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A与FCA合并,神龙&广汽菲克在华销量跌跌不休的局面能改变吗

PSA与FCA合并,神龙&广汽菲克在华销量跌跌不休的局面能改变吗
2021年01月22日 14:06 商学院杂志

文:赵建琳 朱耘

图:焦震楠

一个新的全球汽车集团诞生了。

2021年1月16日,标致雪铁龙集团(简称“PSA”)和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简称“FCA”)宣布正式合并为一家全新的集团——Stellantis,并于1月17日任命了11位董事会成员。此前FCA董事长约翰·艾尔坎任Stellantis集团董事长,PSA集团首席执行官唐唯实任Stellantis集团首席执行官,同时,约翰·艾尔坎与唐唯实也是新集团中的执行董事。

以2019年的数据为参照,该年PSA全球新车销售350万辆,FCA全球新车销售460万辆,两个集团2019年合并销量为810万辆,成为继大众、丰田、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之后的全球第四大汽车集团。

这一排名能否延续到2020年还未可知,因为FCA还未公布2020年全球新车销量,不过PSA近日公布了2020年全球新车销量为250万辆,同比减少28.57%。特别是在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中国,PSA与FCA分别在华建立的合资公司神龙汽车和广汽菲克近年正处在销量困难的拯救大战中,Stellantis的成立又会给两家在华合资公司带来哪些改变呢?

在华合资公司会遇调整吗?

目前,PSA和FCA共有14个汽车品牌。PSA有标致、雪铁龙、DS、欧宝、沃克斯豪尔,FCA拥有阿巴斯、阿尔法罗密欧、克莱斯勒、道奇、菲亚特、JEEP、蓝旗亚、玛莎拉蒂、Ram。其中,标致、雪铁龙、DS和菲亚特、JEEP等品牌正在或曾在中国国产。

PSA在华与东风汽车集团合资拥有神龙汽车有限公司(简称“神龙汽车”),运营东风标致和东风雪铁龙两个品牌;FCA在华与广汽集团合资建有广汽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广汽菲克”),生产国产JEEP,此前也国产菲亚特车型,后停产。

“目前我们在中国市场遇到的情况其实是比较令人失望的。”Stellantis首席执行官、执行董事唐唯实在1月19日面向全球媒体的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提到。2020年神龙汽车年售5.03万辆,同比减少55.74%;广汽菲克2020全年售4.05万辆,同比减少45.18%。

与此同时,两家合资公司的产能利用率也不容乐观。2020年神龙汽车全年生产4.55万辆,现有39万辆产能,产能利用率约为11.67%;广汽菲克2020年生产3.86万辆,官方披露总设计产能为32.8万辆,产能利用率为11.77%。

事实上,最近几年神龙汽车与广汽菲克的市场表现总体欠佳。以2015年至今销量为例,神龙汽车从年销超70万辆一路下滑至2020年的5万余辆;广汽菲克历经销量攀升后下滑,年销从高点时期逾20万辆下跌到2020年的4万余辆。

下行的销量,过剩的产能,无论是神龙汽车还是广汽菲克,都陷入一种市场拉动的困局。曾有熟悉国内合资品牌的汽车业内人士认为,PSA和FCA合并后最关键的问题是,在中国将实施什么样的战略?面对在华合资公司旗下多个品牌,总计多达20余款的产品,不同的销售渠道,Stellantis会不会对品牌、产品线、渠道做调整,也是随之而来的问题。

为此,《商学院》记者分别向广汽菲克、神龙汽车和Stellantis中国发去采访函。广汽菲克方面回复称:“广汽菲克对Stellantis相关事宜不便评论,请垂询Stellantis。”神龙汽车方面表示公司也很关心此次合并给神龙汽车可能带来的变化,也于前几日咨询过PSA中国的人士。

“目前合并后的工作主要集中在Stellantis集团战略层面整合上,对全球各区域、众多品牌的发展规划尚在研讨中,还未涉及到对中国市场的变化和考虑。两个集团合并将给神龙营造更好的发展机遇。”神龙汽车方面表示。

就在1月19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唐唯实在回答有关中国地区发展规划的问题时表示:“我们在中国的高管团队有非常清晰的任务,要分析目前在中国成绩不佳的原因,以便更好地解决它,所以当下没有任何可能性被排除在外,我们在考量所有的方向,随着情况的变化,可能会在方向、策略上进行调整。”

1月20日早间,Stellantis集团官方宣布全球最高管理团队的任命,奥立维将担任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值得一提的是,奥立维曾在2020年4月被PSA任命为中国地区业务负责人,并同时宣布将中国区从原先所属的中国及东南亚区中拆分出来成一独立业务单元。从1月20日最新任命来看,中国区仍然是一独立业务单元。

在华合资关系会不会发生变化,是Stellantis集团成立后面临的又一个问题。“现在外方合并,首先要看外方怎么规划中国地区,外方磨合需要时间,重新布局,做产品规划、做研发,再辐射到中国都需要时间,且两个中方合作伙伴的利益也是不同的,看样子两家合资企业会继续维持现状,暂时没有太大变化,即使要变,可能也会等合资公司再续签或重新注册的时候一次性变更,比如可能以后两家公司会有新的名称。”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钟师谈道。

