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人”李雪琴:火得突然,“出圈”更快

“红人”李雪琴:火得突然,“出圈”更快
2021年01月04日 14:42 商学院杂志

文:刘青青 陈茜

李雪琴红出圈了。谢哥知道这天会来,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在冬日温暖的午后,北京国贸附近的一个咖啡馆里,李雪琴的创业合伙人谢哥向《商学院》记者聊起他与李雪琴初识的故事。

那是2018 年 9 月的一个晚上,谢哥喝了点酒,脑子不甚清明。醉意之中,他在一个女孩的直播间打赏了 1000 元。她就是今天的李雪琴。

他觉得这个女孩很有意思,李雪琴也觉得很吃惊,竟然有位大哥给刷了这么多钱。随后二人结识,谢哥得到一个宝藏搭档,李雪琴拥有了一个“半夜三点打电话”的老板。

“半夜三点打电话”的梗来自《脱口秀大会》,李雪琴在节目上吐槽老板谢哥:“凌晨三点没有回消息以为我死了,想要报警。”实际上,谢哥是李雪琴合伙人而不是老板,只是谢哥往往成为那个决策者,硬生生活成了一副“无情”的老板模样。

结识2年多,正式合伙创业短短1年多,谢哥与李雪琴的喜剧事业发展,可以用飞速来形容。其中点滴,忧伤与欢喜,都在李雪琴又丧又搞笑的视频中,变成观众的大笑一场。

一对有趣的“谢谢李”cp

“我把老板150万的奔驰烫了个洞,老板没有良心,但他却没说让我赔,那他是不是喜欢我?”近日,李雪琴以“老板暗恋我”为主题的脱口秀节目爆红,甚至将老板谢哥也送上热搜。

截至2020年12月20日,“李雪琴老板”的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1.2亿,讨论次数1.3万,不少粉丝甚至嗑起了“谢谢李”CP。

相识于直播间后,2018年10月,两人第一次见面,一见如故。

而在那时候,抖音还没有那么火,李雪琴也默默无闻,只在自己的视频中给各个明星打招呼,抖音粉丝不过8万。彼时,谢哥作为抖音早期内容创作者,粉丝数已经达到20多万——这已经是比较难得的数据。

值得一提的是,李雪琴像一个揣着梦想的孩子,长期在视频输出的路上蹦跶,而谢哥却并不是算是一个“单纯”的内容创作者。

据了解,谢哥本名谢田飞,从2013年就开始在电子竞技领域创业,投了几百万却以失败告终。在经历社会的“毒打”之后,谢哥仍然念叨着创业,只是准备“曲线救国”,先把自己打出来再去寻求资源,将做内容也作为创业的一个途径。

谢哥选择了做互联网内容。2016年,《谢同学趣说英国史》开始在喜马拉雅音频栏目上连载,此后《谢同学趣说美国史》《谢同学趣说欧洲史》等也相继出炉。

这满是政治博弈、欧洲文化、种族及宗教介绍的“历史连续剧”竟然成功了,目前,《谢同学趣说英国史》播放量已经超过千万。直到现在还有人在网上发帖追问,为什么《谢同学趣说英国史》不更新了?

因为谢哥又跑去创业了。

回头来看,选择互联网内容是非常成功的选择,而再次创业也是。

2019年1月,李雪琴喊话吴亦凡得到回复,李雪琴爆火;3月,李雪琴来到北京,与谢哥、凡姐和另外一个朋友成为合租室友;4月,李雪琴得到第一笔天使轮融资,邀请谢哥成为合伙人,但被拒绝;同年10月,在“三顾茅庐”之后,谢哥同意成为合伙人,正式入伙……

李雪琴火得突然,创业也飞速成型,而第二次“出圈”来得更快。2020年3月,笑果文化第二次邀请李雪琴参加《脱口秀大会》,在疫情压力和谢哥的劝说下,李雪琴走上了脱口秀舞台,再次迎来“破圈”。

李雪琴的爆红路径一目了然,从2019年初喊话吴亦凡红遍各大网络平台,到2020年参加《脱口秀大会》第二次破圈,李雪琴的成功堪称顺风顺水。而在她背后的谢哥,不仅因为当初结识打赏失去了1000元,而且还停止了自己的音频节目创作。

