存在其他产权、协议或其他控制关系及利益安排吗?

记者获知,2014年3月至2015年2月,徐翔与赵兴龙合作进行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股票,竺勇与时任东方金钰董秘顾峰作为双方联络人,负责具体事务。经过双方多次见面合谋,赵兴龙和徐翔于2014年5月成立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定向增发对象,赵兴龙持股51%,徐翔则以朱向英的名义持49%股权。双方约定增发不超过1亿股,股票锁定期为36个月,双方还约定,定向增发成功后一年内,赵兴龙用4900万股可流通股票置换徐翔持有的4900万股定向增发股票,由徐翔在二级市场抛售以收回投资,且徐翔只承担不超过9%的税费。

步步配合,两次合谋定增

赵兴龙还按徐翔提出的释放公司业绩要求,将翡翠原石以2.8亿元出售。

2014年5月31日,东方金钰发布《2014年度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向控股方关联公司瑞丽金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近15亿元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东方金钰拟以15.27元/股(除权前)的价格(较市价折让12%)向瑞丽金泽定向增发9771.83万股,瑞丽金泽以现金全额认购定增全部股份,且36个月内不得转让。此次公开增发于2015年2月底发行完毕。2015年10月实施10股转增20股之后,这笔股权相应扩张为2.9亿股。

记者获知,双方第一次合作定增期间,徐翔利用与赵兴龙等人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王凤飞等25个证券账户,在竞价交易系统上连续买卖东方金钰股票,累计买入3077.8398万股,卖出87.347万股,赵兴龙控制东方金钰于2014年8月23日、10月14日发布2014年半年报和2014年第三季度报,披露泽熙1期、泽熙4期、三能1号等泽熙产品均成为东方金钰前十大流通股东,2015年2月东方金钰定向增发获中国证监会批准发行。

与瑞丽金泽这单定增同步,王巍控制的极限资产及泽熙4期,于2014年二季度进入东方金钰,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三季报时泽熙1期、三能1号加入前十大流通股东,极限资产退出,泽熙4期亦于第四季度退出,徐翔马甲账户董 出现在2014年四季度十大流通股东中。

2015年3月至8月,赵兴龙等人与徐翔、竺勇就再次增发东方金钰股票合谋,达成一致,由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赵兴龙控制东方金钰发布高送转、释放公司业绩等利好信息予以配合,竺勇、顾峰负责双方联络沟通及具体事务,赵兴龙控制东方金钰2015年6月30日发布《东方金钰关于收到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提议的公告》,披露以资本公积向全体股东每10股转增20股,共计转增9亿股。

赵兴龙还按徐翔提出的释放公司业绩要求,将翡翠原石以2.8亿元出售。同年7月7日发布《2015年半年度业绩预增公告》,披露2015年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增长280%~330%。又于同年7月11日发布关于旗下互联网金融平台“东方金钰网贷”上线运营的公告,披露东方金钰网贷成为互联网金融的网络接待平台,是专注珠宝翡翠行业的P2P平台。

徐翔获利27.8亿元

由于证金公司的强势介入,东方金钰的股价完成了V形反弹。

记者探知,第二次合作定增期间,徐翔还利用与赵兴龙等人合谋形成的信息优势,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瞿柏寅等30个证券账户,在竞价交易系统上连续买卖东方股票,累计买入2294.5973万股,卖出5285.0901万股。

2014年3月17日至2015年8月18日,徐翔使用5个泽熙产品和华晴等31个证券账户,通过竞价交易连续买卖东方金钰股票,其中徐翔使用泽熙产品累计买入卖出2518.1102万股,使用他人证券账户累计买入卖出2854.3269万股。

通过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东方股票以及控制东方金钰发布信息,双方共同操纵东方金钰交易价格和交易量。2014年3月17日至2015年8月18日,东方金钰股票价格累计涨幅209.82%,同期上证指数累计涨幅85.22%,偏离124.6个百分点,轻工制造指数累计涨幅121.59%,偏离88.23个百分点。期间该股换手率为538.82%,此前同时段换手率为421.45%,增加了117.37个百分点。

记者获知,截至2015年8月18日,徐翔将其控制的泽熙产品和他人证券账户内的东方金钰股票抛售,累计获利9.9076905887亿元。瑞丽金泽持有的东方金钰股票市值51.497亿多元,按照投资比例,赵兴龙所持股份账面浮赢18.65亿多元,徐翔通过瑞丽金铎持有的东方金钰股票市值25.2338038394亿元,账面浮盈17.9222253835亿元。徐翔支付顾峰好处费210万元,转让给竺勇200万股定增股票。

2015年6月中旬股灾开始,东方金钰由于发布高转送等概念,股价一路上扬,在7月2日创下新高,随后开始一路下行直至7月9日国家宣布救市。由于证金公司的强势介入,东方金钰的股价完成了V形反弹。

东方金钰在2015年股灾期间受到“国家队”大力护盘。当年8月15日发布的《关于前十名股东持股情况》公告显示,截至2015年7月31日,东方金钰前十名股东持股名单里已不见泽熙产品和其马甲账户董 等人的踪影,护盘主力证金公司出现在了这份股东名单当中,并替代泽熙成为东方金钰第三大股东,截至7月31日,证金公司持有东方金钰1867.2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15%。与此同时,“博时基金-农业银行-博时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大成基金-农业银行-大成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等10个国家队资管计划,共计持有东方金钰5.8%的股份。

2015年三季报显示,汇金、证金分别持有东方金钰1139万股、564万股,分列其第二、第三大流通股股东。“博时基金-农业银行-博时中证金融资产管理计划”等10个国家队资管计划,共计持有东方金钰7.1%股份。经过2015年10月实施的转增股本之后,“国家队”持股数量也相应增加。

“国家队”的救市行动,被普遍认为客观上帮助“泽熙1号”在股灾期间惨烈的去杠杆行情中安全撤离。

徐翔案发后,东方金钰曾于2015年12月16日公告公司董秘顾峰失联。12月18日,公告称,顾峰因无法正常履职,公司决定免去其担任的董事会秘书职务。2016年4月10日又发布公告称,赵兴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公司已选举其子赵宁为新任董事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