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掏空”ST三圣?

谁在“掏空”ST三圣?
2024年07月09日 14:24 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 晏国文 曹学平 北京报道

以医药和建材为主业的ST三圣(002742.SZ)连续3年受困于大股东资金占用问题。

日前,ST三圣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23年年报问询函进行了回复。ST三圣方面称:“公司近年多次发生实际控制人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况,且截至期末资金占用仍未解决,公司由于债务违约被诉讼,已基本丧失融资能力。公司存在债务违约并因诉讼导致银行账户和资产冻结等,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也产生了不良影响。目前,公司希望通过破产重整的方式,引进投资者和资金,系统性解决公司的债务问题。”

ST三圣方面表示,公司拟向法院申请重整及预重整,目前正根据相关要求推动重整前期准备工作,法院能否决定公司进行重整,公司的重整申请能否被法院裁定受理以及具体时间尚存在不确定性。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ST三圣连续3年亏损,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巨额债务缠身。2023年第四季度,ST三圣却新增了上亿元的预付款。

就公司经营相关问题,记者联系了ST三圣方面,不过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新增大额预付款“反常”

在自身经营遇困的情况下,2023年,ST三圣却出现了大额的预付款。截至2023年12月31日,ST三圣预付款项余额为2.01亿元,期初仅为0.83亿元。期末余额较期初增加1.18亿元。

在2023年年报问询函中,ST三圣被要求列示最近两年预付款项期末余额前十名的情况,说明前述预付对象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导致利益倾斜的情形,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等情形。

记者查询发现,ST三圣2023年年初预付款项为0.83亿元。2023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截至当年9月30日,预付款项金额为8076万元。而截至2023年12月31日,预付款项合计为2.01亿元。这意味着,ST三圣预付款项中1.18亿元是在第四季度支出的。为何集中在第四季度支付预付款呢?主要支付对象又是什么公司呢?

从ST三圣披露的信息来看,2022年前十大预付对象有医药公司也有建材公司,采购内容包括对氨基苯酚、水泥、萘系粉剂、配件等,预付比例从11%到100%不等。

然而,2023年ST三圣预付款比较反常。第一,2023年前十大预付对象出奇地一致,预付对象均位于重庆,均与ST三圣建材业务相关,采购内容均为砂石材料,并且预付比例均为100%。第二,截至回函披露日(6月28日),预付款均未结算。第三,预付金额第一和第十的两家单位均为个体工商户。第四,前十大预付对象的预付金额约为1.07亿元,而前十大预付对象2023年交易金额仅约为1878万元。并且,其中有4家单位的交易金额为0。

对于2023年度预付款金额大幅增长的原因,ST三圣方面解释称,在公司资金紧张、市场信誉降低的双重影响下,公司对供应商的议价能力下降,导致公司在采购砂石、水泥等大宗材料时需要预付货款。对于期末预付款项,因尚未取得充分的资料和证明文件,预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合理性仍需进一步核查。

针对问询函中关于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的问题,ST三圣方面表示,前述预付对象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导致利益倾斜的情形,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等情形还需进一步核查。

对该问题,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以下简称“天健所”)也表示:“由于我们未能实施有效的函证、访谈等审计程序,且公司在资金管理重大方面未保持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我们未能就报告期末预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合理性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无法确定是否存在未按期履行的情况,无法确定前述预付对象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第一大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导致利益倾斜的情形,无法确定是否存在资金占用等情形。”

事实上,过去,三圣股份曾多次出现在无商业实质的情况下,通过向供应商支付预付款,最终将资金转移至实控人的情况。

2018年5月至12月,ST三圣以预付款形式向部分供应商划出资金合计4.49亿元,上述款项经由供应商按公司指令划转至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潘先文控制的重庆青峰健康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账户。另外,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ST三圣向包括重庆弘行天下商贸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供应商支付无商业实质的大额预付款项,合计约2.77亿元,该部分款项最终也划转至控股股东控制的公司或相关账户。

大股东占用上亿元多年未决

最近3年,ST三圣持续亏损,主要原因是高额融资成本、计提减值准备及建材板块盈利能力下降。2021年至2023年,ST三圣营收分别为24.89亿元、20.77亿元、20.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33亿元、-3.18亿元、-4.52亿元。2024年第一季度,ST三圣营收为3.4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35亿元。

ST三圣原主营业务为建材化工,2015年起通过收购重庆春瑞医药、吉林百康药业等进入医药行业,建材与医药成为ST三圣两大主要业务。

近几年,ST三圣建材板块业务收入不断下滑,而医药板块业务收入比较稳定。2023年,建材板块和医药板块业务收入分别为10.48亿元和9.82亿元,占比分别为51.62%和48.38%。

自2021年起,天健所连续3年对ST三圣年报出具保留意见。随着问题的爆发和积累,天健所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事项也逐渐增多。

针对ST三圣2023年年报,天健所形成保留意见的基础共有5项,包括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预付供应商款项事项、诉讼事项、合川采矿权事项、持续经营能力事项。

ST三圣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事项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发生于2019年,不过至今问题未完全解决。

2019年5月,ST三圣和关联方重庆市碚圣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碚圣医药公司”)共同与重庆市万盛区恒辉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辉小贷公司”)签订1亿元的《借款合同》,恒辉小贷公司将该贷款划入碚圣医药公司。该借款事项未经ST三圣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批准。在借款期限届满后,碚圣医药公司未归还全部借款本息。该借贷纠纷的二审判决显示,ST三圣与碚圣医药公司需共同偿还借款本息及相关费用。

截至2023年12月31日,ST三圣按照判决确认了其作为共同借款人需向恒辉小贷公司偿还的借款本金和利息共计0.79亿元,并确认对碚圣医药公司应收债权0.86亿元。

另外,2019年6月,实控人潘先文控制的SSC公司向银行借款,ST三圣海外子公司三圣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圣药业”)为该笔借款提供抵押担保。由于SSC公司未能及时还款,三圣药业及三圣建材有限公司代SSC公司归还借款本息,造成了资金占用。

ST三圣2023年年报披露,截至2023年4月30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含利息)余额1.1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79%。此外,公司违规担保余额1367.36万元。

今年5月10日,重庆证监局对ST三圣和潘先文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将所有占用资金及利息、违规担保事项应在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6个月内全部归还、解除。这意味着ST三圣应在今年11月10日前解决上述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问题,否则其股票交易面临停牌以及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可能。

ST三圣上述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问题已经持续多年,但截至今年6月28日,ST三圣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仍未制定可执行的有效方案。

而ST三圣实控人潘先文更已身陷囹圄。今年1月5日,ST三圣发布公告称,重庆市第一人民法院出具了《刑事判决书》被告人潘先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罚金100万元。犯擅自发行股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潘先文被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刑3年,罚金100万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