“目前《英国史》都更了四分之三了,还有15集没有更完,对于粉丝们有些愧疚,同时也对自己感到抱歉,因为我没有把这件事完成。但是目前公司的发展不允许,当面临必须把精力投入到最重要的事情上时,我自己的那点事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对此,谢哥有点遗憾又有点释然。

不过,谢哥的粉丝并没有“放过”他,而是持续催更。随着李雪琴的爆火,再有人问“谢哥(谢同学)什么时候更新”的时候,总会有人回答“这得问李雪琴”。如今,回答又变成了“这得问老板娘李雪琴了”。

李雪琴的创业CP 谢哥

我们没思考过“东北文艺复兴”

李雪琴和谢哥都是东北辽宁人,一个铁岭的,一个沈阳的。两位“老铁”一见如故、并肩作战,却同时对当前的“网络东北形象”感到无奈。

近年来,带着浓浓东北味儿的作品涌现,几乎“占领”视频“高地”。“没毛病”“老铁双击666”“你瞅啥”等等热词在各大平台流行,但是有些“东北内容”冲破网络限制,出现在其它地区人们的日常生活中。

“东北不是只有铁锅炖自己,一些低俗视频也不能代表东北人就是这样的。”谢哥对《商学院》记者表示,“这怎么会变成东北形象呢?”

对于近年来关于“东北文艺复兴”的概念,李雪琴和谢哥都没有深入思考过,但是这两个东北文艺“新生代”确实能够反驳东北人被加深的低俗、“社会摇”的印象——一个是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纽约大学研究生;一个长年在海外生活,熟悉英、法、德、意等欧洲国家历史。

如果这还不够的话,如今李雪琴已经成立公司,走向喜剧创作,而谢哥不仅讲得一口好历史故事,其本人还是个高富帅,并持续创业。

与此同时,这两个担忧东北文化形象的东北青年,还将捍卫东北形象的宏愿融进了企业方向。据了解,谢哥负责整个公司的运营以及商务部分,在2019年末提出把公司搬到沈阳,“当时我们探讨在沈阳可能有机会成为一个头部的互联网内容公司,去代表新东北的一种文化,而不是提到东北就是‘精神小伙’、‘社会摇’。”

谢哥表示,目前希望去做一些幽默、接地气的喜剧,让大家了解东北和东北年轻人并不是目前很多视频展现出来的样子。这也衍生出做李雪琴风格的新喜剧。

体现在未来发展上,谢哥认为,作为一家互联网内容公司,沉淀出来的东西有两方面,一方面是资本的沉淀,另一方面就是精神层面的沉淀。“我们希望精神层面沉淀下来的就是东北文化的沉淀,这种精神文化,资本可能不会认可,所以要创造能承载精神的产品。李雪琴公司未来可能会呈现出一个‘非常东北’的产品,而这个产品是可以一直走下去的,甚至是可以支撑上市。”

不过,沉淀出这样一个产品将是公司第三轮、第四轮融资之后的事情了。目前阶段要聚焦的还是厂牌的孵化,不断地输出李雪琴的内容和风格,打造“李雪琴”这个IP。

温吞女孩和果敢老板的“互相拉扯”

“谢谢李”东北CP有着共同的愿景和很多相似之处,但也存在着很大的性格差异。

谢哥连续创业果敢坚定,李雪琴性格温吞犹犹豫豫。前者包揽公司运营和商务,与合作方互相试探、商场上“短兵相接”时,后者才能全身心投入内容创作。

以致于在工作生活中,常常是谢哥冲在前面,李雪琴得拉着他:“哥,你跑慢点!跑得太快,容易卡倒!”而李雪琴踯躅犹豫时,谢哥会帮忙推一把,就像在2019年、2020年两次劝说李雪琴上《脱口秀大会》那样。

不过,在创业过程中,两人仍然是以飞奔的速度上升。尤其是,双方都十分信任对方,当谢哥成为决策者时,公司整体节奏就有了创业者的果决。

2020年5月,“喊话吴亦凡”的热度完全褪去,有家公司想签下李雪琴核心团队,开价是每月30万元,连合同都已经摆在面前,只差自己签字盖章。最后谢哥给否了,李雪琴表示同意:“我们必须得要强。”

堪称经典的是,这起令人心动的签约只谈了不到一个星期就以“拒绝”告终。整个过程干脆利落、潇洒爽快。

当然还有更利落的。2020年6月,李雪琴接到一个大型综艺节目的邀请,两人一起到了上海见导演组及各工作室的人。这是李雪琴团队此前谈了很长时间的项目,碰头后却意见不合。聊了5分钟,没聊妥,5分钟之后李雪琴起身就走。接下来,李雪琴去了《脱口秀大会》,爆火。

