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达资产原副总裁李月瑾:AMC应发挥结构性调整的独特作用

信达资产原副总裁李月瑾:AMC应发挥结构性调整的独特作用
2020年11月22日 09:02 21世纪经济报道

“只要债权人和股东能统一思想,咱们手中的企业,就能捏成一团,再注入重组的概念,把所有的生产要素重新排列组合,才能达到效率的进一步提高”。

11月21日,“首届千峡湖资产管理论坛”在浙江青田举行,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副总裁李月瑾出席并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表示,通过转债股等手段进行处置,才能真正提升不良资产的价值。

回顾金融资产管理公司(AMC)20年的发展历程,李月瑾表示,AMC成立之初的两大使命就是化解金融风险和支持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信达资产是坚持两个“千方百计”的原则,千方百计提高回收率,千方百计降低处置成本。

李月瑾认为,所有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实质都是债务危机,也是就信用危机。当时为了化解金融风险,成立四大AMC,剥离银行的不良资产,化解了不上贷款的企业对银行的信用危机,将“坏银行”变成“好银行”。通过债转股,不仅降低了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还相当于增加了资本金。加上这些企业有了金融机构作为股东,信用得到提升。同时,债转股过程中,AMC对企业的法人治理结构和生产要素进行重新的排列组合,激发企业活力。这一系列的措施,大大提高了企业的信用度,增强了企业的融资能力,把“坏企业”变成“好企业”。

自2010年以来,AMC的业务领域和不良资产的内涵扩张。比如,2010年,中国信达资产按要求试点进行非金不良的收购;2012年前后原银监会批准成立了地方AMC,后来进一步允许成立第二家地方AMC;2016年9月,国务院推出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政策;大银行成立AIC,债转股实施机构;2020年,银保监会批复成立了第五大AMC,以及橡树等国际资本在北京和海南成立地方AMC。李月瑾认为,近10年来发生的这些事件,都是市场对AMC业务需求的不同表现。

李月瑾表示,伴随着我国的法治环境改善,通过重组方式进行不良化解的量增加,将进入一个“重组时代”。二级市场的活跃,也给AMC的退出提供了更好的渠道。

在“重组时代”,未来的AMC需要解决的是,应积极参与到不能标准化的债权的流动问题解决。当下脱实向虚,是因为投资人不能也不愿投向实体经济,因为银行业等金融机构风险偏好特点,决定了无法再向债台高筑的债务人提供融资。一旦间接融资的“腿”断了,直接投资自然也受影响。AMC在解决实体企业困境的过程中,通过精准收购,成为最大债权人,便可与企业一起研究问题解决方案,将企业的生产要素排列组合,实现企业的新生

李月瑾认为,未来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处置不良资产的过程中,AMC都应建设好确保业务发展的“三驾马车,分别是投资银行团队,不良资产团队,资产管理退出团队。其中资产管理退出团队通过综合化金融服务,将方案落实好,提升企业价值。

他表示,未来的AMC新的业务模式,就是先选择目标企业,与目标企业达成问题解决方案(重组方案),设定债转股条款,约束企业行为,若触发相应的条件就进行债转股,依法行使股东职能。该模式以解决企业问题为目的,从收购企业债务入手,以债转股为手段,提升企业价值,最终实现股权的价值流动。

(作者:李玉敏 编辑:曾芳)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