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星文化上市梦碎:长期啃老本,核心IP渐冷,如何再唱“好声音”

灿星文化上市梦碎:长期啃老本,核心IP渐冷,如何再唱“好声音”
2021年02月08日 14:38 商学院杂志

文:刘青青  石丹

近日,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IPO被否,3年上市梦成空。

据了解,灿星文化拟登陆创业板,但深交所上市委认定,其实际控制人的理由不充分、披露不完整;商誉计提减值处理未能准确反映发行人当时的实际情况,终止对灿星文化的上市审核。

而在IPO失败事宜之外,今时今日的灿星文化已经不比当年了。

曾经的灿星文化靠着《中国好声音》几乎成为综艺界的标杆,红极一时。此后,《中国好声音》更是连年为灿星文化贡献营收,2015年几乎占据总营收的“半壁江山”。

然而,随着台综市场份额下滑,网综崛起,竞争对手的追赶,“综N代”节目吸引力下滑等等因素影响,灿星文化“一招鲜吃遍天”的时代已经过去,随之而来的是转型网综的迟钝、单一系列节目占比较高的风险,以及缺乏同等级新生产品的窘境。

更加尴尬的是,在风头正盛之时,灿星文化未能成功上市。近年来,灿星文化营收、净利润相比5年前不升反降,净利润甚至“腰斩”,还面临巨额商誉减值风险,灿星文化已经错过了最佳上市时机。

在未来,《中国好声音》这碗饭还能吃多久,才是灿星文化需要重视的问题。

《商学院》记者就实际控制人认定、巨额商誉减值风险、错过最佳上市时期、资金压力、经营状况、“回血”能力、核心IP生命周期、节目被指同质化严重等问题向灿星文化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未作出回复。

IPO被否,股权往事重提

2021年2月2日,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2021年9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下称“审议公告”)披露,灿星文化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和信息披露要求,IPO审核不通过,已终止IPO。

图源:深交所官网

该审议公告显示,上市委问询的问题主要包括发行人实际控制人的认定,以及收购梦响强音形成的19.68亿元商誉减值的会计处理等。

其中,实际控制人的认定问题,还牵扯出灿星文化由来已久的股权结构问题。据了解,灿星文化成立于2006年,前身为上海灿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有限”)。

上市委指出,灿星有限成立至红筹架构搭建期间,贺斌等 4 名中国公民根据美国新闻集团安排持有灿星有限股权,灿星有限经营范围包括当时有效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中禁止外商投资的电视节目制作发行和文化(含演出)经纪业务。

而且,在灿星文化已经拆除红筹架构的情况下,共同控制人之一田明依然通过多层级有限合伙架构来实现持股。就此,上市委对灿星文化实际控制人的认定、是否会出现控制权变动风险等问题进行问询。

深圳市国亘财务咨询有限公司的合伙人、财务专家王耀武对《商学院》记者表示,灿星文化属于舆论行业,实际控制人认定比较敏感,尤其是灿星文化还存在境外背景。

此外,中国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也指出,灿星文化没能成功上市其实是早有预料的事情。因为近年来国家对于上市企业的股权结构的管控非常严格,尤其是对于传媒领域,把控更是如此。

“而灿星文化作为国内的老牌娱乐公司,原来引进一些国外综艺节目,或者是购买海外版权等,引入了外资,但在资金方、股权结构当中有些部分是过不了审的,从前的发展手段就成了上市的阻碍。”向凯表示。

啃完老本灿星文化还有“好声音”吗?

灿星文化推出的音乐综艺节目《中国好声音》曾经红极一时。该节目于2012年7月面世,如今已经进入了第9个年头,灿星文化的IPO之路也已经走了4年。

然而,在综艺节目的生命周期宿命中,《中国好声音》营收已经不比当年,灿星文化却依然没能成功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好声音》并非原创,而是2012年引进了境外模式,节目原型来自荷兰,甚至连评委所坐的4把转动椅子都是从荷兰原版空运引进的。

而到2016年初,原版权方突然宣布结束与灿星的续约,灿星文化不得不宣布“以原创节目《中国新歌声》替代原《中国好声音》”,直至2018年《中国好声音》才得以“回归”。

但灿星文化的核心IP生命力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弱,《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节目近年来不仅营业收入下滑、毛利整体下滑,收视率也不复当年盛况。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节目营业收入分别为6.65亿元、5.45亿元、4.62亿元,持续下降。此外,其节目毛利也从2017年的2.2亿元降至2019年的1.72亿元。

图源:灿星文化招股书

收视率方面,央视索福瑞数据显示,《中国好声音》第一季第七期时,收视率达到4.133%,决赛夜更创下5.234%的高纪录。而到2019年,该系列节目平均收视率仅剩1.778%。

