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银行IPO9年长跑:房贷占比超标、不良贷款率上升何解?

广州银行IPO9年长跑:房贷占比超标、不良贷款率上升何解?
2021年02月03日 15:33 商学院杂志

文 :吕笑颜 石丹

日前,IPO历时9年多之久正处于冲刺阶段的广州银行迎来大消息。

1月29日,广州银行官网披露了《关于干部任用公示的通告》,据通告显示,经广州市委研究,肖瑞彦同志拟聘任为市管企业正职。据悉,肖瑞彦大概率将出任广州银行行长。前行长已于2020年底正式调任广州农商行党委书记、董事长。

对此,广州银行相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回应称“具体还要以组织部公示为准”。

公示显示,肖瑞彦,男,1966年6月生(54岁),河南潢川人,1986年8月参加工作,1986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学历研究生(中国人民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工商管理专业),工商管理硕士。曾任中国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党委书记、行长,中国民生银行投资银行部总裁,杭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12年5月任贵州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其间:2012年8月至2014年5月兼任贵州银行行长);2017年5月任中科贵银产业投资基金管委会主任;2018年10月任北京中关村银行行长,2020年1月至7月任盛京银行行长。

在此前不久,2021年1月22日,广州银行预先披露更新A股招股说明书。在此之前的2020年11月,证监会曾发布了《关于广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以下简称“反馈意见”),要求广州银行就贷款集中度过高、金融投资底层资产风险、部分年度监管指标低于标准、股权变动及股权清晰等51项问题进行回复。

同时,2020年10月,第一大股东广州金控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李舫金“落马”,又给广州银行IPO罩上阴霾 。

此外,当前,围绕深圳大湾区的金融机构林立、竞争激烈,包括顺德农商行、东莞银行在内的多家中小银行正加速奔赴IPO,广州银行要想抢先登陆资本市场或许并不容易。超标的房贷占比、资产质量存忧、理财存量业务嵌套等问题,或将成为广州银行IPO路上的绊脚石。

房地产贷款占比仍高达23.04%

在此前的反馈意见中,监管层对于广州银行房贷的关注是市场关注的重点。

2020年12月底监管层发布了《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其中规定,城商行地产贷款和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上限分别为22.5%、17.5%,上限做上下2.5个百分点的浮动。

在此之后,近日,有媒体报道指出广州银行业被当地金融监管窗口指导,个人按揭贷款被“双管控”:要求新增个人住房贷款占比不能超过12.6%,每个月新增个人住房贷款额度不能超过2020年第四季度的平均放款额度,且所有银行一个标准。

而房地产正是广州银行信贷的第一大业务来源。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房地产贷款和垫款余额占公司贷款和垫款总额比例达23.04%,较2019年末下降2.57个百分点,但占比依然较高。同时,2020年6月末,广州银行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为240.18亿元,占广州银行个人贷款总额比例为16.76%,不良贷款率为0.63%。

实际上,2020年11月27日,证监会在对广州银行的反馈意见中要求广州银行补充说明房地产业的贷款占比较高的原因及房地产贷款质量是否下降等内容。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在招股说明书中,广州银行表示,房地产业贷款占比较高主要与经营区域和项目类型有关。该行参考部分其他主要经营地位于广州的中小银行的贷款行业分布情况,房地产业贷款余额占公司贷款总额的比例基本均在20%以上,进一步说明因区域因素的影响,本地中小银行在房地产业贷款的情况存在共性。

事实上,2017年至2019年,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公司贷款及垫款占比呈逐年上升态势,从最初的22.88%上升至25.61%;同期,广州银行投向房地产业贷款及垫款分别为245亿元、317亿元和350亿元。

对于房地产贷款集中度较高,法询金融资管研究部总经理周毅钦表示:“近年来不少头部城商行资产增速较快,远超国股大行,其中房地产行业的贡献度不小,这和几家银行同处国内大型一线城市有一定关系,房地产开发规模体量大,资产抵押后相对安全,从资产属性上来说在过去很多年总体上属于优质资产。但是,近年来,房地产调控政策不断趋严,国内一线城市房价受到严格管控,总体上是稳中有降,因此,风险是会逐渐有所释放的。”

而银行业资深风控人士刘晓(化名)认为,由于受区域的影响,地方银行可贷资金的领域并不多,房地产贷款项目因为有优质项目作为抵押,属于信贷里面的优质资产,所以不少银行在房地产投放量很大,但也承受着相应的风险,一旦房地产企业资金紧张,银行受到的影响也较大。因而银行需提高风险分析能力,关注政策动向,适度调整房地产行业的信贷政策,降低行业集中度水平。

不过,周毅钦则认为不必过于担心,他表示:“就银行内部而言,亦非常清楚房地产敞口对经营风险的影响,无论是监管部门还是银行都做好了充分的压力测试和风险预警,只要房地产行业没有出现系统性的危机,房价未出现短期内大幅下跌,相信风险是在可控范围内。”

事实上,随着投向房地产业的贷款增加,广州银行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率也有所上升。截至2019年末,房地产业不良贷款占公司不良贷款的21.53%,不良贷款率同比上升0.76个百分比至0.9%。据更新的招股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末,广州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金额为6.54亿元,较2019年末不良贷款金额高出3.38亿元,增长率为106.97%。

