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店计划”落空,社区团购遭“围剿”,百果园借IPO可否翻身?

“万店计划”落空,社区团购遭“围剿”,百果园借IPO可否翻身?
2021年01月20日 14:38 商学院杂志

文:沈思涵  石丹

2020年12月底,百果园发布新零售四周年发展报告。数据显示,百果园门店数超过4600家,一体化会员数突破7000万,线上线下全渠道服务人次超2亿。

这是百果园近年来努力的成果。从好的方面看,百果园的新零售生态已经具备足够的规模,但如果梳理近五年来百果园的成长,不难发现其门店拓张及业绩增速有明显的放缓。

早在2016年,百果园就提出“2020年要开1万家店”的目标,同时年销售额要达到400亿元。但如今2020年已过,百果园门店完成度、年销售额均未完成2016年提出 的目标的一半,这或许说明百果园发展的后劲不足。

这其中固然有受疫情影响的“苦衷”,但不足以掩盖百果园自身的问题。实际上,2020年突然打响的社区团购大战,百果园已经被对手远远甩在身后。

2020年6月,当互联网巨头阿里美团拼多多和滴滴纷纷跨入社区团购赛道时,作为国内水果零售头部企业的百果园却并未提前卡位。

直到四个月后,百果园才上线新项目“熊猫大鲜”,意图在社区团购市场上分一杯羹。然而,“熊猫大鲜”上线至今已有三个月时间,却依然布局缓慢,只在国内少数几家城市,如惠州、广州和武汉等地做前期推广,与业务布局已经覆盖上千座城市的竞品如橙心优选、兴盛优选不在一个量级。

如今,社区团购赛道落后对手,百果园如何实现弯道超车?“万店计划”落空后,百果园是否还能抢下“水果连锁第一股”的名号?

进军团购,布局缓慢

社区团购在2020年成为互联网巨头们关注的焦点,但准确地说,百果园早在2018年底就已经对社区团购模式有所尝试。

2018年10月,百果园入局社区拼团,项目名称为“一米鲜生活”,定位中高端社区团购品牌。然而,这一项目在经历了短暂的测试期后就悄然搁浅,后续再未出现动静。2019年4月,百果园上线独立生鲜平台“百果心享”,并于同年下半年在广深地区试水“卖菜”,将销售品类从水果扩展到生鲜。

这些都可以看做是百果园对于社区团购的一番摸索,但并无太大反响。直到2020年10月上线独立小程序“熊猫大鲜”,才正式打响了百果园抢食社区团购市场的信号。

但与其他竞品首选省会城市不同的是,“熊猫大鲜”的首选地放在了广东惠州这座常住人口仅有四百多万人的三线城市。之后,“熊猫大鲜”才准备走进武汉、广州等一二线主要城市招募社群运营等人员。

如今“熊猫大鲜”上线已有三个月时间,却依然布局缓慢,只在国内少数几个城市做推广。反观竞争对手们大肆融资烧钱、一路开辟新城,被裹挟进战局的百果园如何应对?针对相关话题,《商学院》记者采访百果园相关负责人,但对方表示不便回应。

在联商网高级顾问王国平看来,“随着互联网巨头跨界杀入社区团购市场,百果园原来以规模领先、供应链建设的护城河正面临考验。社区团购对百果园最大的冲击在于其客群尤其是中端客群被切割分离,而且现在竞品正在向社区深度渗透,配送到家,这对于百果园来说影响不小。”

按照官方说法,“熊猫大鲜”依托百果园多年积累的供应链基础,加上四千多家旗下门店支持,拥有自营商品体系,这是大部分社区团购平台无法比拟的优势。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百果园一向强调自身产品的“高品质”,因此产品较同类生鲜社区店而言价格偏高,其对应的消费者群体也与社区团购看重价格的消费群体不甚相符。如果跟风对手,用补贴方式降低价格换取消费者好感,恐怕也会影响到百果园的定位。

王国平认为,社区团购玩法并不太适合百果园这种高端水果零售定位,“一般来说,中高端消费者群体很难接受水果店卖菜等小综合模式。现在百果园利用社团模式渗透,把店变成店仓,会影响核心客群感官,使得原来中高端定位弱化。百果园更适合采用店仓分离,店是店、仓是仓,区域设总仓调配,利用三方配送实现约定按时送达。”

后劲不足,加速上市

在抵御互联网巨头们汹涌攻势的同时,百果园还要抓紧自身IPO进程。2020年11月有消息提到,百果园已与民生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拟境内交易所挂牌上市。

事实上,百果园对于上市早有准备。从2019年百果园总经理徐艳林首次对外表示考虑上市,到2020年4月完成股份制改革,再到2020年6月向中国证监会国际部递交材料拟于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百果园的上市步伐似乎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当中。

只不过,从原先传出拟于港交所上市到目前提到境内上市,或许百果园对于上市规划已经中途改道。

回顾百果园的发展轨迹,其也离不开资本的支持。2015年9月,百果园首次引入了外部投资,主投资方为天图投资、广发信德等跟投4亿元A轮融资。而在2017年至2018年期间,百果园又先后进行了5次股权融资和战略融资,其中B轮融资金额高达15亿元。

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百果园在2018年11月以后的融资却被突然按下了“暂停键”,后续一直没有融资进账。与此同时,其业绩增长速度也在明显放缓。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百果园自2015年开出1000家线下门店之后,其几乎以每年1000家新店的数量递增,但步入2020年,百果园的门店增长量仅为数百家。

值得一提的是,百果园创始人、董事长余慧勇曾在2016年就提出“2020年要开1万家店”,并且年销售额要达到400亿元。如今2020年已过,百果园门店完成度、年销售额目标均未过半,这是否说明百果园发展后劲不足?

对此,香颂资本董事沈萌指出,“万店计划难以达成,反映出百果园对于未来发展规模过于乐观,导致现实与理想出现巨大落差。像百果园这样的企业,核心是要以更低成本扩大销售收入、提高收益率,而不是在比跑马圈地、开店速度。很多企业跑偏,为了开店数量而不顾及单店经营回报,最后大量门店快速关闭,造成资源浪费。”

无论是想继续实现“万店计划”,还是想在社区团购赛道上与互联网巨头一决雌雄,百果园都需要大量资金作为后盾。因此,只有IPO顺利,才是百果园未来保持业绩增速的关键。

截至目前,已经有多家水果零售企业筹划境内上市。不仅是百果园,包括鲜丰水果、洪九果品也先后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它们将会与百果园争夺“水果连锁第一股”的名号。在水果连锁品牌密集申请上市的背后,未来行业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虽然目前A股的创业板科创板均实施注册制,IPO门槛大幅降低,同时IPO速度也得以提升。但百果园并非科创类型,因此无法利用注册制的通道,这是百果园面临的一个“尴尬”。

“百果园不会被归类为科技企业走快速通道,现在不得不去排队,一旦排队等待就可能导致资金链紧绷、没等上市就崩坏。

而港股估值又不足以满足融资时的泡沫,因此难以抉择。从目前已上市的类似案例来看,这类型企业上市后的业绩表现也不见得非常理想。”沈萌总结道。

尽管百果园已经是国内水果零售行业的龙头,但就社区团购这条新赛道而言,目前看来,百果园并不具备太大的优势。其最终能否抢下“水果连锁第一股”的名号,一切仍有待观察。《商学院》也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