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科技再传上市,资本退潮,估值虚高?“拓荒者困境”何解

商汤科技再传上市,资本退潮,估值虚高?“拓荒者困境”何解
2021年06月09日 20:03 商学院杂志

文:沈思涵  石丹

树欲静而风不止。

据路透社旗下《IFR》近日报道,人工智能“独角兽”企业商汤科技计划最快于今年年底在香港上市,并且有可能同时推动在A股上市。对此消息,商汤科技相关负责人回应《商学院》记者称,“对于上市的市场传闻,商汤不予置评。”同时,该负责人还表示,“商汤对于融资信息的披露以符合公司发展需求及维护投资人权益为着眼点,‘未披露融资’并不代表也不存在‘融资速度明显趋缓’的情况。商汤所有融资计划及推进均服务于公司的技术研发和业务发展,在合理适度的前提下合理审慎开展相关融资活动。”

事实上,尽管商汤科技一再否认上市传闻,然而关于其上市的“绯闻”却从未停歇。

最早在2017年,商汤科技创始人汤晓鸥就曾向媒体透露称“公司正考虑在美国、中国香港或内地上市”;到了2020年,商汤科技则表示“目前没有上市具体时间及地点”;如今,商汤科技对于上市消息更是三缄其口。

不难发现,商汤科技近年来对于上市话题的口风逐渐转变,也让其身上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有意思的是,“AI四小龙”中的依图、云从、旷视从去年至今都在为“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目标而踊跃争逐,反观商汤科技却从未真正迈出IPO的步伐。

莫非商汤科技真的对上市一事毫无兴趣吗,还是说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估值是否虚高

如果从2014年成立算起,商汤科技的成长历程仅有七年时间。但在这七年内,商汤科技的融资速度却令人咋舌。

公开信息显示,自成立以来,商汤科技总共完成了九轮融资。最近一次对外公布的融资信息,是2018年5月完成的C+轮融资。也就是说,商汤科技仅在成立不到四年时间里就有九轮总共近30亿美元融资。

伴随着多轮融资进账,商汤科技的估值也在水涨船高。去年7月,曾有报道称商汤科技正在寻求15亿美元融资,当时商汤的估值已经达到100亿美元左右。另据腾讯新闻报道,商汤科技已于2020年年底完成Pre-IPO轮融资,此后其估值约为120亿美元。

图源:企查查

事实上,商汤科技的估值即便放在AI行业也属于领跑水平。2020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排行榜显示,AI行业头部公司如依图、云从、旷视、商汤估值均已超过100亿元,其中商汤科技的估值达到最高的500亿元。

对此,TMT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尽管有高频度重资金注入,但商汤科技的高估值来源不在于融资本身,而是其核心技术和算法被资本认可,不同AI企业在算法的走向和技术上不尽相同,而商汤的算法已经被得到证实有效而领先,因此产生的商业价值也被放大。”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近两年在资本热潮退却后,AI领域的融资频率和金额下滑明显。数据服务商企名片数据显示,2020年AI行业共完成305起融资,总金额约243.3亿元人民币,而在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523起和667.1亿元。

即便是商汤科技,其最近一轮公开融资还是发生在2018年9月,虽然其可能存在后续有融资但未予公布的情况,但AI企业近年来普遍公开融资速度放缓,却是不争的事实。

在AI行业资本降温的背景下,与商汤科技并称为“AI四小龙”的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和旷视科技都在寻求上市,然而它们的上市之路均充满波折。既然AI企业上市道路不顺,那么他们在资本上所获得的高估值是否存在虚高的成本?这种现象在资本市场上是否合理?