灿星文化也在招股书指出,“部分节目因生命周期原因收入下降”。然而,在此情况下,《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节目却依旧是灿星文化制作节目中收入、毛利和平均收视率最好的节目。

向凯认为,从IP竞争力上来讲,灿星文化其实还是在消耗从前《中国好声音》留下来的资源,在创新方面没有多大起色。而灿星文化作为一个做综艺节目、做内容的公司,不去做内容的研发、IP的创新,肯定是会走下坡路的。

“主要还是因为《中国好声音》带来的甜头让灿星文化吃了很久,就像是给灿星文化带来了一堆大白兔奶糖,不仅尝到了甜头,而且够吃很久,甚至到现在还是在嚼大白兔奶糖。相应地,它在内容创作方面没什么新意,也没有比较好的东西。”向凯表示。

此外,业内资深人士周骏也认为,一个传统的综艺节目制作公司肯定是有自己的IP的。但目前而言,灿星文化手上音乐类的综艺已经不是非常新颖了。现在各个平台都在争先恐后地去做音乐类或者做舞台类的综艺,而灿星这几年确实没有出很好的作品。

“一家制作公司1年又能有几个头部的综艺呢?而且是音乐类的。”周骏认为,大的公司都会有好的IP,相对而言利润也是可观的,但是灿星文化这几年遇到的竞争太大了,所以以前的《中国好声音》在现在市场上已经喊不出价了,那么其营收、毛利也好,影响力也好,肯定会降的。

错失上市时机营收、净利大幅下滑

核心IP竞争力下滑的后果迅速反映在了灿星文化的财务业绩上。

灿星文化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9年,灿星文化营收、净利润均整体大幅下滑,5年来营收从24.62亿元跌至17.33亿元,缩减30%,净利润更是几乎被“腰斩”,到2019年仅剩3.45亿元。

到2020年,灿星文化的业绩颓势依旧没有好转,预计2020年营收13.66亿元至14.66亿元,同比增长-21.18%至-15.41%;预计净利润为2.93亿元至3.13亿元,同比增长-15.2%至-9.41%。

图片:《商学院》根据灿星文化数次招股书数据整理

在核心IP竞争力衰减、业绩走下坡路的情况下,向凯认为,灿星文化其实是错过了文艺板块最佳的上市时机。之前灿星文化业绩等方面相对较好,但国家在企业上市的各方面把控得非常严,尤其是名额也有限,文艺板块冲刺上市主板很难。最近国家上市政策有了一些松动,但当前情况下它已经丧失了最佳时机。

那么,历时3年谋求上市的灿星文化IPO失败会受到什么影响?其资金链是否会因此承压?

灿星文化蹉跎3年,营收、净利润已经大幅下滑,但其募资金额依旧达到15亿元,且均全部用于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

灿星文化表示,保守估计目前为实现目标所需填补的资金缺口预计金额为15.42亿元。由于大型综艺节目制作过程中占用资金量较大,公司在快速扩张中依靠债权融资解决营运资金缺口,主要方式是银行借款。

对此,王耀武认为,灿星文化本身产品单一,营收、净利润不断下滑,可持续经营能力存疑。如今IPO被否,肯定会加剧公司资金压力。

同时,灿星文化的融资能力也是有目可睹,曾得到过多轮融资。其中,2018年6月,灿星文化获得杭州阿里创投、西藏齐鸣共计3.6亿元增资。

企查查信息显示,杭州阿里创投、西藏齐鸣分别属于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巨头旗下。其中,杭州阿里创投溢价增资2亿元,持股占比为1.1737%,计算可知,灿星文化估值约为170.4亿元。

向凯认为,目前灿星文化IPO失败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但不能上市对灿星文化的影响可能不是特别大,因为灿星不缺资金、资源,也不缺平台,毕竟有老内容垫着。只能说,如果灿星文化上市,或许能够在资本方面做得更大。

网综崛起,台综“消退”

在市场看来,有阿里、腾讯的“加持”,灿星文化能够在网络综艺的新天地里有所扶持,但其网综成效相对而言却并不显眼。

向凯指出,按照常理来说,灿星文化有台综的基础,有阿里、腾讯的融资,还有《中国好声音》这样的节目作背书,本应该做出更有价值的内容、令人眼前一亮的节目出来。但灿星文化在创新方面没有多大起色,一直在走下坡路。

那么,随着网综的崛起,在台综上颇有成就的灿星文化,是如何在互联网影视发展的大趋势下走下坡路的?答案从其招股书或可窥见一二。

首先,台综才是灿星文化的主阵地。灿星文化在招股书中直言,“卫视是公司传统的合作对象和主要节目的投放基地”。

而且,招股书披露了其台综市场份额下滑风险——网络综艺从 2015 年开始起步,目前已完成了从追赶台综到超越台综的蜕变,也抢夺了台综大量的市场份额。台综市场份额下滑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一定的冲击。

