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利维亚向外国矿业投资者敞开了大门

玻利维亚向外国矿业投资者敞开了大门
2019年02月21日 09:14 中国商业电讯

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玻利维亚的国营矿业公司-玻利维亚矿业公司(Comibol)和总部位于温哥华的勘探公司 - 新太平洋金属有限公司(New Pacic Metals)之间的首笔交易(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 NUAG;USOTC: NUPMF)预计将为玻利维亚矿业的外资投资开启一个新的机遇期。

根据今年1月签署的协议,新太平洋金属公司将在其银砂银矿项目(Silver Sands Silver project)获得一份为期45年的合同,在玻利维亚矿产丰富的波托西省57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进行勘探和矿产生产。作为交换,该公司承诺在第一个5年期内至少投入600万美元的费用用于矿产勘查,并对该地区生产的所有矿产支付4%的特许权使用费。该协议是在玻利维亚新的矿业立法下,玻利维亚矿业公司与私营公司之间签署的第一份协议。

“这是一项基准性的成就,表明了玻利维亚对外国投资保持开放的态度。” 新太平洋金属公司总裁戈登尼尔(Gordon Neal)在宣布交易时表示。

银砂项目的前期工作迹象表明项目是很有潜力的。在最近的一次钻探活动中,98个钻孔中有94个孔拦截到了近地表的银矿化,包括77米品位达到每吨383克的矿段。

费雷雷(Ferrere)法律公司的帕布罗·奥多·埃兹(Pablo Ordoǹez)表示,“现在希望的是,类似的交易将会接踵而至”。他表示自该交易宣布以来,国际矿业公司对位于玻利维亚项目的兴趣有所升温。这笔交易是玻利维亚政府政策转变的证据。直到最近,玻利维亚政府还是以将自然资源国有化而非吸引外国投资者而著称。

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于2005年首次当选,人们经常把他和该地区其他21世纪的左翼领导人相提并论,比如阿根廷的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巴西的卢拉·达席尔瓦和委内瑞拉的乌戈·查韦斯。

尽管以上这些政权最终以严重的腐败案件,金融混乱和经济灾难而终结。但玻利维亚在莫拉莱斯执政下,由于经济上的精干管理和对邻国阿根廷和巴西天然气出口的蓬勃发展,保持了前所未有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增长已经长达10余年。在2006年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国有化之后,莫拉莱斯的左翼政府将国外收入用于基础设施项目和福利支出,从那时起推动了玻利维亚的经济增长。预计今年经济增速达到4.5%,是该地区最强劲的经济体之一。

然而,莫拉莱斯的甜蜜时光可能即将结束。自2011年以来,油价的下跌以及阿根廷和巴西国内天然气产量的上升,是导致资金来源的切断主要原因。玻利维亚天然气出口额从2014年的55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26亿美元,政府财政收入受到严重影响。

面对这一经济现实,政府迫切希望找到替代资金来源,而矿业被视为最佳选择。

玻利维亚的地质潜力巨大,蕴藏着金、银、铁、锌、锡、铅、锂等矿产资源。正是来自波托西(Potosi)矿山的白银,推动了近代早期欧洲经济的发展,其在西班牙语中仍然是无法估量的财富的代名词。屹立于城市之上的塞罗里科银矿(Cerro Rico)至今仍在使用近乎中世纪的采矿技术进行开采。

但几十年的政治不稳定意味着玻利维亚很少有区域进行过现代的矿产勘查。该国唯一的大型矿山圣克里斯托瓦尔矿(San Cristobal),锌矿产量居世界第四,由日本的住友集团(Sumitomo)运营。负责领导寻找外国投资者的是玻利维亚矿业和冶金部部长塞萨尔纳瓦罗(Cesar Navarro),其自2014年起担任该职位,在此期间,他参加了最近三届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勘探开发者协会年会。

然而,鉴于政府过去表现的历史,说服矿业公司返回玻利维亚将是困难的。莫拉莱斯就职后不久,就派遣军队占领了当时属于嘉能可(伦敦证券交易所代码: GLEN)的文托(Vinto)锡冶炼厂,并于2012年将科尔基里(Colquiri)锡矿收归国有。

他还拒绝了跨国公司提出的关于共同开发乌尤尼盐湖(Salar de Uyuni)潜力巨大的锂资源的提议,转而成立了一家国有公司YLB来开展这个项目。

2014年通过的新矿业法用生产合同取代了原有的矿业权,降低了法律的确定性。

难怪在弗雷泽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 最新的矿业高管调查中,玻利维亚在112个司法管辖区中仅排名第102位,位于委内瑞拉之后。

另一个不确定因素是今年10月的大选,预计总统将寻求第四个任期——尽管2016年的公民投票支持对总统任期进行限制。

该国的金融困境和公众对其政权的厌倦意味着这可能是这位前古柯农民面临的最艰难的选举挑战。最近的一些民意调查显示,前总统卡洛斯梅扎明显领先于现任总统。

莫雷诺表示,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候选人清楚地阐述出他们对矿业的政策,但是考虑到国家所面临的经济挑战,加大吸引外国投资的趋势可能会继续下去。但围绕这一结果的不确定性可能使得大多数投资者会推迟在今年签署新的协议。

这种推迟的潜在受益者可能是中国。中国政府已成为莫拉莱斯政府的主要支持者,是玻利维亚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的主要贷款方和投资者。在过去的5年里,中国公司已经获得了价值27亿美元的道路建设合同。这个联盟现在正在向自然资源领域扩展。

不仅中石油(CNPC)和中石化(Sinopec)在玻利维亚的洼地开展天然气的勘探业务,并且中钢集团(Sinosteel)去年开始建设一家炼钢厂,将加工位于玻利维亚与巴西边境附近埃尔穆顿(El Mutun)矿床的400亿吨铁矿石。

今年1月,玻利维亚国有锂业公司YLB与一家中国财团签署了一项初步合作协议,将成立一家合资企业,投资约23亿美元,从科伊帕萨(Coipasa)和帕斯托斯格兰德(Pastos Grandes)盐湖中提取和加工锂及其他矿物。

中国还与最新的银砂银矿的交易有着间接的联系:总部位于温哥华的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SVM;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SVM)是中国最主要的银生产商,也是新太平洋金属的最大股东,持有28%的股份,相比于罗斯•比蒂(Ross Beaty)的泛美银公司((多伦多证券交易所代码:PAAS;纳斯达克股票代码:PAAS)持有16.4%的股份。希尔威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冯锐同时也是新太平洋金属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董事。

公司股价数据及股价图

收市價:2月15日 3:05PM EST

数据资料转自雅虎财经网页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