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汇股份IPO怪相 间接股东“复活” 子公司全亏损 董秘履历存瑕疵

科汇股份IPO怪相 间接股东“复活” 子公司全亏损 董秘履历存瑕疵
2021年03月02日 10:58 电鳗快报

《电鳗快报》文/高伟

去年12月中旬,山东科汇电力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汇股份”)首发获通过。时至今年2月21日,科汇股份IPO仍无新进展,但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间接股东“复活”、子公司全亏损更是不可思议。我们虽就相关质疑向公司发去求证函,但至今仍未收到回复。

科汇股份究竟在隐藏什么?我们不得而知。

间接股东突然“复活”

科汇股份的第一大股东是“山东科汇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依据公开信息,科汇投资的重要股东中除了科汇股份实控人徐丙垠及127名职工之外,还包含“山东张店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淄博工业珐琅厂”和“淄博张店柳泉实业总公司”等。

另据《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体系》显现,“山东张店水泥股份有限公司”早已于2009年11月25日被撤销停业执照;天眼查查询也显示,该公司已于2009年11月25日被吊销。即张店水泥在十余年前就曾经不存在了,但直到如今还依然位列于“山东科汇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十多年前的间接股东,缘何突然“复活”?科汇股份招股书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差错?

此外,科汇投资另一家股东“淄博工业珐琅厂”,早在2018年就曾经被法院列为限制高花费企业。

5家子公司全亏损

截至2020年6月底,科汇股份拥有5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淄博科汇电气传动技术有限公司、武汉科汇方得电子有限公司、济南科汇自动化系统工程有限公司、青岛科汇电气有限公司及KEHUI INTERNATIONAL LIMITED(以下简称“科汇国际”)。

淄博科汇主要配合科汇股份完成部分维修及售后工作,2019年净利润为-9.61万元;武汉科汇主要从事电器仪表设备的研发、销售,2019年净利润为-33.30万元;济南科汇主要从事配电系统自动化相关产品的研发、销售,2019年净利润为-151.83万元;青岛科汇主要从事电力系统测试仪器设备的研发、销售,2019年净利润为-180.48万元;科汇国际主要从事国外市场的推广与销售,2019年净利润为-366.89万元。

以上五家全资子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合计亏损了742.11万元,出现了全线亏损的情况。

有市场人士质疑:科汇股份是否利用母子公司之间的利润转移以避税?

董秘履历存瑕疵

科汇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公司董事会秘书朱亦军曾于1998年12月-2002年12月效力淄博汇海电力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现淄博科汇)生产部经理。但工商资料显示,淄博汇海电力电子设备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8月,远晚于朱亦军先生履职入期。朱亦军的履历是否存在瑕疵?公司信息披露是否过于随意?

另外,张军是科汇股份直接持股股东,占股0.43%,远高于公司多数高管持股数,同时张军常出现在科汇股份多次项目审批表格中。张军是否为科汇股份的员工?为何在招股说明书中未见披露?其若是科汇股份员工,为何会出现在其他公司项目审核表格中?公司是否存在未披露事宜?

针对如此怪相,科汇股份选择了闭口不言。

另据天眼查显示,董事长徐丙垠共有8条任职信息,其中担任法定代表人5家,担任股东1家,担任高管8家。值得注意的是,徐丙垠有31条周边风险,还有117天预警提醒。其中,他担任高管的淄博科汇电气传动技术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他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山东科汇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有司法协助信息,他担任高管的山东网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他担任高管的淄博奥瑞科机电科技有限公司曾因承揽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有市场质疑,董事长同时实际控制十余家公司,如何避免利益输送?

核心部件有被卡脖子风险

据《电鳗快报》调查,科汇股份存在因种种原因导致的潜在的供货不足风险。在目前的国际贸易环境及疫情冲击下,公司核心部件被卡脖子风险不容忽视。

作为科创板上市企业,科汇股份部分原材料零部件采用进口产品,如集成电路、钽电容、继电器、IGBT驱动模块等,原产地来自德国、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瑞士等地区,品牌属地包括美国、荷兰、德国、瑞士等地,均为商业化普及的零部件产品。

其中集成电路用于信息数据采集与处理、IGBT用于开关磁阻电机的驱动,钽电容、继电器等零部件为PCB板焊接组装的构成部分。2017-2020H1,科汇股份进口原材料占比分别为12.78%、13.37%、9.53%、15.84%,占比有所上升,依赖程度自然也相应提升。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