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鹤岗安家记:借网贷买房半年后,因疫情失业为还贷折价卖房

“流浪者”鹤岗安家记:借网贷买房半年后,因疫情失业为还贷折价卖房
2020年07月10日 17:30 金融界网站

  作者:时代财经 刘新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湖北小伙儿许康“火”了两次,一次是买房的时候,还有一次是最近的卖房。

  一年前,鹤岗房价被曝跌至“白菜价”,一套46平方米的房子总价仅1.6万元。在拉萨工作的许康因此萌生了置业鹤岗的想法,并在2019年11月花3万元买下了一套40余平的房子。但房产证还没有捂热,许康就在近期以2万元的价格卖掉了这套房子,售价比半年前的买入价还足足低了一万。

  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的鹤岗,北隔黑龙江与俄罗斯相望,东南临松花江与佳木斯接壤。在2019年4月之前,它更为人熟知的标签是“煤炭城市”,但自那以后,公众的认知中多了一个词--“白菜价”。

  鹤岗这座资源枯竭型城市火了后,大批像许康这样的外地客涌入,房产交易也一下子火了起来,有当地房产中介向时代财经透露,去年其门店每月的成交都在三四十套左右,且以外地人居多。

  许康在网络上走红后,向他咨询鹤岗买房的人也多了起来,他索性组建了几个微信群,热闹的时候一天有上千条的消息刷屏。然而,短短的半年,一切都变了。由于网贷压力,许康把鹤岗的房子卖了,原来热闹的微信群也渐渐冷清下来,其中一个甚至解散了,他们聊的话题也不再是房子。

  许康告诉时代财经,买下他房子的是一个河南小伙儿,他会在7月底返回鹤岗办理过户手续。许康的闪买闪卖也是鹤岗楼市魔幻的一面,热度过去,一切好像又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在许康的微信群里,有群友给他支招,让他把关注度变现了。

这里是“流浪者”的天堂

  “走!去鹤岗买房。”

  这是在2019年4月,不少人拿来调侃的一句话。当时,鹤岗房价被曝跌至“白菜价”,一套46平方米的房子总价仅1.6万元。有人只是好奇,有人却是蠢蠢欲动。

  “我想在那买一套房,去看雪。”身为广东人的郝咏(化名)对时代财经说。不过,对另一些人而言,房价低廉的鹤岗,并不是浪漫之地,而是栖身之所。

  2019年11月,在拉萨工作数年的许康,几经辗转来到鹤岗,以总价3万买下该市东山区光宇小区一套40余平方米的顶楼住宅。“终于有了一个家”,拿到房产证后,“流浪”多年的许康欣慰地说。

  许康也是一个“追随者”。2019年5月,浙江舟山人李海买下光宇小区一套77平方米、两室一厅的房子,总价仅5.8万元。李海是一名海员,一年有一半时间在外,“国内沿海全跑,一年大概在鹤岗住半年。”

  李海的房子也在顶层,房子问题不少。今年5月,屋顶再次漏水。“做了两次(防水)全没做好,都装样子,只在上面铺一层,下层都没做好。”李海在朋友圈跟朋友诉道。但即便是这样的房子,也给了李海相对安稳的生活。“基本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最近宅家多,最多是陪朋友看房。” 李海对时代财经说。

  许康和李海家庭背景和成长经历相似,也是在鹤岗买房群里比较有名的两个人,但圈内人对他们的评价褒贬不一。“李海随波逐流,怎么样都可以,属于低欲望群体,但许康是另一个极端,想出名、想一夜暴富。”熟悉二人的王皓(化名)对时代财经说。

  许康是背上一万多网贷才买下这套房。但新冠肺炎疫情袭来,失去收入来源的许康不得不出售还没住过几日的房子。 “人生就在于折腾,反正就这么一辈子,按部就班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许康对时代财经说。

  接盘许康房子的买主是个生于1996年的河南小伙儿,目前在福建工地打工。许康透露,双方至今还没见过面,在他最缺钱、亟需卖房的时候,二三十个咨询者中,这个买家先转了一万房款给他,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感动之余,许康主动将价格降至2万,并在收到剩余房款后将房产证快递给买家。

  相比房价企高难下的一、二线城市,鹤岗像个世外桃源。李海曾在百度“流浪吧”发布过一个帖子,详细记录了从出发去鹤岗、看房到定居鹤岗后的生活。该帖爆火后,吸引了一群“流浪老哥”慕名前来,许康即是其中之一。鹤岗为这群人提供了结束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生活的希望和可能。

  但鹤岗本地人孟念(化名)并不太喜欢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城市受到这样的追捧。在网上看到一个“我长期无业、严重避世,想来鹤岗做个废人、有个属于自己的窝”的帖子时,他有点气愤地说,“这样的人来鹤岗会有什么正面影响?”

