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农村金融人的操守

一位老农村金融人的操守
2019年09月16日 10:39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中国保险报网

编者按: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来,银行业保险业信托业与新中国共同发展壮大。回首过去,为了国家的富强,为了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为了行业的不断发展壮大,相信每位从业者都作出了巨大奉献,同时拥有许多美好回忆。即日起,《中国保险报》开设“我和我的祖国——金融人的70年记忆”专栏,希望提供这样一个平台,让亲历者将宝贵记忆与生活感悟分享给更多行业同仁和社会大众。

□王纪强

每年过年前,我总要大哭一场,这里面寄托着我对父亲这个老农村金融人的一片相思之情。

我们这一大家子的命运注定要与农行紧密相连:父亲干了40多年农行和农村信用社,弟弟与妹妹都干农行。农行就是我们的家,与父亲的生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有一张1978年3月山东临淄梧台信用社全体人员的合影照片,一排左三为我的父亲王兰聚,那时候父亲已经在农村金融营业点默默无闻工作了十多年,可谓是一个老金融了,对农村的变化、艰苦的历程都牢记在心。

父亲无论是在邻村北安河的信用站工作,还是距离老家5里地的公社信用社上班,忙起来都是一丝不苟的。那个年代的农村金融人,走村下乡是常事,父亲经常由于工作原因回不了家。家里的农活、老人也都顾不上了,以至于我们兄弟姐妹四人在小时候总以为自己是没有父亲的。

母亲一个人拉扯着我们4个,还照顾70岁的奶奶。老老少少六口人在家,负担有多重,可以想像。我们也眼巴巴地盼,特别是秋收季节,在地里干活时,不知道往公路上望多少遍,就盼着父亲的身影出现,却一次次地失望。母亲虽然有时候埋怨父亲对工作的较真,但还是支持父亲的工作,这种任劳任怨与父亲对农行业务的执着持守了一辈子。

父亲工作繁忙、非常敬业,因业绩突出,从一般职工一直干到区行副行长、市行科长。父亲在梧台农信社营业所工作时,常在信用站驻村。我们曾不止一次听父亲说,有一次他去北曹大队办理存款业务时,背一个电影上常见的黄帆布书包,一出去就是一天。那时候,乡亲们也热诚,无论去谁家,都是竭尽全力提供“服务”。如今是农行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那时候是客户无微不至关心银行人员。有一次,父亲回来晚了,北曹的代办员路振帮一路陪着父亲回营业所。突然树林里蹿出来一条狼,要不是路大爷与父亲操起棍子,为自己壮胆,后果不可想像。而那时父亲跑一天,书包里的“储蓄量”仅四五十元。每逢说到此,父亲总不忘感激那个年代那些热心人。

干了银行的父亲,因为工作忙,把家当成了“旅馆”。童年时代的弟弟们与父亲就疏远了些,感觉不到父亲对弟弟们的关心,只知道有个在银行上班的爹。求学多年,父亲为弟弟们开的家长会寥寥无几。有时候弟弟与我就想,“父爱是什么”“父亲抽时间与我们交流过吗”“我们弟兄到底是他的亲生孩子吗”,这怪异的念头今天看来的确有点可笑。

以前农行与信用社是一家,父亲是农行的副行长,也是临淄农信联社的副主任,给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父亲的金钱观。拒腐蚀,永不贪,是父亲的信条。有一次,临淄的糠醛厂厂庆,一人发一个手提袋,当然是宣传材料等。父亲回家后发现里面还有50元红包,当晚就让我给厂长送回去了,还电话把厂长熊了一顿。我去给人家送钱,厂长哭笑不得:“你爸爸也真是的,开会的人,省里市里区里的都有,来者有份,就你爸爸给退了。”

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命,这是父亲常敲打我们的。有人说:“你父亲当了一辈子领导,干了一辈子农村金融,怎么就没挣下几个钱呢?”我对父亲说:“人无外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父亲说:“干银行的,就不能贪婪。没有这个底线,你是干不好的。”

看别人买上了大房子,开上了豪华型跑车,我们也羡慕。不过,只是一丝闪念。父亲常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人活着,应该还有比钱更重要的。我工作了一辈子,给你们留不下几个钱。但人的正直无私是最重要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在父母严格教导下,我们兄弟姐妹四人长大了,有两个在企业,有两个在农行,都兢兢业业工作,干老实事,挣辛苦钱,踏踏实实过日子,没有动过贪污的心思。

2011年10月10日,父亲走完了他69岁的人生历程。从业40多年,父亲一直在做他的“农”字文章。对父亲来说,这更是笔巨大的精神财富。无论做人还是做事,父亲的言传身教值得我们深思。

如今,农村金融服务客户的理念深入人心。大金融,大发展,大进步,都离不开父亲那一辈农村金融人打下的基础。祖国的农村金融事业一日千里,这该是父亲那一代金融人最盼望的。

(作者为山东省淄博市散文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