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者 正青春】盛凯:守护候鸟,是我们的责任

【奋斗者 正青春】盛凯:守护候鸟,是我们的责任
2022年05月22日 08:45 中国经济网

  5月14日是“世界候鸟日”,早在几天前,盛凯就开始着手准备这一季“熄灯,让候鸟安全回家”主题宣传活动,通过设置宣讲台、发放鸟类宣传挂图、爱鸟护鸟标识等提醒人们关注光污染对候鸟的影响。

  “光污染对候鸟来说是一个重大威胁,会导致它们在夜间飞行时迷失方向、与建筑物相撞等等,对许多鸟类造成不利影响。”一聊到鸟,盛凯就打开了话匣子。他介绍说,迁徙是鸟类生命周期中最为艰苦和死亡率最高的阶段,过程艰辛万分,既要克服长途飞行的辛劳,也要克服大自然严峻的挑战。湖南地处东亚—澳大利西亚候鸟迁徙路线,候鸟迁飞主要是沿着雪峰山脉和罗霄山脉、武陵山脉行进,洞庭湖更是国际候鸟重要的越冬地、繁殖地和停歇地。

  “动员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参与鸟类保护工作,为候鸟安全护航,是我们共同的责任!”2013年,刚入读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森林保护专业的盛凯观看了学校“绿源”环保协会拍摄的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后,深受触动。“成群候鸟自北翩翩飞来,准备去南方过冬,途经桂东县‘千年鸟道’时误入捕鸟者架设的‘天罗地网’,顿时,哀鸣阵阵,响彻空山。”回忆起纪录片中的场景,盛凯仍心有余悸,“鸟是人类的朋友,是大自然的精灵,不应该遭受这样的伤害,我要用自己所学和所能保护它们!”2014年夏天,盛凯主动申请加入湖南省大学生护鸟营,用行动实践护鸟诺言。

  盛凯与伙伴们多次深入雪峰、罗霄、武陵等山脉和洞庭湖周边等10余市县开展候鸟救助调研,从高山到平地,从林区到乡村,从乡村到校园,他们挨家挨户做宣传、撤鸟网,守护候鸟平安迁徙。

  护鸟旅程,充满危险和艰辛。2016年11月,盛凯从长沙赶往娄底市新化县山区的雪峰山脉鸟道线上拍摄纪录片《候鸟和候鸟守护者》,并开展巡护拆网行动。一个深夜,寒风呼啸,天空飘着小雨,盛凯与新化县森林公安局民警收到消息称“有人用诱鸟器播放鸟声捕鸟”。他们蹲守在湿漉漉的草地里,准备抓捕不法分子。几小时后,大家鞋子湿了,腿脚冻得冰凉,但提前得到风声的捕鸟人却没有出现。盛凯和民警拆除了捕鸟人架设的三面包围大网,解救了一只黑水鸡。“第二天又接到反映,有一个比较大的捕鸟网,我们迅速赶往现场拆除,发现网上有一只还活着的麻雀,顺利把它放生放飞。当大家缓口气时,远处模糊的一个身影拿着火铳,随着一声枪鸣,一只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阿穆尔隼直挺挺地掉落在我们面前。”盛凯说,这件事情让他深感个人力量的单薄和无助,也坚定了他将保护候鸟进行到底的决心。“只有动员大家都参与到爱鸟护鸟的行动中来,才能真正守护候鸟。”盛凯说。

  2017年,盛凯大学毕业后,全职加入湖南省生态保护志愿服务联合会,负责湖南护鸟营等项目的推广和运行。作为一名全职公益人,盛凯推动成立了“省护鸟营—县级护鸟营—村级护鸟队(候鸟守护站)—候鸟守护者”四级联动体系,带领全省56支护鸟营5000多名候鸟守护者5年来累计行动3000余次,拆除鸟网、地笼网等1.3万余张,发放宣传手册70.8万册。

  他组织调研撰写亮化工程对野生动物的影响、《关于〈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意见》等,推动了野生动物保护的法治进程,并组织来自9个省、32所大学的719名大学生加入护鸟营团队,运用行为艺术、城市宣传、摄影展、环境教育等多种形式开展爱鸟护鸟等科普知识宣传213场次,并建立起全国大学生护鸟营人才培育基地。2021年,盛凯联合律师、检察院提起56起公益诉讼案例,涉及野生动物保护、非法捕捞、滥伐林木等领域,收缴赔偿国家野生动物资源和渔业资源损失费共10万多元。他和团队直接从鱼类原良种场购买青、草、鲢、鳙鱼苗,在湘江流域投放合计12444千克,修复渔业资源与生态环境。

  “如今,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加入到候鸟保护队伍中来。”盛凯欣喜地说,近年来,通过立法护鸟、科学护鸟、协同护鸟、巡护值守等综合施策,湖南候鸟数量及种类不断丰富,候鸟栖息地环境不断改善。今年初,湖南省林业局组织开展的洞庭湖水鸟同步调查显示,在东洞庭湖等4个自然保护区调查记录的候鸟数量达29.8万只,创历史新高。(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谢瑶)

(责任编辑:刘江)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