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不会飞,姓李也不行

超人不会飞,姓李也不行
2019年10月08日 21:00 创投内参

作者: 宝库斯基

来源: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2011年一档叫做《穷富翁大作战》的综艺节目播出,嘉宾们是多位来自较富裕家庭、拥有高学历或成功经验的香港人,在节目中体验香港基层人士的日常生活。

参加者将与基层人士同住多日,或尝试露宿街头,并亲身参与低收入或厌恶性工作如倒垃圾等,以体验基层人士生活。

这番话是一位叫田北辰的时装老板在进入贫民窟前说的,名校毕业富二代出身,在这档综艺的嘉宾背景里是标配。

他脱下了西装穿上环卫工人的制服,离开了叱咤风云的写字楼来到了犄角旮旯的垃圾堆。

刚开始他很兴奋,兴致勃勃地给大家介绍他即将入驻的笼屋,外面看着像衣柜,里面只能放下一张床,门一拉上,四面全挨着木板墙,东西也基本都是挂在墙上。

但这已经算是笼屋中的“豪华样板房”了。

开始上岗后,田北辰的清扫速度当然是远远低于正常清洁工的速度,原本两个小时要清扫10个垃圾桶,结果却是半个小时才清扫了两个。两个小时后,他感到腰酸背痛,半天过去已经臭得没路人愿意靠近他。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吃饭,但他只有15元的预算,大部分的饭要20元,随便一吃路边花坛一躺,终于撑过了半天。

田北辰终于下班了,昨晚还有心情跟邻居聊天,今天的他却累到直接休息了。

而那些真正的清洁工,为了养家糊口,还要去做夜班,一天工作近17个小时,只能睡五六个小时。

原本要体验一周的节目,被要求改成只体验两天。

节目里的剧情大抵如此,自命不凡的富豪们满怀信心而来,结果被冰冷的现实打败,饥寒交迫中感慨翻身真难。

明明身处一个自由的社会,却处处受限沦为底层,面对这样的困境,电视机前的家长们的反应大多是把孩子叫过来,翻来覆去就是一个中心思想:“好好读书能当老板,不好好学习只能去扫大街!”

这想法,很多人都相信过。

在香港地界上,节目上那几个人恐怕还不敢自称富豪。

根据相关报告显示, 2018年香港就超越了纽约,成为身价至少3千万美元以上的超级富豪数量最多的城市。

这其中,新鸿基的郭氏家族、恒基兆业的李兆基家族、新世界的郑裕彤家族等几个家族才是金字塔的头部,塔尖站着的是一位年逾九十,戴一副黑框眼镜面容和蔼可亲的老者,李嘉诚。

最近,诚哥不太舒心。

在那档节目播出的2009年左右,他还是大家心中的励志偶像,创业发家轨迹被人们津津乐道。

出身一般逃难到香港,父亲早逝自己打工养活全家,从钟表学徒到塑料花大王,娶了才貌双全的表妹,最后一路至亚洲首富华人骄傲,是“香港梦”的杰出代表。

有人曾经说,当你来到香港,差不多人人都会期冀经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天会变成李嘉诚,这也是香港社会的核心精神所在。

这就叫榜样的力量,你牛逼将来我也可以像你一样牛逼,那么你的牛逼对我来讲就是无害的,你的讲话你的动作我甚至想模仿一下,让自己也变得牛逼起来。

然而到了2013年以后,诚哥的风评每况愈下,企业家变成了“吸血鬼”。

一开始卖了几个内地的大楼,传言他这是要套现跑路了;要卖掉百佳超市并频频在欧洲大手笔收购项目,大家又怀疑他是要抛弃香港了。

最近矛头又对准了他的生意榨干了大家的钱包,让人只能住到“鸽子笼”里,靠政策拿了很多好地块却囤着不开发,坐等地价升值空手套白狼。

还有李光耀的评语到处流传:“毫无疑问,李嘉诚是富可敌国的亚洲超人,但是我们却不能从他的手下看到一个世界级的品牌,他的巨大财富来源于他垄断了房地产和一系列的民生工程,他对经济的发展实际上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这段八年前的话现在被翻了出来,大家恍然大悟如梦初醒,原来大家都被这老小子给骗了,一切问题的锅看来都找到主人了。