但如果把李雪琴和谢哥分开,李雪琴就更容易被发现她的柔软。

“雪琴其实是个讨好型人格,她想顾全所有人。”谢哥提到了李雪琴接受采访时的一段话,那是北野武的:“明明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但我还会觉得某个方向气味不对,然后朝那里扫一眼,就会看见一个没有发笑的观众。无论如何要让那个人笑起来,于是我就使出浑身解数,似乎只在为那一个人表演。”

在谢哥眼里,李雪琴是个理想主义者,天真地希望员工都能挣到钱、客户都高兴、平台都喜欢她、网友也都能尊重她,大家一起把事情做好,大家不要不开心。

从互联网内容的创作过程中,谢哥总是要思考内容的出口,考虑最后沉淀的、留下的是什么,并且已经设想几轮融资之后的产品了。

“如果是雪琴,一定会说‘只要剩下一个情怀也OK了,我把全国网友对东北的理解颠覆了就算成功,我这辈子就OK了。’但是我作为一个公司管理者,肯定要兼顾更多,不光是考虑情怀,搞情怀的人也是要恰饭的吧?”谢哥表示。

打造“李雪琴”厂牌

2020年,谢哥36岁了,李雪琴才25。提到李雪琴,谢哥满口的“雪琴这孩子”,仿佛一个骄傲的老父亲,或者是操心的大哥哥。

不过,随着李雪琴的蹿红,两人都变得更加忙碌。2020年10月左右,谢哥甚至给李雪琴又找了个经纪人,自己好将更多精力放在公司的整个发展执行上。

现在,“半夜三点打电话”的谢哥正忙着第二轮融资,从10月份开始之后,基本上1个月和搭档李雪琴可能就见两三回。尽管公司目前资金并没有压力,连第一轮融资的“老本”一分钱都没有动过。

据了解,目前第二轮融资的进展已经完成大概80%,融资完成之后,李雪琴的主要公司主体北京十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十斤文化”)可能就要迎来股权变更。

企查查数据显示,十斤文化还全资控股沈阳嗨趣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沈阳大鹏展翅文华传媒有限公司、沈阳大显神通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沈阳大海无量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此外,目前李雪琴持有的十斤文化90%股份当中,实际上也有不少是给其他合伙人代持的。

谢哥告诉《商学院》记者,目前重点还是继续输送李雪琴的思想和风格,而且会继续坚守视频阵地,因为李雪琴是从短视频和微博的中长视频起家的,这部分才是核心业务。扩大影响力方面,除了李雪琴继续输出内容,也会培育其他垂直类艺人。

而更重要的是打造李雪琴喜剧模式的厂牌。在接下来的短综艺和短剧这部分李雪琴团队期望形成一个新的喜剧风格——就是李雪琴喜剧风格。它可以代表新东北的一种喜剧演绎形式,要理解的话,可以对标成脱口秀、相声、小品、舞台剧、二人转等。

“就好像赵本山老师的作品代表了东北二人转和东北小品的传统喜剧形式,而李雪琴风格的互联网短剧或短综艺就是我们想发展和塑造的新喜剧形式。”值得一提的是,赵本山和李雪琴都是辽宁铁岭开原人,而李雪琴的厂牌下,也会更偏向去签一些东北人。

至于李雪琴作为嘉宾在直播间表现的“带货天赋”,谢哥表示,李雪琴一直在做内容创作,从小到大的经历中就没有过销售属性,是不会去直播带货当主播的。而且李雪琴最主要的东西就是她的思想、她的幽默,那么,直播带货至少目前是不适合李雪琴的整体发展定位的。

而李雪琴出现在直播间,只是整个公司旗下一个小小业务线,或者说是“李雪琴体系”下沉淀出来的可能有价值的产品,不过这些产品的一种销售渠道可能是直播带货。

显然,曾经同样是内容创作者的谢哥,并不担心李雪琴的持续创作能力,只是对于李雪琴本人,则予以更多的期盼和关怀,一边守护这个柔然、温吞的女孩,一边构建“李雪琴体系”的形成。

而市场遐想的,更多的是李雪琴能够走到哪一步?以及千万短视频创作者当中,还能走出多少个李雪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