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倍亿IPO五疑:中小股东利益谁能保证?

卡倍亿IPO五疑:中小股东利益谁能保证?
2020年08月14日 11:21 电鳗快报

《电鳗快报》文/高伟

8月6日,宁波卡倍亿电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卡倍亿,代码300863)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在创业板上市网上举办路演。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贵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五大疑点:

一疑:家族控股,中小股东利益谁能保证?

《电鳗快报》经调查发现,卡倍亿第一大股东是新协投资,直接持股数3360.00万股,持股比例81.12%,这家公司是林光耀、林光成、林强、徐晓巧、林春仙投资的公司;第二大股东为实际控制人为林光耀,直接持股数206.80万股,持股比例4.99%;林光成同样是实际控制人,是林光耀之兄,直接持股数44.20万股,持股比例1.07%;同样是实际控制人的林强,是林光成之子,直接持股数38.00万股,持股比例0.92%;林光成之配偶林春仙,持有股数2.00万股,持股比例0.05%。

证监会质疑:公司的直接股东包括实际控制人亲属林光成,其通过直接和间接持股公司并兼任公司董事。林光成曾任插件总厂厂长,2006年至今任宁波市宁海县双林村党支部书记。证监会要求公司:(1)根据发行监管业务若干问题解答,说明林光成未被认定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原因;(2)说明林光成任村党支部书记身份同时在公司任职,是否符合相关规定;(3)说明其他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存在关联关系的股东目前的简历,是否在公司任职,及未被认定为实际控制人的原因;说明公司其他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存在关联关系的股东的相关股份锁定期是否合理。

市场质疑,本次发行后,公司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比例将会下降,但仍处于控股地位。若实际控制人通过行使表决权或其他方式对公司经营、财务决策、重大人事任免和利润分配等方面施加不利影响,将存在损害公司和中小股东利益的风险。

尤为注意的是,在前十大股东中,第三大股东是“时间”,持股102.00万股,持股比例为2.46%,仅次于董事长持股量,但“时间”是前六大股东中唯一不是高管的。那么,“时间”是谁?与这个家族式什么关系,缘何持股如此靠前?招股书隐瞒了什么?

二疑:下游市场不景气,公司营收利润何以逆转?

招股书数据显示,卡倍亿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分别为7.03亿元、9.92亿元、10.68亿元和3.86亿元,同期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74.04万元、4855.77万元、5951.58万元和2030.39万元。卡倍亿的汽车线缆及绝缘材料销售等业务,在报告期内均占到主营业务收入的97%以上。但值得关注的是,2019年上半年,卡倍亿主营收入及利润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其中占到主营收入88%的常规线缆业务,其收入较2018年度锐减25.31%。由于汽车线缆行业属于制造过程的中间产业,处于下游行业的汽车市场需求将直接影响线缆行业的发展。

我们发现,在客户行业集中度高且呈周期性低迷的情况下,卡倍亿营业收入受单一行业、单一客户影响的风险在加剧。卡倍亿在招股书中“风险因素”第一条即提及到汽车行业周期波动的风险,汽车行业整体低迷,更放大了上下游产业的经营压力,卡倍亿上会前披露的更新版的年报将值得持续关注。

《电鳗快报》注意到,2018年以来,汽车市场遇冷,整车销量下滑,部分零部件企业的压力增大,现金流亦趋紧。而面对更为严格的“国六”对汽车零部件和相关技术提出的更高要求,零部件企业则不得不加大相关投入,寻求产业升级或转型。此前,在整车市场的持续下行中,唯新能源汽车逆市增长,新能源零部件企业及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相关零部件企业因此受到的负面影响相对较小。盈利需求推动着零部件企业进行转型。今年6月以来,受补贴退坡等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销量也出现下滑,但就行业整体而言,新能源电动化仍是未来行业的发展趋势。整车市场方向的改变,客观上也要求着零部件企业一同转型。

无论是传统技术升级,还是转战新能源,都意味着更大的资金投入。当前市场环境下,零部件企业面临着技术和资金的双重压力。业绩走下坡路的卡倍亿准备好如何逆转困局呢?

三疑:募资建设项目合理性存疑?

下游行业的不景气,让卡倍亿的转型迫在眉睫。卡倍亿此次IPO拟募集资金3亿元,用于建设新能源汽车线缆及智能网联汽车线缆产业化项目。另外,拟募集4445万元用于铝线缆建设项目。但卡倍亿本就面临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的情况,此次IPO募资建设的项目是否合理?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卡倍亿汽车线缆的产能利用率分别为88.45%、88.42%、78.15%、53.96%。公司产能利用率呈逐年下降态势,并在2019年上半年近一半的产能都处于闲置。卡倍亿在拟募投铝线缆建设项目的可行性分析中表示,“公司目前以生产汽车铜导线缆为主,铝导线缆目前产能不足,不能满足客户的订单需求。”但卡倍亿并未在招股书中单独披露公司目前铝导线缆的产能利用率,且包含铝导线缆、对绞线缆、屏蔽线缆等特殊线缆,截至报告期末仅占到卡倍亿营业收入的11.17%。

区别于一般汽车的低于60V的低压电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电能传输需要使用大于60V的高压线缆。据卡倍亿在招股书中的描述,公司已获得部分整车厂商多款高压汽车线缆认证,“上述高压汽车线缆业务未来1-2年内将陆续开始量产,成为公司业绩新的增长点。”

《电鳗快报》注意到,在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中,得润电子南洋股份万马股份均已在多年前进军新能源汽车线缆行业,并已形成规模化。尚未开始量产的卡倍亿,能否在退补逐年滑坡的新能源车市场分到一杯羹?

四疑:终止华泰联合证券合作真是原因是什么?

值得关注的是,卡倍亿于2017年1月12日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2017年3月,上任仅十个月的财务负责人郑日春“因个人原因”离职。2018年1月,接任的财务负责人张南红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2018年6月底,华泰联合证券发布公告终止了卡倍亿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目前卡倍亿的保荐机构暨主承销商为东莞证券。

《电鳗快报》查阅当时华泰联合证券的唯一公告,“经友好协商,卡倍亿与华泰联合证券双方一致同意终止辅导协议,并签署了《关于的终止协议》。因此,华泰联合证券终止对卡倍亿的辅导工作。”

终止合作没有说明原因,财务负责人两度离职也显蹊跷。市场质疑,是否华泰联合证券在审计财务指标上时,无法与卡倍亿达成一致呢?本次招股书,未提及华泰联合证券,是否在刻意隐瞒?

五疑:董事长林光耀任职信息共27项,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11家,担任股东5家,担任高管11家。在众多资金往来中,如何砍断利益输送之手?

证监会也质疑:报告期内公司实际控制人林光耀及其关联方林光成等人持股或控制的企业较多。证监会要求公司说明,相关公司的成立时间、注册地、注册资本、实际从事的业务和主要产品,在设备、技术、人员、资产、客户、供应商等方面与公司的关系,是否与公司存在同业竞争情形,报告期内的主要财务情况;是否与公司的客户、供应商存在资金业务往来,是否与公司的客户供应商存在关联关系,是否与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存在资金业务往来,是否存在为公司分担成本费用的情形。

林光耀关系图: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