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实施 境外投资东移

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实施 境外投资东移
2020年08月03日 12:05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索寒雪北京报道

国家发改委不久前发布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已于7月23日正式实施。7月28日,国家发改委再次表示,扩大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使更多领域的外商投资能够享受税收等有关优惠政策。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随着外商投资环境的不断改善,一些外资企业决定长期驻留中国的同时,即便在国外开设配套工厂,他们也希望中国的合作工厂能够一同前往,中国工厂可以把中国的技术、人才和供应链一起带到国外,继续为外资提供服务。

“服务业、技术和资本现在都在东移。”商务部前副部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表示,“有人说包括美国的公司在纷纷撤离中国,其实恰恰相反,中国美国商会公布,80%的在华美国企业还要继续在这儿,而且它们其中三分之一已经盈利了,而且把盈利部分作为再投资。”

国外做不到完整产业链

“他们不但不撤离,而且会加大投资。”

对于2020年中国针对外资的营商环境改善,来到中国超过20年的佳能中国董事长小泽秀树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实际上中国政府也了解到外商投资环境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并已经开始着手解决问题,营造更好的外商投资环境。”

在他看来,“其中标志性的动作就是今年1月1日生效的《外商投资法》,它是把原来的外商投资三法合并而成的,再采取一些改善、完善的措施。”

有了政策的支持,他认为,“中国已经形成了完整的配套体系,他们有非常熟练的技术,有很好的人员,同时也有很好的经验,所以外资企业不可能说一下子到其他的国家建立起与中国相仿的完整的配套体系。”

“外商想这么做,可能也是做不到的。即便是能够做到,可能也还会遇到更多的问题。”他补充道。

魏建国在“国是论坛”中表示,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以及大部分的工厂投资都会向东转移,尤其向中国转移。

国家发改委在7月中旬披露,惠州中海壳牌石化三期项目“云签约”;巴斯夫新型一体化基地项目首批装置在广东湛江打桩开建;上海特斯拉项目一期已经顺利达产,二期也在有序推进。在推进前三批重大外资项目的基础上,中国推出了第四批重大外资项目,涉及电子信息、新材料等领域。

“我估计下半年还有更多的外商投资。”魏建国表示,“中国是一个最大的全球消费市场,有4亿的中产阶层,他们对美好生活日益追求,以及他们需要更好的服务,现在很多人都认为之所以跨国公司没有撤离,在经济学上来讲,把投资放在离消费市场最近的地方,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所以他们不但不撤离,而且会加大投资。”

相携出海

“他们继续给我们做配套,这种合作以后会不断增加。”

不仅仅是在中国本土坚持建设工厂和持续投资,记者了解到,即便在海外的加工工厂,外资企业同样希望中国企业能够代理或者“插手”,共同开拓海外市场。

沃尔玛服装供应商娄经理应沃尔玛的要求在东南亚设置了配套的工厂。原本,外资企业可以在当地自行寻找工厂,但是对方特别希望在东南亚的工厂还是由他来管理。娄经理表示,“我们可以带去标准化的管理还有技术。”

更重要的是,娄经理透露,“一些中国国内需要配套的零件我们也可以全权解决,这是他们最想要的。”

比如,在疫情期间,“中国商会会带领中国企业负责人,在工厂里抗击疫情。”一旦发生疫情,订单拖延,我们可以及时把订单调往国内,不会延误工期。这种灵活性,是外商非常看重的。”娄经理表示。

小泽秀树对这种合作模式也非常认可,“我们有一个供应商A公司,他在中国的本土有自己的生产能力,但是到这些东南亚的国家再建一个子公司,包括比如说越南,我们在那里也有生产能力,他们继续给我们做配套,这种合作以后会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也获得了壮大自己的发展机会。”小泽秀树补充说,“我们的立场是中国是佳能重要的市场之一,同时在生产方面,中国已经有比较长的相关产品生产的经验,有优秀的人才,他们都非常的熟练,同时中国的成本也是相对偏低的,所以佳能将在中国继续保持已有的供应链。”

境外投资东移

管涛个人的分析认为,“无论从成交额,还是从增量来看,应该说外资在中国的A股是早已经开始布局了。”

记者了解到,河北等省已经下达贯彻落实《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和《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20年版)》。

据了解,2020年版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由40条缩减至33条,2020年版自贸区负面清单由37条缩减至30条,其中在金融领域,包括取消证券公司、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寿险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资本也开始对中国的输入。中银国际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表示:“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断释放制度红利,由于人民币金融资产的估值优势,外商通过证券投资渠道来中国投资,资本流入会增加。”

管涛个人的分析认为,“无论从成交额,还是从增量来看,应该说外资在中国的A股是早已经开始布局了。股市估值过高的时候,外资有可能随时下降,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的关注,应对国际热钱流入的冲击。”

“这是一个老课题,也是一个新挑战,我们在这方面既要考虑怎么样引导国际资本流入,有序流入,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来促进我们国内资本市场的市场化、法制化和国际化的发展。”管涛表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