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目前包括‘四小龙’在内的AI企业普遍高估值无疑具有虚高成分,而由于此前把自身的商业故事在资本上过度透支,AI企业已经很难再从私募投资当中得到融资。如果现在不卖给二级市场,恐怕接下来很少会有投资者愿意接私募融资的盘,所以这也是AI企业近段时间一直争取尽快上市的原因。”

盈利状况存疑

由于商汤科技至今未IPO,因此其业绩情况外界知之甚少,但从以往公开的报道当中似乎能够发现一些端倪。

《经济观察报》曾报道,2017年商汤科技收入约7亿元人民币,并且已经实现全年整体盈利。此外,据彭博报道,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徐冰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商汤2019年的营收达到5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7%。彭博还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预计2020年商汤科技的营收将增长80%至90亿元人民币,毛利润可能将翻倍。

如果以上报道内容属实,那么商汤科技的营收已经呈现出高速增长的状态,参照其他AI企业近年的高营收增长合乎情理。然而,对于商汤科技是否已经盈利却要打上一个问号。

目前AI企业连年亏损的状况极为普遍,其中亿欧报告就曾提到,2018年全年国内有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亏损,另外10%则是勉强维持盈亏平衡。而在“AI四小龙”当中,云从科技在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净亏损近23亿元,依图科技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亏损合计近73亿元,旷视科技在2017年至2020前三季度已经合计亏损超130亿元。

这些与商汤科技齐名的对手们均难以摆脱亏损,商汤科技眼下能够实现盈利吗?对此,商汤科技方面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作为非上市公司,商汤科技并不对外披露公司的营收情况及财务数据,对相关市场传言亦不予置评。商汤科技在商业化落地方面取得了诸多成绩,随着AI技术进入业态赋能成熟期,商汤在多样化长尾应用场景上的优势将带来更明显的商业价值。”

必须承认的是,由于人工智能行业技术研发难度大、研发投入高,因此企业需要持续不断地投入资本成本,指望AI企业立刻产出回报和盈利并不现实。但资本市场讲究利润至上,AI企业这样长年累月地亏损,恐怕也会让不少投资者望而却步。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指出,“国内的AI企业普遍遭遇拓荒者困境,虽然企业前景很好,但是商业化变现情况较差。大多数AI企业常常是外表风光,业界有说法是10家企业有9家亏损,还有1家在申请破产。拓荒者经常遇到前所未有的问题,需要消耗大量资源,即便上市成功,短期内也难以解决落地难的问题,AI企业依然会在一段时期内亏损经营。至于盈利的拐点在哪里,目前没有明确的答案。”

赛道殊途同归?

据IDC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中国CV(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份额数据,商汤科技的市场占有率已经位列行业头部公司之首。

如果对比其他头部AI玩家,会发现各家企业均有一定的差异化路线。比如旷视科技主要切入的是AIoT领域,并且在智能安防上有自身技术优势;依图科技转型“AI+算力”厂商,尤其在医学影像方面有独特造诣;云从科技则是将发展方向定位在人机协同操作系统,特别是在金融、安防领域展示科技实力。而商汤科技则将重点放在搭建完整的AI基础设施,做底层技术的算法研发。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各家企业的“打法”和技术不尽相同,但抢占的却是同一批客户,最终仍然是殊途同归。

这一结果在安防、金融领域便可佐证,而安防也是“AI四小龙”业务布局中最为重合的领域。另外,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安防和金融是AI企业赋能实体经济市场份额最多的前两大领域,占比分别达到53.8%、15.8%。

在张书乐看来,“AI企业殊途同归的现象不难理解,毕竟可有效实现盈利的AI应用场景目前大多集中在金融、安防或者物联网等一些领域。因此哪怕AI算法的基础不同,原计划的领域各有侧重,但为了展示肌肉和快速形成产业影响力,依然会造成不同企业在一些热门风口上扎堆竞争。”

商汤科技除了要抵御传统AI企业们的冲击,还要警惕IT巨头这些“外来物种”的入局。目前,以微软、谷歌、阿里以及华为等头部IT巨头纷纷进军AI赛道,并且已经积累了不少成果。

有市场声音指出,相比传统的AI企业,IT互联网巨头本身现金流充足,可以在AI领域不计成本的投入,再结合强劲的数字化能力,IT巨头在AI领域所展示的优势将对专注于垂直赛道的“AI四小龙”形成降维打击。

一方面要与巨头抢占市场,另一方面又要加大技术投入,这对于商汤科技这类AI垂直玩家来说挑战不小。对商汤科技上市及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