消息真真假假让人眼花缭乱,用一句话总结,李超人几十年苦心经营的人设崩了,勤勉谨慎的企业家成了无孔不入的守财奴。

李嘉诚当然有一肚子的委屈,从商业角度来说你很难挑出什么毛病来。

集团主力之一的长江基建虽然这两年在欧洲开疆拓土,看起来像是跑了,但背后也有其原因。

这几年我们腰包鼓了,去银行贷款跟去亲戚家串门一样,修条路建座桥眼都不眨。同时,港资非常看重收益和风险控制,搞个大项目总是犹犹豫豫担心能不能成,这怎么能跟上咱们日新月异的发展?

与其说李嘉诚跑了,不如说是双向选择,生意场上除非枪顶着头,交易不都全凭自愿嘛?

甚至再猖狂点,“我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虽然气不过,但咱们还真不好挑刺。

在李嘉诚的办公室里挂着“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邀千人之欢,不如释一人之怨”等字画,连用的钢笔都要刻上“事者,生于虑,成于务,失于傲”。

他牢牢把握着这些处世原则,谁都不想得罪。

但是一旦经济减速,水池里的水就这么点,池里最大的鲨鱼越努力折腾,其他的小鱼小虾只会越反感:“你这个奋斗逼,池里的水全让你给占了不算,还往外边洒。”

谁都不得罪,也变成把两边都得罪了。

这不是香港一个地方的问题。

在去年上映的德国纪录片《财富如何变成权力》里边,展现了三个人的生活。

每天工作20个小时、白手起家的顶级富豪坦言:“钱不可能被‘花’掉,只会越来越多。”

世袭贵族在德国中部拥有一片300公顷的森林,他认为:“巨大的社会不平等现象是社会所需要的。”

中产阶层认为:“阶层坠落比上升容易得多,而今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是稳定的。每一步稍有不慎都可能被中产阶层开除出去。”

有时候我们佩服李嘉诚好厉害,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总是做对的选择,可实际上到了他的位置,拥有他的资源和视野,做这些选择的难度就相当于在你面前同时站着范冰冰和凤姐,选哪个你还用得着思考吗?

钱越多,越焦虑。那些金额数字曾经是你的奖状,突然有一天大家把你当坏人了,资产也变成了算账的清单。

很多事像极了爱情。

大家一边骂李超人赚走了太多钱,一边又害怕他远走高飞不理咱们了。

也就是从2013年的货柜码头工潮事件后,李超人讲法治可贵批民粹泛滥的次数多了起来,去欧洲加拿大投资的力度也越来越大。

自由主义转衰,保守主义抬头,商人可以我行我素那套理论也即将过时。

事情本可以搞得不这么僵,李超人老了,两个儿子也可以学学综艺节目里的嘉宾,对普通人多点理解多点同情,来感受感受什么叫“在强弱悬殊的情况下,只有弱者越弱,越来越惨”,什么叫“来来去去都在死胡同!”

要是能让点利出来那就更好了,别光自己“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也让老百姓有希望找个平地,住上高楼,房间最好还能宽敞点。

盖寺庙建大学可以留个名,但普罗大众得到的实惠不多。当然了,法治社会全凭自愿。

至于超人到底跑没跑,往哪跑了,这不好说。留下来吧,都是乡里乡亲的比较熟悉,但是李超人资产可以传下去,可人脉眼界没法传,两个儿子更是全盘西化,想留也不容易。走远点吧,说是有法制有规则,可毕竟人种不同根基不在那儿。

借用一句话:“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