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认师资造假、集中裁员,被顶格处罚的新东方在线为何风波不断?

否认师资造假、集中裁员,被顶格处罚的新东方在线为何风波不断?
2021年04月30日 15:38 商学院杂志

文:刘青青 石丹

教培行业的严监管已经拉开序幕。

日前,新东方在线(01797.HK)等4家教育机构因“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被顶格处罚。

值得一提的是,处于此次违规风波中的新东方在线,还遭遇着其他负面传闻:亏损持续扩大、毛利率下滑、长期“啃老本”等。

新东方在线相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强调,新东方在线存在的意义是坚守教育初心,“近期,各项政策也在陆续出台。我们相信政策的逐步落地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将帮助这个行业往更有序、更健康的方向发展,最终回归到教育本身。”

然而,从实际情况来看,教培行业的激烈竞争从未停歇,新东方在线的业绩压力也不曾卸下。背靠市值1600亿元的新东方,享受着母公司品牌效应却退居二线的新东方在线,还需要在行业发展的新阶段接受新挑战。

风波不断

4月25日,北京市市监局官网披露,因存在价格违法、虚假宣传等行为,新东方在线等4家教育机构被顶格处罚,罚款50万元。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四十条第一款、《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七条“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利用虚假的或者使人误解的价格手段,诱骗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意味着,新东方在线等4家教育机构均被顶格处罚。而教育机构因为价格法被罚,实际上也被看做是教培行业监管加强的信号。

4月23日,北京市教委发通报,对学而思网校、高途课堂、网易有道精品课、猿辅导四家机构作出处罚,并表示联合网信、市场监管等部门加大查处力度。到24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通报了对跟谁学(高途)、学而思、新东方在线和高思的行政处罚。飞鲸英语创始人、在线教育专家王思峰说,“毫无疑问,这是联动监管,教培行业强监管正在路上。”

对于被罚事宜,新东方在线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诚恳地接受处罚,目前已整改完毕。此前对促销标识的理解不够全面,其中存在认知偏差,并非恶意提高原价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处于罚款漩涡当中的新东方在线,一直都不平静。日前,新东方在线还被曝师资造假、集中裁员。

不过,新东方在线相关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师资造假传闻方面,对方表示,“相关内容经核实与我司无关,后续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公司合法权益。”集中裁员传闻方面,对方也称消息不属实,新东方在线不存在集中裁员的动作或计划。

连续亏损

一边是监管趋严、风波不断,另一边却是持续亏损。

据了解,自2019年3月港交所上市以来,新东方在线便再未实现盈利,且亏损持续扩大、毛利率持续下降。

数据显示,2019财年,新东方在线年内亏损0.64亿元;2020财年亏损达到7.58亿元。而在2021财年中期(2020年6月至11月),其亏损就几乎赶上上一年的全年亏损,达到6.74亿元,亏损幅度扩大670.6%,相当于两年半亏损15亿元。

与此同时,新东方在线上市前的毛利率一直在60%以上,而到2020财年已经滑至45.6%。

图源:《商学院》据公开数据整理

在业绩压力面前,新东方在线的盈利拐点在何处,成为了投资者关注的重点。不过,在业绩表现方面,新东方在线相关负责人回复《商学院》记者称,“根据联交所上市公司的合规要求,相关的业务数据及经营分析暂不方便透露,请后续关注我们的公开披露信息。”

此外,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透镜公司创始人况玉清指出,自从2019年3月成功上市以来,新东方在线便一改IPO前持续盈利的势头,于IPO后首年陷入亏损,虽然其IPO后的营收数据仍有增长,但其盈利能力却急剧恶化并迅速出现亏损,盈亏拐点异常明显。

“新东方在线营收持续增长而亏损却持续扩大,主要原因在于该公司产品的核心溢价能力在持续下降,同时其运营费用却在持续攀升。”况玉清表示。

况玉清指出,烧钱换增长在互联网领域并不鲜见,尤其是对于一些初创型公司(或成熟公司在培育新业务时),他们在抢占市场份额时,往往会通过这种方式来跑马圈地并培养用户习惯,滴滴、美团这些互联网巨头都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

但“烧钱换增长”模式的前提条件是:企业账户里要有足够多的钱可供持续烧,或者未来可以从投资人那里随时融到足够的钱可烧,问题是:新东方在线具备这样的“潜质”吗?

况玉清分析认为,如果新东方在线接下来不能显著提升“烧钱”换增长投入产出效率的话,那么在当前畸高的增长成本下,其未来的增长恐怕难以为继,尤其是在其货币资金账户愈发“囊中羞涩”时,这种情况会尤为突出。

新东方在线怎么走?

况玉清指出,新东方在线最大的优势就是新东方带来的品牌效应,而最大的短板就是其长期以来透支母公司的品牌收入,自身在一些新的产品线上并没有取得太多实质性进展,基本上处于一个“啃老本”的状态。

“而且新东方在线现有的模式也是在线英语教育收入居多,这种模式只是简单地把新东方母公司的一些课程搬到线上,并没有太多的其他模式、形式上的创新。”况玉清总结道。

财富书坊创始人、财经作家周锡冰认为,在短期,新东方刚开辟一个新的市场——新东方在线,这需要做好中长期亏损准备。另外,在赛道转向时,高层决策者不能摇摆不定,否则就无法满足盈利问题。

“第一,在转型时期,有兄弟校区的帮扶自然是很好的一个导流手段,但是新东方在线不能仅靠兄弟校区的帮扶。第二,新东方在线需要突破自身的惰性,进行新技术融合的尝试和探索。对于5G时代,未来的在线培训会越来越多,尤其是新技术的融合方面,比如VR+在线培训等。”周锡冰表示。

对于未来行业发展趋势,王思锋表示,“个人判断,跳出当前,从二十年的时间长度来看,在线教育在中盘停滞期。当前主流的大班双师课还没有完全验证学习效果,新的AI产品在特定领域开始发力,监管政策正在调整,靴子还未落地。两三年内,如果产品层面出现新的突破,整个格局可能会有颠覆性变化;如果没有,那么并购会多,头部公司会形成寡头垄断态势。”

当前需要关注的是,普遍“烧钱”又普遍亏损的教育机构,正在面临一波强监管。

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表示,将持续加强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执法,重拳查处虚假噱头宣传和虚假广告、以划线价等形式虚构原价、价格欺诈、未对相关资质进行公示、利用合同格式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未经许可擅自开办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等违法违规行为。

与此同时,教培行业的联动监管也正在路上。监管重压之下,背靠新东方却居于第二梯队的新东方在线,在此次遭罚之后需要在亏损中更加谨慎。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