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海”十年:元禾重元的创新与克制

“下海”十年:元禾重元的创新与克制
2021年01月22日 15:12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下海”十年:元禾重元的创新与克制

岁末年初,是惯例的复盘季。

对于PE机构元禾重元来说,这个时间点多了几分深刻:送走团队市场化后的第一个十年,奋战贰号基金的投资收官。

十年之间发生了很多事。元禾控股从一家地方国资投资运营平台,成长为斐声本土股权投资行业的实践者;元禾重元不仅是元禾控股子平台市场化的探路人,其经验还为一些地方国资基金在市场化改革时借鉴。

贰号基金复盘的潜台词,是三号基金的筹备已箭在弦上。

今年1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元禾重元执行合伙人孟爱民和元禾重元合伙人李炜琦,听她们追忆元禾重元的市场化10年,展望将在数月后启动的三号基金募集。

创新与克制

回顾过去10年的历史,其团队在关键时间点的决策时,既有大浪到来前的主动创新,也有高歌猛进中的持守克制。

论创新,其团队在2015年就和招商银行发起了15亿元的“一号并购”基金。经历过那段岁月的投资人都记得,银行系并购基金的广泛出现是从2016年才开始的。

正是因为手里有这笔大钱,才让走精品路线的元禾重元能够重仓美团点评、分羹360私有化。

走精品路线的A面,是能够在关注领域深耕,在重点赛道构建生态圈。这种选择的B面,是在面对大项目时难免“心有余力不足”。

作为应对,团队发起过多只专项基金,大举投资了旭创科技、优刻得等项目。这一举措不仅解决了“弹药”的瓶颈,还让团队看到科技投资的广阔空间。

到2018年新一期人民币基金启动时,元禾重元告诉基金的潜在出资人们,团队计划将弹药悉数投向科技领域。

这个决定下的有多难?

看市场,当时资管新规已经落地,人民币基金的合伙人们无不面对“水从哪里来”的拷问。

做募资,过往投资业绩有多好、明星项目有几个,这直接关乎出资人是否投资。那时,元禾重元明明手握美团点评、同程旅游等代表项目。

但是,外部募资环境趋于恶劣时,元禾重元还是做出了“难而正确”的决定。那一次,除了PPT上聚焦“ABCI”的规划,元禾重元用来说服出资人的,是共事多年的团队、科技领域的投资组合、元禾体系的天然项目库。

尽管当时的市场环境下,贰号基金募资可谓艰辛,但市场正在给元禾重元的果敢以嘉奖。过去的一年半时间中,科创板开板、新基建走红,让资本看到了科技投资的价值所在,基金出资人也肯定了元禾重元的前瞻性。

截至2020年底,元禾重元的管理规模近80亿元,项目投资超过65个,已培育出超过20家上市公司,其中七家科创板上市企业。

科技投资的边界

1月中旬的团队周例会上,议题之一是讨论新基金的投资策略。

“我们要好好思考下一期基金的策略和打法。做这事时,不断追问自己,‘初心是什么?’”李炜琦是元禾重元市场化转型后首批加入的新团队成员。和很多在行业一线战绩卓著的女性投资人一样,她举止英气十足,讲话干净利落。

过去的10年间,她从投资经理、投资总监,一路成长为今天元禾重元合伙人。加入元禾重元之前,她是一位芯片设计工程师,外企做过销售副总,还创业做过IC设计。

李炜琦笃信科技的力量,从她的投资项目就可以看出。奇安信山石网科、同盾科技、UCloud等,其中不乏曾经的细分领域隐形冠军,如今的热门赛道头部企业。

本报此前曾报道过元禾重元的“ABCI(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投资策略,以及在这些领域与兄弟基金、被投企业形成投资和产业协同的策略。

具体来说,元禾重元一方面强调研究先行,每位投资团队成员都有各自长期关注和深入研究的领域。另一方面要求团队对已投资项目进行深度挖掘,进而在被投企业的上下游产业链进行投资延伸。

投资风格上,元禾重元一直是个肯下注、敢重注的机构。早在“一号并购”基金时,就以基金单笔可投的上限投向美团点评。贰号基金尚未最终关账,就拿下了奇安信Pre-IPO融资中两亿元的份额。

随着贰号基金进入投资收官期,元禾重元的“ABCI策略”已经初步完成验证,团队在网络安全、物流科技、云计算、光电领域形成了根据地。

记者在本次采访中了解到,元禾重元主要通过智能制造、新IT、企业服务、商业智能四个小组在科技领域寻找项目。

“科技也要进一步细分,我们投的是‘科技+数据’驱动。大逻辑一定是数据产生的价值和数据重构的价值。”李炜琦认为,泛TMT领域足够大,只要把项目做扎实做透,就能够为基金出资人创造持续、稳定、超额的回报。

资本市场“迈半步”

在本土私募股权投资市场,PE和VC的边界正在模糊。VC眼中的“大VC”项目和PE口中的“小PE”项目可能就是同一个,二级市场的分化也让PE/VC投资人跃跃欲试甚至挽袖进场。

2020年底,元禾重元投资了一家工业物联网企业。在内部,这是一个典型的“Pre-PE”项目。

“我们要抓住拐点,基于对行业的认知往前‘走半步’。”按照约定,投资款是要分两次打到被投企业账户的。第二笔款项还没有打出,李炜琦就收到消息,“下一轮已经基本敲定,两家头部机构都在。”

记者了解到,元禾重元不仅在一级市场的投资阶段上向前迈了半步,也在试水到二级市场上再迈半步。

“你刚问,我们是否会考虑往一级半、二级市场延伸。”孟爱民透露,这也是团队在讨论的,“凡是我们聚焦的赛道内好的标的,只要它有长期成长的趋势,为什么不去做呢?”

2020年的股权投资市场上,大家都在说洗牌。有人说“一九”,有人说“二八”。

行业再进变局,正是机会临到之时。当新的十年开启,姚骅向团队提出目标,进入数据领域第一投资梯队。

事实上,过去的10年中,元禾重元不仅受益于多个领域新兴企业的快速成长,还享受到了资本市场改革的红利。

当年让姚骅和孟爱民接下市场化重任的核心原因之一,就有创业板开板的资本市场大利好。

2010-2012年间,元禾重元通过两支规模3亿元上下的Pre-IPO基金,将多家长三角地区的细分产业隐形冠军送到了资本市场。

2019年科创板开板,仅在当年,元禾重元就有山石网科、博瑞医药江苏北人等项目在科创板上市。

对于姚骅和孟爱民带领的元禾重元团队来说,PE的基因是写在他们骨血里的。当然,团队也清楚,世界上只有变化是永恒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元禾重元的合伙人团队从2019年中期就开始在内部强调,围绕产业、以一级市场的思维,穿透一二级市场看机会。

(作者:赵娜 编辑:林坤)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