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布局海外中文课程 教育机构开启出海新航线

新东方布局海外中文课程 教育机构开启出海新航线
2021年12月04日 02:23 中国经营报

本报实习记者 黎竹 记者 刘旺 北京报道

近日,“新东方在美国教中文”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据了解,早在今年8月,新东方宣布成立Blingo,面向海外华裔儿童、青少年提供中文、中华文化学习课程,提升其中文听说读写译能力。

数据显示,目前汉语已成为该平台全球用户总量增长最快的语言之一,在2020年实现29%的同比增长。海外中文学习者的主要目的为在华留学、学习本土文化和工作使用。

《中国经营报》记者梳理发现,面对这片蓝海,好未来、VIPKID、火花思维等多家教育机构也已布局海外教育培训市场。但起步之后,出海的教育机构还将面临怎样的挑战?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竞争对手外,教育理念、习惯差异、社区垄断、海外市场本土的法律都会使其规模受限。但专家提到,目前国家鼓励典型企业参与制定海外中文在线教育的行业规范和标准,同时对中文教育出海的企业给予财税政策优惠,如税收减免、服务贸易出口补贴退税,希望提高中文教育出海企业的整体品质和服务水平。

新东方探索蓝海市场

“当年我为出国英语的托福考试成绩发愁,现在要为孩子的中文水平忧心。”已经在美国生活近20年的林先生说。

据了解,在硅谷、西雅图等地区,这样的家庭不在少数。林先生指出,“这类父母一般都享受到了高学历教育的红利,很注重孩子的多元化教育;同时他们对祖国文化有很深的认同感,希望孩子也能学习到优秀的文化精华。”

随着“中国热”的浪潮,学习中文的群体规模扩大。据教育部数据,国外正在学习中文的人数约 2500 万,累计学习和使用中文的人数近 2 亿。在“双减”政策下,海外中文教育业务也成为了部分教育机构转型的方向。

针对“新东方在美国教中文”的消息,新东方官方回应表示,“项目是真实的。该项目是新东方旗下子公司北京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开设的线上课程,主要教授中文,该项目很早就有了。”

天眼查显示,北京比邻东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注册资本80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乔蕾。对于新东方海外中文项目的具体信息,新东方工作人员表示暂不回应。相关人士透露,比邻中文主要针对入门和有一定语言基础的用户,并分别开设了启蒙阶段和提升阶段的学习课程,形式主要为一对一直播课,活动期间课时费用大约在10美元/节。

据了解,目前负责这一项目的乔蕾也是比邻东方CEO,而比邻东方此前主要上线的是外教口语产品,教育场景形式表现为OMO(线上线下融合)。业内人士认为,此次动作应该是基于线上教育技术的成熟,同时也是监管下的业务调整,未来还需要进一步探索。

据了解,未来海外中文教育的市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据教育部数据,截至2020年底,全球共有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中文教育,70多个国家将中文纳入国民教育体系。今年上半年全球约有18万余名考生参加了 HSK、HSKK、BCT和YCT各级别考试,比去年同期增长近 50%。

目前看来,除了新东方,部分教育机构也将海外中文教育作为转型的一大方向。VIPKID 旗下全球在线中文教育平台 Lingo Bus 负责人近期公开表示,未来Lingo Bus将成为 VIPKID 转型的重要发力点之一。伴鱼少儿英语称将加快国际化尝试,把“中文分级阅读”等教育产品带向全球。

据记者统计,赛道中已经聚集了 LingoAce、Super Chinese、考拉知道、Lingo Bus、 TutorMing、悟空中文、Preply、PPtutor、T-LAB 等诸多选手,此外还有不少规模较小、教学水平参差不齐的培训机构,未诞生绝对的头部品牌。

多名生活在海外的华人表示,中文学习不仅是便于市场沟通与交流,更是提高自身竞争力的体现。随着近年中国品牌的出海需求,华为、小米、腾讯等大厂在招聘国外员工时也要求精通中文。“部分白人家庭甚至倾向于找华人保姆,以提高孩子的中文水平。”林先生告诉记者。