按照股比划分,PSA与FCA在Stellantis集团中各持股50%,PSA相关方与东风汽车集团在神龙汽车中各持股50%,FCA相关方与广汽集团在广汽菲克中各持股50%。就在2019年12月,东风汽车集团和PSA将神龙汽车的合营期限延长至2037年,也是在2019年12月,PSA与FCA宣布两个集团要进行合并。

PSA牵手FCA后发力电动化

“我们想要让这样一个集团变得伟大,而不仅仅是大。” 唐唯实在1月19日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Stellantis方面认为,两个集团结合后可利用更强大的研发和设计能力去创造更好的产品,用更智能的方式降低采购等方面成本,未来有80%的进展会来自智能技术、智能平台的应用。

协同效应,是PSA与FCA合并要达成的一项重要目标,在唐唯实看来,两者合并将使得新集团成为一个具有巨大规模和优势的企业,强强联手使新集团未来利润率应该能达7%,实现超过50亿欧元的年度协同效应,并能在合并第一年就带来正向的现金流,同时希望能够进入新的市场,能够在中国有好的增长。

在盖世汽车研究院总监卢晏看来,PSA与FCA的合并主要是整合资源,通过平台、技术等资源共用将研发制造、生产管理等方面的成本降下来,再借助成本的下降来做出有竞争力的产品,巩固主力销售地区的市场,同时改变其他销量不佳的市场状况。

PSA与FCA在全球的主力市场不同,PSA销量集中于欧洲。2019年欧洲市场为PSA贡献311万辆,占PSA全球销量近90%;FCA销量集中于北美市场,2019年北美市场为其贡献250万辆,占其全球销量的54%,欧洲市场占其销量的28%,剩余是拉美和亚太市场。

“由于历史因素,法系车拓展美国市场一直都比较难,而像克莱斯勒这样的北美产品又因为文化适应和排放高不太适合欧洲市场,现在就看未来有没有一种可能是克莱斯勒把电动化做好了,排放不是问题了,那么做大欧洲市场便水到渠成。同样,拜登就任后,美国又开始注重环保,欧洲小型或节能型车是不是也有可能往美国发展,如果产品不合适,能否借PSA的电动化技术支持克莱斯勒生产节能环保车型?”钟师提出自己的想法。

在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唐唯实提及了未来在电动化领域的规划。新集团已经意识到整个汽车市场面临的变化和挑战,提出必须达到碳中和目标,降低排放。当下已经有29个电动车型正在出售,预计到2021年底会再推出10款电气化车型,确保到2025年每个车型都会有一个电动化版本,这也是为了更好地去适应市场趋势。

唐唯实同时提到,电动化本身不是挑战,挑战在于电动车型的价格要合理,如果能够达到安全、清洁、价格合理这三个条件,就能留住客户。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此次合并能体现出国际传统车企在面临电动化转型时需要“抱团取暖”的特征,“两家都没有太大的电动化储备,所以需要协同发展。”

2020年7月,神龙汽车旗下品牌东风雪铁龙推出首款电气化产品,目的就是跟进PSA集团电气化发展战略;广汽菲克也提出5年内实现JEEP品牌全系产品电动化。

“据了解,PSA与FCA合并后,研发主导权可能会在PSA这边,有可能FCA旗下品牌会使用PSA的全球平台和相应的电气化技术,中国这边可能也是如此,一些产品的技术、平台或许来自PSA。”卢晏告诉《商学院》记者。

唐唯实在新闻发布会表示,他们不希望合并带来工厂关闭,他们会去确保旗下品牌都有相应规划,能独立,一些销量较少的品牌也有机会留下来,因此他们希望协同效应能在提供价格合理的产品时也保证就业岗位,但不排除在市场压力中因上升的成本侵蚀利润后可能带来的裁员风险。不过据悉,集团目前并没有大型的裁员情况,能较温和地完成合并。

崔东树认为,对在中国的合资公司来说,PSA与FCA合并目前不会带来什么影响,“因为两家合资公司已经形成了稳定的状态,且各有各的利益,目前看还是保持稳定。但不管合并未来会给合资公司带去什么变化,发展的关键还是在于本土化做得如何,是否强化了产品。”

关于与在华合资公司的关系,Stellantis集团在1月17日的一则声明中指出,坚决否认有关“Stellantis集团正计划在华创建一家新合资企业”的媒体报道,一如既往致力于同东风汽车集团和广汽集团的合作。但还有一条新闻不能忽略,2020年1月,FCA曾与富士康商讨成立合资企业的可能性,开发制造纯电动汽车,涉足车联网业务。

唐唯实在1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回应了这一问题:“接下来几个月当中就能看到更明晰的情况,我们需要去考量此前决策带来的结果,及如何在中国市场中帮助我们更好地建立取胜的策略,到时才能对此问题作答。”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