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推出大力教育, 三年不考虑盈利,一款智能灯何以闯市场

字节跳动推出大力教育, 三年不考虑盈利,一款智能灯何以闯市场
2020年11月22日 14:08 商学院杂志

文:赵正

图:尤越

进入教育行业已近四年的字节跳动终于“粉墨登场”。

2020年10月底,字节跳动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大教育 新科技”的发布会,隆重推出了全新的教育品牌——大力教育。活动现场,大力教育只推出了一款“大力智能作业灯”。而这款号称具有实时查词、跟读、讲解功能的全新产品在演示时竟然发生卡顿现象演示上,现场一度尴尬。

事实上,字节跳动进入教育行业已近四年,这期间也推出了众多教育产品,比如少儿英语、直播大班课,也推出了“学浪计划”,投入百亿流量扶持平台教育创作者。而这次推出大力教育,又是一个全方位发展的教育平台,在如今竞争白热化的教育培训行业,拥有流量优势的字节跳动如何能孵化出一个强势的教育品牌?

大力教育发力点在哪里?

尽管在过去三年多时间里,字节跳动也推出过众多的教育产品和教育品牌,但是大力教育却是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启用的全新教育品牌。作为字节跳动旗下首个公开发布的业务独立品牌,大力教育宣称将承接字节跳动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由原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出任大力教育的CEO。

“拥有独立品牌的大力教育未来将专注于‘大教育’领域,深耕教育服务的所有场景,赋能教育生态中所有参与者,并始终关注人的成长。”字节跳动公关负责人回复《商学院》记者说。

显然,入行教育领域四年后隆重推出的大力教育被字节跳动赋予了很多使命,承载了字节跳动对教育的很多期望,从其公关回复中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覆盖全业务线的教育品牌。然而,在这次发布会上推出的唯一一款产品就是“大力智能作业灯”,一款教育硬件产品。

在字节跳动对于这款“大力智能作业灯”的官方的描述中,称这是一盏高标准的护眼灯。智能辅导是这盏灯的另一大亮点。大力智能作业灯配备了AI摄像头,借助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推出智能指尖查词、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等诸多功能,来帮助孩子解决作业难题。

但是就是这样一款定位小学家庭的产品,其实际的应用场景非常有限,而且技术并不稳定,在发布会现场演示的时候甚至出现卡顿,这让外界对大力教育未来的发展充满了疑问。毕竟,一个号称做大教育的品牌,在这样的活动中仅仅推出一款“大力灯”是说不过去的。

在发布会现场,大力教育的CEO陈林并没有过多地介绍这款“大力灯”,而是分享了字节跳动这四年布局教育的过程。事实上,2016年字节跳动内部就已经开始关注教育了,比如“怎么用千人千面的技术提高学习效率”“未来的学校会是什么样”。2018年字节跳动开始在教育领域做了一些尝试,孵化和收购了一些教育产品,2019年开始全力投入,目前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品牌矩阵,教育业务的团队也多达上万人。

可以看出,财大气粗、不缺流量的字节跳动是要在教育领域全力投入,从学前启蒙到K12,从信息化到成人教育,每个细分赛道上都有字节跳动孵化和收购的教育产品,但是字节跳动能否在竞争白热化的教育市场上杀出一条血路?

流量思维能做长线教育?

教育广告很早就开始在今日头条、抖音上呈现爆发式的增长,2016—2017年今日头条的教育类广告一年增长260%,成为头条系平台在电商、游戏之外又一个强劲的收入增长点,之后随着抖音的崛起,走向流量之巅的字节跳动的各大平台成为教育企业营销的主阵地。

看到热点和流量红利的字节跳动当然不愿意错过教育行业这个风口,不但要赚所有教育培训企业的营销广告费,还要真正进入教育行业深耕。2017年今日头条举办“教育行业未来峰会”,高举“教育+科技”的大旗,高调跨界进军教育行业。海量的流量资源,进军教育行业自然不缺眼球和关注,打造“教育+科技”的超级平台,逐步成为字节跳动的核心战略之一。