对此,广州银行对此做出解释称:房地产不良贷款金额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个别客户受疫情影响,贷款发生逾期,房地产业单个客户的贷款金额较大,单个客户的贷款降级为不良贷款,会导致整个房地产业不良贷款率增加。

此外,在信用风险指标方面,2017年至2020年6月末,广州银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分别为60.70%、45.80%、47.62%及45.93%。该行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较高,2017年超过监管标准。

对此,广州银行解释道,2017年末最大十家客户贷款集中度超过监管标准主要是由于广州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广州市城市年票项目建设有限公司于该行的历史存量贷款金额较高,合计50.35亿元,占资本净额比例为16.53%。此后,两家公司贷款余额均下降。此外,2018年该行通过增资扩股增加了资本净额,贷款集中度有所下滑。

不良贷款率反弹,拨备覆盖率持续下降

资产质量方面,广州银行不良贷款率有所反弹,拨备覆盖率则进一步下降。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不良率升至1.50%,拨备覆盖率降至198.36%。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末广州银行不良贷款率由1.46%降至0.86%。此后,该行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持续反弹。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最新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 24.78亿元、20.62亿元、35.18亿元和47.11亿元:同期,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6%、0.86%、1.19%和1.50%,2018年以来,不良贷款率呈上升趋势。

从财报中可以看出,该行2018年末不良贷款总额及不良贷款率较2017年末有所下降,主要因为该行综合运用核销、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截至2019末,虽然通过核销的方式压降存量不良贷款,但随着该行贷款规模增长及经济下行压力增加,该行2019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和不良贷款总额均有所上升。

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也多次提及广州银行的不良贷款处置和资产质量问题。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说明:报告期内不良贷款率变化的原因;2018年不良贷款率大幅下降的原因;报告期内公司转出和核销不良贷款的具体情况,是否符合相关规定及制度流程。

2020年上半年,广州银行不良贷款总额及不良贷款率较2019年末进一步上升。

对于2020年不良率的上升,广州银行表示,主要是公司贷款和垫款中的房地产行业的不良贷款、个人贷款中的信用卡业务不良贷款增加导致不良贷款率升高。

其中,对于信用卡不良率的上升,该行表示,主要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公司客户出现停工停产、收入下降的情况,部分零售客户出现收入减少、消费需求收缩的情况,客户还款能力的下降,导致部分贷款发生逾期。

而在未来的资产质量指标方面,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均有所上升。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9年,广州银行关注类贷款为38.52亿元,较2018年关注类贷款31.16亿元同比上涨23.59%,而2020年6月末,则进一步上涨24.56%至47.97亿元。

据更新的招股说明书显示,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分别为17.74亿元、31.16亿元、38.51亿元和47.97亿元,占发放贷款和垫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1.05%、1.30%、1.31%和 1.53%,占比呈现上升趋势。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对此,该行解释称:主要因为随着该行个人贷款规模的增加,个人贷款中的关注类贷款随之增加。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6月末,该行关注类贷款迁徙率分别为34.09%、13.36%、4.67%和35.42%,尽管2017至2019年末关注类贷款迁徙率逐年下降,不过,2020年6月末关注类贷款迁徙率上升。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对此,广州银行解释称,主要是由于 2020 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和个人客户收入来源受阻,贷款发生逾期,关注类贷款向下迁徙。

自2018年以来,广州银行加大了不良资产处置力度。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2020年上半年,广州银行计提各种减值损失分别为15.57亿元、31.70亿元、40.29亿元和32.88亿元。

其中,2019年,该行计提信用资产减值损失40.06亿元,比上年增加8.36亿元,增幅26.37%。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信用资产减值损失是最大的组成部分,占比83.05%。而2020年上半年其计提信用资产减值损失达到32.69亿元。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然而,不过,这也使得风险抵御能力有所减弱。2018年至2020年6月末,广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呈逐年下降趋势,分别为231.26%、217.3%、198.36%。

图源: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理财存量业务嵌套问题仍需进一步整改

除了资产质量之外,广州银行的理财业务净值化转型进展也值得关注。

资管新规等配套文件发布以来,给曾经以“刚性兑付”为金字招牌的银行理财产品当头一棒。好在2020年7月,央行发布公告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不过,在反馈意见中,证监会对广州银行理财业务的整改情况颇为关注,要求该行披露理财业务的核查、产品报备,过渡期安排等情况。

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披露,截至2020年6月末,广州银行保本理财产品规模为29.54亿元,非保本理财产品规模为352.06亿元,在全国银行业理财信息登记系统进行登记并获得登记编码的已成立且存续的理财产品共194只,其中存在嵌套的资管产品共8只,均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投资的资管产品。

核查结果显示,广州银行理财存量业务(老产品)在嵌套、投资集中度等方面未完全满足资管新规的规定,需要进一步整改,但符合资管新规过渡期的相关规定,该行将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于过渡期内对存在的问题进行整改。新发行的净值型产品,符合资管新规关于嵌套和集中度管理的要求。

据广州银行介绍,资管新规发布后,该行结合存量业务及系统建设情况,制定了理财业务整改方案,有计划有步骤的推出净值型产品,推动业务转型发展,增强理财业务的市场竞争力。整改计划主要涵盖持续压降老产品、制度修订完善计划、系统建设计划等内容。

对于广州银行的IPO进展,《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