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近东时代终结,苏宁易购要“断臂求生”,到底错在哪儿了?

张近东时代终结,苏宁易购要“断臂求生”,到底错在哪儿了?
2021年07月23日 17:20 不执着财经

一直处境艰难的张近东与苏宁易购,终于找到了“接盘侠”。7月5日晚间,苏宁易购发布多条公告披露了其股权转让的方案,引入江苏国资委和产业资本战投。苏宁易购发布的公告还显示:创始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苏宁电器集团拟将上市公司16.96%股权,以每股均价5.59元转让给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与此同时,张近东辞去了他的董事长职务,其掌控苏宁易购的时代也随之落幕。

有媒体透露,“接盘”苏宁易购的资本方是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是由江苏省、南京市国资牵头成立,参投企业包括:阿里巴巴、小米科技、海尔、美的、TCL等科技、家电巨头。据业内人士分析,若以每股均价5.59元粗略计算,上述转让方会借助此次交易获得约88亿元。这意味着,不论是张近东,还是老股东都能套现一大笔资金出来。不过,令人担心的是,苏宁易购也将从张近东的时代进入到“无实际控制人”的时代。

平心而论,在2020年之前,苏宁易购的业绩还是很不错的,作为传统的家电巨头的苏宁电器,在打败了国美电器之后,便开始布局电商业务,也经历了一些坎坷和失败之后,苏宁易购也取得了一些不错的成绩。

就在2017年,苏宁易购曾凭借1879亿元的营业收入,入选世界500强名单,增长率也达到了26.48%,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增长率为30.35%、9.91%。不过,到了2020年,由于疫情的突然爆发,人们的消费需求受到影响,苏宁易购营业收入出现了负增长,营业收入为2523亿元。

从2020年苏宁易购的年报上来看,其主要问题出在两个方面:一个是,流动性不足,资金链有随时断裂的风险。流动负债高达1246.02亿元,占全部负债比例为92.13%,流动资产仅为1074.84亿元,流动资产已经小于流动负债,所以流动比率远超警戒线了。这意味着,苏宁易购的短期的流动资产不足以偿还到期的流动负债。苏宁易购存在短期债务到期违约的风险。

另一个是,负债率过高,根据苏宁易购2020年报显示,苏宁易购2020年虽然取得了2523亿元的销售收入,但是其负债达到了1352.43亿元,资产仅为2120.75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63.77%,如果再拿掉,无形资产的138.82亿元,这样苏宁电器的资产只有1981.93亿元,资产负债率升为68.24%,离开负债率70%仅一步之遥。

那么,曾经被列入世界500强名单的苏宁易购,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呢?第一,苏宁易购的疯狂逆市扩张。苏宁易购的创始人张近东痴迷于线下的零售店,早在2018年不惜血本,花费了48亿收购了家乐福中国的80%的股份,要知道收购负债累累、奄奄一息的家乐福。结果是家乐福成功套现离场。

于是,苏宁小店应运而生,其在最高峰时在全国拥有的店面超过8000家。而重资产的苏宁小店并没有给母公司带来任何业绩,反而还拖累了传统业务。张近东就不得不把苏宁小店从上市公司苏宁易购中剥离出去。

第二,苏宁易购并没有全力开拓线上业务。按张近东的说法,自己在线上努力多年,苦无建树。这些年,B2C的市场蛋糕被阿里巴巴、京东给瓜分了,苏宁手中只有可怜的5.5%的市场占有率。实际上,苏宁易购表面上看是一家“线上+线下”的平台,但其主战场始终是在线下,既然苏宁易购把主要目标放在线下的家电大卖场或者超市,苏宁易购自然在线上的发展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如果线下发展受阻,线上也绝无成功可能。

第三,张近东这些年来“烧钱”的事情做太多。张近东花费巨资投资中超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同时还将眼光瞄准了欧洲,为了得到西甲2015年-2020赛季版权、英超2019-2022赛季独家版权、德甲2018-2023赛季独家版权,张近东不惜斥巨资2.5亿欧元、50亿元、2.5亿美元。

张近东喜欢国际米兰,就花20亿元远赴意大利买下70%股权。据说,持有国家米兰的几年时间,“苏宁系”烧掉了约50亿元。而大手笔的投资体育事业,只会加快苏宁易购的流动性枯竭,却不会给苏宁易购带来任何投资回报。

从目前情况看,张近东主动辞去董事长的职务也是好事情,因为接盘苏宁易购的江苏新新零售创新基金二期,里面的股东不是电商巨头,就是家电巨头,比如有阿里、小米、美的、海尔等。未来阿里可以为苏宁易购进一步打开电商的销售空间,而美的、海尔、小米等股东,可以把先进的管理经验,以及线下的销售渠道给了苏宁易购。这次苏宁易购在“断臂求生”之后,有可能迎来新的转机。不过,作为苏宁易购的创始人,张近东的时代将要落寞谢幕。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