卓越教育董事会秘书蒋易皇曾公开表示,出海重心将聚焦东南亚和非洲,7亿东南亚人和约13亿非洲人是目前学习中文的最大目标群体。据了解,港股上市的卓越教育也瞄准了“教育出海”这条路径,并公开宣称卓越的目标是“打造世界第一中文股”。

教育专家储朝晖表示,上述转型动作为一种探索,应该给予积极支持。“但效果要由市场来检验,中文出海不单是市场供需的问题,也涉及价值的认同等方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表示,“选择出海转型需要之前就有相关业务,而且海外的培训市场需求并不大,机构如果都选择进入很难营利。”

差异化市场扩规模

一边是高速增长的海外中文市场,一边是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聚焦海外中文教育。而这些机构中,一部分是国内头部机构的海外布局和延伸,一部分则是依赖于社区成长起来的小型机构。

据了解,目前位于第一梯队的企业,多数是从海外成长起来的跨国公司,例如 LingoAce、悟空中文、考拉知道等。其中,悟空中文总部位于新西兰,在成都、北京、上海、广州、银川等地均设有分部,学员规模累计超过30 万人,辐射 118 个国家和地区。

而 TutorMing、Lingo Bus、PPtutor则是依托国内教育品牌建立起来的对外汉语学习平台。与海外成长起来的公司相比,国内平台虽然成立时间相当甚至更早,但学员规模上还有一定差距。

此外,记者发现,早在2019年10月,学而思硅谷分校的微信公众号“Think Academy硅谷分校”就宣布,学而思培优将在美国硅谷开办分校,推出线上班和线下班,并为美国中小学生带来数学竞赛培训。对于这些信息,记者求证了好未来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暂无回应。

业内人士Jenny认为,虽然同样是“教育出海”,但好未来和新东方选择的是不一样的赛道。好未来所选择的数学竞赛要面临的竞争对手是本土的培训机构,其教育理念和习惯差异较大,规模也受限于本土市场和法律;新东方则要和国内品牌与跨国公司竞争,要打破社区垄断,难度较大。

负责海外中文教育的资深人士刘歌则告诉记者,自己所在的机构创建较早,在华人群体中有一定知名度,目前由于疫情,基本采用线上教学模式授课,但机构规模增长缓慢,随着赛道拥挤,获客的难度也会逐渐提升。

“目前不可能再出现多邻国(全球语言学习平台)那样规模的,因为它的上市得益于多方因素,疫情期间托福、雅思等考试的取消,给它提供了很大的利润。”刘歌表示。她所提到的多邻国,是一家今年7月29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在线语言课程公司,上市首日收涨36.28%,报收139.01美元,市值49.89亿美元。

熊丙奇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之前的主要收入大都来自于学科类培训,即使有海外业务,营收也很少。国外的教育制度和国内不同,对培训的市场需求远不如国内,而且大部分机构搞培训都是小规模,很少有上市培训机构,想在这样大环境中做大培训市场很难。不管在哪个国家,要扩大培训市场,都存在增加学生和家长负担的问题,需要考虑政策等因素的影响。

据了解,虽然汉语学习热潮已持续多年,但海外中文教育领域的标准尚处于建立的早期阶段。直到今年 7 月 1 日,教育部、国家语委发布的《国际中文教育中文水平等级标准》才正式实施,建立起了评价学习者中文语言技能和水平的规范标准。

据刘歌透露,目前海外中文教材远不如英语教材成熟。对于如何编写适应不同文化和不同学习特征的教材,各个机构都处于探索阶段,因此在编制时需要反复测试。

“就海外中文教育的教材而言,最关键的在于有没有创新。尤其是中国古代的文化和艺术,都是在特定的时空中产生,并在特定的时空中发挥作用,所以它需要适应新的环境,在新的时空中发挥作用。”储朝晖说。

Lingo Bus的负责人苏海峰提到,目前计划将北美地区作为中文推广重点市场之一,因内部数据显示,来自美国的学员占85%,同时与B端的合作更能树立起品牌,比如为清华大学苏世民学院新录取的国际新生量身定制在线中文学习课程。

业内人士施建荣表示,要抓住机遇做到中文出海,还应该注意地区用户的需求和消费差异。虽然汉语学习者很多集中在东南亚地区,但具有强购买力的用户群体主要集中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大利亚等地,应该“因地制宜”制定差异化产品策略。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