据了解,字节跳动内部20多条教育线并行推进,几乎覆盖了教育培训行业各个细分赛道,张一鸣似乎在下一盘大棋,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头条系的“教育王国”。根据字节跳动公关回复介绍,目前旗下的教育产品包括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AI学、教育硬件等。而大力教育则是横跨Pre-k、K12、成人教育,涵盖多学科、多课程,软硬件都有探索。

GOGOKID是字节跳动最早的一个产品,主要是一对一的北美外教服务;清北网校和开言英语是字节跳动收购的两个产品,清北网校主要面对中小学生,开言英语主要针对成人英语。在进校业务方面还有极课大数据和AI学,启蒙教育还有瓜瓜龙。

在教育行业资深人士李宇轩看来,短短三四年时间,通过自我孵化和收购,一下子就推出了如此多的教育产品和品牌,看上去覆盖了教育培训行业各个细分市场,形成一个看似完整的品牌矩阵,字节跳动显然是要走规模化来进军教育培训行业。但是如何把每一个品牌都能做成细分市场上的头部公司,显然这个目标还甚为遥远。

“准确地说,字节跳动去年才正式成立教育部门,早先主要是初步关注和试水,包括2018年陆续投资了一些教育公司。因为整体业务刚起步,发展的时间比较短,目前来看是符合预期的。但是优秀人才密度方面是不够的。”字节跳动方面对目前的发展状况表示基本满意。

用脚投票”做“大教育”还是“垂直教育”?

在这次发布会上,大力教育的CEO陈林一再强调字节跳动进军教育,三年不考虑盈利,甚至穿上印有“ZERO”的黑色文化衫,表达了一切从零开始的决心。显然,教育培训行业竞争白热化,字节跳动的教育布局并不顺利,2019年就被传出GOGOKID和AiKID多款产品相继出现状况,团队被裁员,甚至一度停止运营。

对于外界一度认为字节跳动会放弃GOGOKID这个业务,陈林在这次大会上做出了澄清,表示大力教育的价值观是做长线思考,因此,对于一对一教育可以继续优化,最近以来GOGOKID的满意度正在提高,续费率也达到了行业一流水平。

2020年3月,瓜瓜龙英语正式上线,随后几个月又推出瓜瓜龙语文、瓜瓜龙思维,9月又收购了数理思维产品“你拍一”。此外,还有收购的两个品牌清北网校和开言英语,清北网校由清华北大一线名师提供在线辅导服务;开言英语主要面对成人英语教育,通过情景对话,提升英语应用水平。

在外界看来,字节跳动做的项目很多,同时运作这么多产品,字节跳动在教育行业到底是做什么的。陈林给出的答案是“大教育”,但是这个所谓的“大教育”并不是什么都做,而是要去关注整个教育系统,优化整个生态,赋能服务教育生态中的所有参与者,关注每一个人的成长。

显然,陈林在现场的演讲传达的是希望通过“大教育”战略赋能整个教育行业,具体如何赋能陈林强调还在探索当中;至于提出的大教育系统工程和关注人的成长等观点则显得空洞和务虚。毕竟如果字节跳动旗下的这些教育产品在各自的赛道上都不能做到头部企业的位置,又有什么资格提出做生态、做赋能这种行业领袖都不一定敢做的事情呢?

“科技+教育”虽然是未来的方向,但是核心依然是教育,互联网技术、大数据技术、人工智能技术都只能是辅助,如果教育企业不注重教育研发,不注重核心人才的培养,不做出真正有颠覆性的教育产品,只在外围打转,打酱油,就不可能成为主流的教育培训企业。

“教育培训不是游戏也不是电商,规模化的教育运营,难度远远超过游戏和电商,教育培训行业是一个长线行业,核心是人而不是资本,仅仅依靠砸钱和砸流量,未必能打造出一个成功的教育产品和品牌,更何况是规模化运营的教育产品,想短期就能做出立竿见影的业绩是不现实的。”李宇轩表示。

对大力教育的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