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心!鄱阳湖正在急剧“变大”...今年汛情与1998年相比如何?

揪心!鄱阳湖正在急剧“变大”...今年汛情与1998年相比如何?
2020年07月13日 19:48 中国经营报

6月29日以来,江西省受连日暴雨影响,鄱阳湖水位不断上涨。目前,鄱阳湖流域正面临1998年以来最为严峻的防洪形势。

卫星监测: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为近10年最大

据12日公布的数据,卫星遥感监测显示7月8日18时,鄱阳湖主体及附近水域面积较7月2日扩大352平方公里,达4206平方公里,为近10年来最大,较历史同期平均值(3510平方公里)偏大两成,五大支流入湖口湿地大面积被淹。

图片来源:国家卫星气象中心

据中国气象局消息,14日至16日,西南地区东部、江汉、江淮、江南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局地有大暴雨。此轮过程最强降雨时段为14-15日。雨情汛情继续,长江九江段水位持续超警对鄱阳湖水位具有顶托作用,加上五大支流洪水逐渐抵达鄱阳湖,未来几天鄱阳湖水位将继续上涨。水域淹没范围将从鄱阳湖五大支流及其他中小河流尾闾段逐步向外向上扩展,相关圩堤面临较大压力,周边农田、城镇面临较大风险。

4个水文站超历史水位

7月12日21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为22.62米,超警戒水位3.62米。较历史实测最高水位22.52米(1998年8月2日)高0.10米。

此外,截至7月12日7时,江西饶河鄱阳站水位突破1998年历史极值22.61米,达到22.74米,超出1998年的历史极值水位0.13米;

截至7月11日21时,鄱阳湖康山站水位22.44米,较历史实测最高水位22.43米(1998年7月30日)高0.01米;

7月12日7时,江西鄱阳湖棠荫站出现超历史洪水位,达到22.58米,较历史实测最高水位22.57米(1998年7月30日)高0.01米,水位仍在上涨。

鄱阳县境内多处圩堤漫决

受持续降雨影响,江西省鄱阳县昌江水位持续上涨,境内多处圩堤出现险情。7月8日起,昌江问桂道圩堤、中洲圩堤、崇复圩堤等圩堤决口。

6月以来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

7月13日,水利部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6月以来,全国共有433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其中109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33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目前,长江干流监利以下河段及洞庭湖、鄱阳湖和太湖水位仍处于超警状态。

应急管理部表示,有27省(区、市)3789万人次受灾,141人死亡失踪,倒塌房屋2.8万间。累计紧急转移224.6万人次。

南方多地为啥雨下个没完?与1998年相比有啥异同?

1.近期南方强降雨有多猛?

从6月2日至7月12日6时,中央气象台连续40天发布暴雨预警,成为2007年开展暴雨预警业务以来历时最长的一次。一组数据看南方这轮降雨之“猛”↓↓↓

截至7月10日,我国南方共出现15次大范围强降雨过程。其中,自6月11日至7月10日,主雨带北抬至长江中下游一带,多雨中心位于湖南北部、江西北部、湖北东部、安徽南部、浙江中部等地,浙江、安徽、江西局地累计降水量超过800毫米。

多地日雨量突破历史极值。在7月4日至10日的强降雨过程中,湖北黄梅、浠水,江西吉安、峡江,湖南隆回等国家级气象观测站日雨量突破极值。

6月1日至7月9日,湖北、安徽等省份85站累计降水量超过年降水量的一半。

6月1日至7月9日,长江流域平均降水量达到369.9毫米,较1998年同期偏多54.8毫米,为1961年以来历史同期最多。

2.今年南方汛情与1998年同期相比有何异同? 

7月12日0时,鄱阳湖标志性水文站星子站水位超过1998年历史水位,标志着我国最大淡水湖水位突破有水文记录以来的历史最高值。

从强度看

6月27日至7月9日期间,我国南方区域性暴雨天气过程综合强度为1961年来第五强(1998年为最强),具有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等特点。

从区域看

1998年暴雨过程覆盖长江以南大部分地区,超过250毫米区域集中在江南北部及广西东部等地。而今年暴雨过程位置偏北,集中在江淮、江汉东部、江南大部及重庆、贵州等地,超过250毫米区域集中在湖南西北部、湖北东南部、江西北部、安徽西南部、福建西部等地。

3.近期南方暴雨为何如此频繁? 

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频繁出现强降雨过程。其频繁性不仅体现在强降雨过程多,而且体现在间歇期非常短。

专家表示,今年6月以来,副热带高气压带比往年同期势力偏强,其外围的西南气流将来自孟加拉湾或我国南部海区的充沛水汽输送到我国南方。同时,北方的冷空气活动也比较频繁,造成了冷暖空气在南方地区持续交汇的局面,由此导致强降雨过程频繁而持续发生。

4.南方持续强降雨是否与梅雨有关?

专家表示,今年南方进入梅雨季比往年早了7天,以及梅雨锋偏强,都是长江中下游近期降雨异常偏多的原因。

2019年秋季还发生了一次弱“厄尔尼诺”事件,同时北印度洋海温异常偏暖,导致副热带高压显著偏强。与此同时,中高纬度经向环流发展、冷涡活跃,冷空气在向长江中下游地区移动过程中暴发偏强。由此,冷暖空气在长江中下游交汇,致使梅雨锋偏强,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也明显偏多。

5.未来雨带如何移动? 

7月以来,我国主雨带维持在西南地区东部至长江中下游地区。7月11日至12日,主雨带阶段性北抬;7月13日至16日,主雨带又将南落至长江中下游地区。

航拍江西鄱阳洪灾现场,多个村庄浸泡在洪水中。

在此期间,主要强降雨区域会出现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重庆东部、贵州北部、湖北、湖南北部、江西北部、安徽中南部、江苏南部、上海、浙江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还将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

专家提醒,即使7月中下旬雨带东段北抬,长江流域防汛的压力并不会减轻,长江中上游地区的明显降水依然会给水位高位运行的江河库湖带来威胁。

6.未来极端天气会更加频繁吗?

专家表示,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1951年以来,我国平均温度和极端温度都呈显著升高的趋势,一些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呈现出强度更强、发生更加频繁、持续时间更长的特点。

1961年至2019年全国暴雨日数历年变化(图片来源:国家气候中心)

1961年至2019年全国平均高温日数历年变化(图片来源:国家气候中心)

综合央视新闻、中国新闻网、中国气象局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