“南方人帮忙消灭了顶楼的库存”

  去年以来,外地人确实为鹤岗“消化”了不少库存。

  梁云鹏是鹤岗云鹏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时代财经,去年门店的业务量增加很多,每个月都能卖三、四十套房子,售价在3-6万之间,顶楼的房子多一些,且外地客居多。

  除了房价便宜,涌来鹤岗买房的外地客目的颇为多元。为了孩子以后能更容易地考上好大学,河南南阳的武志(化名)正打算在鹤岗买房,他的孩子目前在读小学三年级。

  “客户来自全国各地,买房之后住下来的不多,基本上是为了夏天避暑、冬天玩雪,或者为了落户口、养老,再者就是像许康这样的‘流浪老哥’。” 梁云鹏对时代财经说到。

  外地客买走的低廉顶楼住宅并不被当地人青睐。被鹤岗低房价吸引的王皓发现,总价5万以下的房子基本不太好。“3万左右的房子基本都在顶楼,没有电梯,很多还漏水。鹤岗本地人都说‘南方人帮忙消灭了顶楼的库存’,买了房的群友都后悔买得太冲动了。”

  总价二、三十万的房子是鹤岗本地人购房的主流选择。鹤岗一房产中介周微透露,其代理的市区二手房,单价在2000到4000多元不等。和其他城市一样,学区房或者地段好、朝向好的房子价格也高一些。

  2018年9月,济南人韩越买下了鹤岗工农区一套80平方米、四楼的二手房,楼龄近20年,房屋总价约15万。花5万元装修后,韩越将房屋出租,租金每月1000元,这在鹤岗已经是比较高的租价。58同城网站的租赁信息显示,鹤岗的租金基本都在千元之下,有的甚至低至两三百元。

  除了装修新、家具齐全外,韩越的房子能租出高价,主要与地理位置有关。工农区位于鹤岗市中心,市委、市人大、市政协等市级机关以及市属工商企业都在该区域内。“年轻人去鹤岗买房不要盲目、冲动,不要只贪便宜,要理智一些,最好在那住几个月深入了解一下。” 韩越说。

  与一二线城市房价的螺旋式上涨不同,鹤岗的房价远低于十年前。鹤岗人周鹏家的房子买于十年前,单价4500元/平方米,现在市场价却只有2000元/平方米。这与鹤岗近年来大刀阔斧的棚改息息相关。相关资料显示,2013年至2018年六年间,鹤岗共计建设11万套保障性住房。鹤岗人最不缺的就是房子,周鹏家即有2套商品房、一套棚改房。

  鹤岗房价的回落与煤炭资源枯竭、城市衰落、人口外流有莫大关系。孟念说,“早40年鹤岗人回老家像衣锦还乡,到亲戚家都得扔点钱。但现在留下或者想来鹤岗定居的,基本都是因种种原因想避世的人。精英都流向大城市,弱势群体反向流进小城市。”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鹤岗总人口从2015年的近106万人降至2018年的99.5万人。

  与孟念的悲观不同,韩越却看好鹤岗的未来及楼市潜力。在他看来,鹤岗的旧有优势确实不可挽回地失去了,但新的优势也许正在生长。韩越是一位“鹤岗女婿”,他回忆道,在2008年第一次去鹤岗时,踏在地上灰尘能起来一米,但现在公园里经常能看到小松鼠,甚至乡下还出现了野生东北虎。

  “发展旅游是不错的。房子我准备先出租着,等过几年再看,如果涨了我就卖掉,再在鹤岗买套新一点的;如果没涨,我就继续出租,反正目前租售比不错。从买完到现在估计(总价)涨了1-2万。” 韩越说。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