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米音乐“曲终人散”: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虾米音乐“曲终人散”: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2021年01月08日 16:18 商学院杂志

文:陈茜

图:尤越

传闻成真!2021年1月5日,虾米音乐官宣,将于2月5日0时正式停止服务。

届时,包括歌曲试听、下载、评论等,所有音乐消费场景停止,仅保留账号资产处理、网页端音乐人提现服务。

到3月5日,除了网页端音螺平台音乐人(原“数字音乐新场景”业务)授权服务维持运营外,其他运营都将停止,服务器也将关闭。

目前,虾米音乐已停止注册、充值、专辑购买等服务,但用户可以将虾米里的歌单导出,会员可以申请退款,音乐人还可以提现。

“悲情”离场,“曲终人散”

早在2020年11月底,关停传闻出现时,就有不少乐迷为虾米可能到来的“落幕”而惋惜。(见《商学院》此前的报道文章《虾米音乐陷关停传闻,音乐赛道上“边缘化”久已》)

在虾米音乐APP上,虾米音乐团队还精心制作了一个线上告别界面,感谢粉丝12年来的陪伴。有团队成员留言,“其实不想走,其实我想留。”“虾米没有结束,只是以另一种方式留在了大家的记忆里。”温情满满。也有团队成员留言,“一路走来,虾米犯过很多错误,以后还会犯更多错误,所以虾米需要你。”

有消息人士表示,随着虾米音乐的业务关停,有一部分人员去了新成立的“音螺”平台,一部分则内部转岗去了其他岗位。

音乐本身就浓缩着创作者和倾听者的情绪,一个音乐产品的离场必然会带着诸多伤感。不过,也有粉丝感觉无所谓,因为只是换个播放器而已。

创立于2008年的虾米音乐一直以其专业、清新的风格成为粉丝心中备受信赖、“小而美”的音乐平台。

随着2013年被阿里收购,虾米音乐经历过短暂的高光时刻。2014年,虾米音乐曾集结李荣浩、逃跑计划、莫西子诗、好妹妹乐队等音乐人和乐队,发布首张互联网专辑《寻光集》,并开启了扶持原创独立音乐人的“寻光计划”,让程璧、金玟岐等音乐人从小众走入大众视野。

不过,随着阿里星球溃败和文娱人事频繁变动,虾米音乐在版权大战中逐渐被边缘化。虾米音乐不但与用户越走越远,也无法实现阿里的商业化诉求。在阿里文娱连年亏损的局面下,2019年6月,原来隶属于阿里大文娱的阿里音乐被划归到阿里创新事业群。

2019年9月,阿里作为领投方参与了网易云音乐7亿美元融资,关于虾米音乐被合并的传闻就出现。

如今靴子落地,虾米音乐确定关停。那么,如虾米音乐在公告中所称的,保留的面向音乐人的“音螺”服务会有未来吗?虾米音乐的团队未来将何去何从?

阿里创新事业部品牌公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表示,虾米音乐播放器业务停止服务后,将在更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上进行探索,依托全新的“音螺”平台持续创新,服务音乐人及业内合作伙伴,让音乐内容赋能更多场景。“音螺”是进行音乐内容管理、分发的专业平台,致力于帮助音乐人和厂牌拓展更多音乐使用渠道。

转型“音螺”,未来不明

帮助音乐人进行音乐版权商业化本就是之前虾米音乐的业务之一,这次关停了面向C端的播放器业务,要以“音螺”平台专门做这项业务,只是权宜之计的说辞,还是未来重要的战略转型?

中娱智库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高东旭在接受《商学院》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可能更多是一种说辞而已。

在他看来,虾米音乐全力转型做音乐商业场景服务,未来不明朗。虽然商业逻辑成立,但客观上面临的难题很多,包括“音螺”平台汇集的音乐CP(Content Provide “内容提供”)机构以及音乐人、版权数量、其他音乐平台的介入、互联网派系及平台自身竞争、产品自身的问题等。

正如音乐分析人士Wenya向《商学院》记者分析的,音乐商业服务最重要的还是版权,“音螺”在这方面并没有优势。

目前,音乐版权的商业化还处于探索阶段。Wenya表示,就如商场这类商业场所的场景音乐,基本采用的是播放器。

高东旭认为,对于音乐人及音乐唱片公司等CP公司来说,“音螺”的出现,只是多了一个分发平台,很多优质的音乐人和内容机构已经独家签约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或网易云音乐平台。音乐商业服务是一个综合系统和服务体系,在这个领域,TME和网易云音乐,甚至抖音,竞争优势更加明显。

不可否认,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拥有的巨大社交流量,已经改变了音乐传播方式。在海外,TikTok在音乐宣发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

TikTok发布的首份音乐报告《Year on TikTok: Music 2020》显示,2020年TikTok上有176首歌曲的视频观看量达到10亿次,有10首歌曲获得了超过500亿次视频观看,其中有5首登上过Billboard HOT 100热门单曲榜榜首。

面对在线音乐平台已经形成的TME和网易云音乐两强争霸,Wenya认为,虾米本来就不属于头部平台,关停对这一格局影响并不大。

不过,高东旭认为,两强局面会在未来一到两年被打破,其他互联网平台以及未浮出的音乐平台会向这两家平台发起挑战。

对于腾讯音乐和网易云来说,一方面要积极探索商业化,提高付费率,一方面还要应对充满威胁的竞争环境,加深自己的“护城河”。

2020年7月,QQ音乐在视频、音频、专属推荐等方面进行了全面升级,并且推出了兴趣交流社区“扑通社区”,增强社交属性。同年8月,网易云音乐和抖音宣布,以“音乐+短视频”形式,围绕音乐人扶持、音乐宣发、音乐版权、音乐IP等方面展开合作。

可见,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的竞争已经让在线音乐平台的服务变得越来越同质化,而两家也都在主动拥抱短视频,更好服务平台上的音乐人和音乐机构。

这时,没有了面向消费端的虾米音乐,阿里音乐要发力“音螺”平台,能开拓出一方阵地吗?

“音螺”平台,谋划已久?

其实,关于“音螺”的功能,阿里音乐之前可能就已经有规划,并非新成立的平台。

天眼查显示,在2018年1月,杭州阿里巴巴音乐科技有限公司就在多个分类中注册了“音螺”商标。当时,有业内传闻,阿里巴巴将可能推出类似抖音、快手的短视频产品,该产品或将命名为“音螺”。

不过,2018年5月,有传闻称,淘宝要打造一款名为 “独客”的短视频平台。不过,至今这一短视频平台也未面世,所以,最初“音螺”商标注册的用途成谜。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12月,阿里音乐又重新申请了新的“音螺CONCH MUSIC”商标。当时虾米音乐已经有传闻要关停。

关于“音螺”平台的业务内容外界也有别的猜测。

目前,在东方手游网址上,出现了一款名为“音螺”的APP,自称是“在虾米音乐关闭之后即将推出的新音乐平台”,并且描述,这款APP不但有更富有智能性的歌曲推荐,还将上线全新的短视频功能,本次阿里巴巴申请的商标可用于无线广播以及视频点播传输多个服务中。

不过,在该网站上点击App Store下载应用,依然是虾米音乐APP。

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但是时代浪潮里,没有人可以安居于所谓的安全地带。在巨头拥抱下,虾米音乐最终“曲终人散”。

虾米音乐关停后,“音螺”未来的业务形态,以及如何转型到B端服务音乐人进行商业化拓展,还需要进一步观望。《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