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黑芝麻百亿目标缩水背后:业绩下滑 资金链承压

南方黑芝麻百亿目标缩水背后:业绩下滑 资金链承压
2020年07月10日 11:40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杨泽世)讯,百亿营收目标减半后,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716.SZ,以下简称“黑芝麻”)仍未挣脱出亏损泥潭。该公司于7月10日晚间披露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200万元-3000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13.41%-254.65%。

  该公司对业绩下滑解释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在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原材料供应、产成品物流和终端销售均受到严重影响,基本处于停产停工状态,造成公司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和经营毛利额同比大幅下降。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黑芝麻与很多传统企业如维维、娃哈哈等都存在类似的问题,战略无法匹配当前市场的发展,包括产品迭代升级和渠道等方面;且随着多元化的不断进行,黑芝麻的资金压力越来越大。

  子公司陷亏损泥潭

  “由于疫情影响了公司的产品动销和货款回笼,公司在报告期向相关银行申请了疫情应急贷款而增加相应的利息支出,经营成本有一定增加。自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采取各种有效措施积极复工复产,有序开展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因此二季度的经营回稳,但尚无法弥补一季度造成的亏损。”黑芝麻表示。

  事实上,该公司业绩早已受阻。数据显示,其2018年和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39.64亿元和44.76亿元,增速分别为43.03%和12.90%;净利润分别为5991.30万元和3384.65万元,分别同比下滑46.06%和43.51%。

  对于2019年净利润的大幅下滑,该公司将原因归咎于固定资产折旧、资产减值、无形资产摊销、长期待摊费用摊销、利息支出等增加,导致净利润减少。

  此外,黑芝麻主要控股参股公司共5家,除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外,另外4家子公司在2019年均大幅亏损,其中,广西南方黑芝麻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亏损6782.08万元、义乌市润谷食品有限公司亏损2922.85万元、江西小黑小蜜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亏损2604.26万元、滁州市南方黑芝麻食品有限公司亏损7626.56万元。

  上海礼多多商务有限公司虽然没有亏损,但并未完成此前的业绩承诺。该公司2019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税后净利润为7536.67万元,未完成黑芝麻与补偿义务人签署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中规定9000万元的业绩承诺,且该数据相较于上年的8017.02万元亦有下滑。

  不仅如此,黑芝麻募集资金承诺投资项目江西黑芝麻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滁州黑芝麻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在2019年实现效益分别为-1572.67万元和-2470.43万元。

  对此,该公司表示,江西黑芝麻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主要生产罐装即食系列饮料产品,消费者对南方黑芝麻糊饮料化的认知、市场培育都需要过程,目前产品销量尚未达到盈亏平衡,导致报告期内未达到预计效益;滁州黑芝麻乳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为公司实施产品饮料化的战略性项目,主要生产利乐包装轻脂饮品等即食系列饮料产品,但由于是新产品,市场费用投资较大,产品推广调整仍需市场检验,目前销量尚未达到预期,导致报告期未达到预计效益。

  其实,近两年黑芝麻的营收增速放缓,净利润更是节节下滑。此前,该公司董事长韦清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出,公司计划到2020年实现100亿元营收、200亿元市值,“这个百亿是含税的,而报表上的营收数字是不含税的。不含税的话,大概是要实现80多亿。”

  而在2019年年报中,黑芝麻公布的2020年经营目标计划为,实现含税营业收入50亿元,实现净利润9000万元。这与此前百亿营收目标相比,缩水一半。

  “南方黑芝麻的问题不是产品,而是渠道的表现。”零售行业分析师鲍跃忠认为,“从创新的情况来看,该公司做的比较杂乱,跨领域发展风险较大。”

  “在糊类食品领域,黑芝麻市占率第一,但其在该领域创新速度并不匹配消费升级的速度,同时它只在糊类有规模优势,在其他品类竞争中却不占优势,所以黑芝麻既要承受其他品类竞争带来的压力,又受到消费端的抛弃。”朱丹蓬说。

  资金链承压

  数据显示,黑芝麻2020年一季度营收为5.64亿元,同比下滑40.6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677.46万元,同比下滑454.55%,扣非后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596.69%。

  随着业绩的大幅下滑,该公司现金流也受到影响。今年一季度,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滑8.15%;货币资金为1.88亿元,上年同期则为2.24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6.92亿元,同比下滑32.47%。对此,该公司解释称,期内销售下降,销售商品收到的现金减少。

  “因疫情及外部环境影响,公司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资金流动性,预计会面临较大挑战,将会影响公司经营资金的流动。”该公司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

  近日,黑芝麻还向银行申请总额度不超过6.7亿元的授信,其中单一授信总额不超过3.2亿元,其控股子公司广西南方黑芝麻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单一授信总额不超过3.5亿元,授信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流动资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国内信用证及项下融资,在授信额度内以实际发生的融资金额为准。

  “本次向邮储银行玉林分行申请授信,并根据实际经营的需要使用该授信补充流动资金,有利于扩大公司的经营业务、提高公司的经营效益。”该公司董事会表示。而这已是其今年以来第三次因公司经营发展需要向银行“借钱”。

  “这种频繁的‘借钱’行为,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公司资金不宽裕,从一季度业绩表现来看,黑芝麻存在资金承压的可能。”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财联社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还被广西证监局发现,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变更部分募集资金使用用途未履行审议程序违规行为。黑芝麻解释称,2019年其控股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及其关联企业为解决黑芝麻经营资金紧张的局面,以自有的价值超过7亿元的资产为黑芝麻向银行融资无偿提供抵押担保,造成关联方再无资产向银行作抵押融资,导致经营资金困难。为此,董事长韦清文,副董事长、副总裁、董事会秘书龙耐坚,及分管财务工作的副总裁李维昌等人被追责。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