图源:灿星文化招股书

其次,网综转型迟了一步。灿星文化表示,在行业格局出现变动之际,公司及时作出调整,陆续投放了《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唱给世界听》《一起乐队吧》《爆款来了》等网综类节目。

但实际上,《这!就是街舞》2018年才面世,《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等网综类节目出现得更晚。

也就是说,网综从2015年起步,迅速崛起赶超台综,而在台综方面颇有建树的灿星文化姗姗来迟,直至2018年才踏入网综江湖。

第三,网综作品表现有限。据了解,灿星文化网综节目代表作为《这!就是街舞》,被其认为是“现象级的突破圈层的优质网络综艺节目”。

不过,虽然《这!就是街舞》来势汹汹且不乏好评,但其毛利率已经从2018年的34.44%下滑至2019年的20.77%。更何况,到2020年上半年,《这!就是街舞》在当期内容制作及运营业务的前5大节目中,已经不再榜上有名。

而在此情况下,相比于已经衰弱的《中国好声音》IP,《这!就是街舞》的营收、毛利率还被“吊打”。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这!就是街舞》营收分别为1.09亿元、1.84亿元;营收占比分别为8.85%、14.14%,甚至不及同期《中国好声音》的一半。

图源:灿星文化招股书

尽管灿星文化的网综之路并不平坦,但好消息是,其网综节目收入占比正在持续提升。

灿星文化招股书显示,公司合作模式分为合作分成模式及受托承制模式,其中合作分成模式正是灿星文化与电视台合作的主要模式,《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一起乐队吧》等网综节目则采取了受托承制模式。

财务数据显示,灿星文化的合作分成模式收入占比长期高于受承托制模式,但已经从2017年的98.27%,一路下降至2020年上半年的52.83%——尽管这是建立在灿星文化核心IP竞争力下滑的基础上。

图源:灿星文化招股书

此外,周骏还表示,台综的“消退”和网综的崛起,是因为整个市场的收视习惯变了,网综更多地服务于年轻人,他们的消费水平肯定会高于中老年人,但是网综的崛起,也面临着饱和问题。

内容不足,老牌掉队?

作为老牌综艺制作公司,灿星文化其实在综艺行业,尤其是音乐类综艺行业的地位不低。

周骏就指出,灿星文化当时是有好作品的,首先要提到的就是《中国好声音》。而且,灿星文化开创了与电视台“联合制作,共同运营”的新型商业模式,成为“制播分离”的先驱,当时跟浙江卫视的对赌协议一直都是标杆。同时,灿星文化本身的制作水平也很高。

不过,撇开过往的辉煌,灿星文化在发展道路上似乎进展得有些缓慢。尤其是内容创作方面,向凯认为,灿星文化在创新方面没有多大起色,在走下坡路。

向凯提出,之前灿星文化的国内研发团队可能就存在不足,但在那时,引进国外综艺本身已经属于创新,也就占了优势。也就是说,之前《中国好声音》红极一时,也是因为那时候互联网发展程度不如今天,它能够出现并且出彩,可以说是时代造就的。不过,近几年,小众音乐已经出现,其他有个性有特点的内容也陆续被研发出来,灿星文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不占太大的优势。

“中国综艺节目的短板就是创新不足。”向凯还总结道,在《中国好声音》之后,国内的综艺节目收视率都下降得很厉害,因为做综艺做选秀等都是千篇一律,几乎没有创新。来来回回不是你模仿我就是我模仿你;不是模仿欧洲就是模仿韩国,能套的东西基本上都套完了。

“而灿星文化作为一个做综艺节目、做内容的公司,不去做内容的研发、IP的创新,肯定是会走下坡路的。不能一直指望国外的综艺节目火了之后再去引起。”向凯表示。

向凯认为,总体而言,灿星文化在该上市的时候没有上市,在该研发新内容的时候没有投入到新的创新工作中去,还是在吃《中国好声音》这碗饭,这可能是不合适的。因为对一个综艺节目来说,它应该有更多的、不断的亮眼内容,这才是其长远发展之道。

提到灿星文化的未来发展,向凯表示,灿星文化可以结合现在的台综经验、融资优势以及互联网平台的支持,做一个大型的综艺节目研发中心。这样一方面去做原创内容的研发,另一方面可以与综艺节目相关的电影、电视剧等内容相结合,互通资源。如果有了这些内容的生产,能自主地进行内容的生产运作,灿星文化或许能重回巅峰。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