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监管体系加速重塑!年内至少10次“点穴”财险 哪次最准、最重、最实?

保险监管体系加速重塑!年内至少10次“点穴”财险 哪次最准、最重、最实?
2020年07月15日 09:5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A智慧保

  面对广袤的保险市场,众多的保险机构需要精细化运营,不断升级的业务需要精细监管,目前的监管体系正在重塑,其中财险监管步伐不断加速。近日,监管部门正在酝酿对财险公司实施差异化分级监管。纵观今年的监管步调,至少10次“点穴”财险,其中哪次点得最准、最重、最实呢?

  从疫情期间的“电子签单”到开启全流程监管,财险产品、财险业务条线及财险市场乱象整治等,均已成为今年监管的重点方向。如今,财险市场再次迎来差异化监管的书面调研,以及重点业务的风险排查。

  『A智慧保』获悉,银保监会财险部已于近期向各银保监局、各财险公司、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中国保险学会下发了《关于开展财产保险公司差异化监管书面调研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针对财险公司的差异化监管给出了相应的“方案”。

  《通知》显示,对不同类型的财险公司实施差异化监管,是为了引导公司探索专业化、精细化发展之路,从而推动财险行业高质量发展。

  监管表示,各财险公司也应各司其职,将不限于公司治理、分支机构设立、高管人员管理、产品、精算、市场行为(车险、非车险、农险及再保)等方面的意见建议提交于监管部门,以促进这场“差异化”工作的进行。关于意见材料,接收截止日期为7月31日。

  虽是一次意见收集,但也向市场释放出监管的新信号。

  的确如此,在财险市场,大小公司差距大,本不在一条起跑线上,监管的标尺是否该换为“变形金刚”,各公司的业务重点、业务模式迥异,一套制度是否能统管天下,创新的业务是否仍应该适用传统业务的监管思路,种种需求和呼声正在得到监管的回应。

  规范与整治

  前7月超10项政策下发

  2020年以来,保险监管开足马力。从多项政策的发布,到各个市场乱象的整治,“严中带刚”、“粗中有细”的监管已成为常态,尤其是对于财险市场的治理与整顿,2020年再上一个新台阶。

  『A智慧保』整理了从年初至今的财险监管文件,其中既包含对于整个财险市场整顿的综合性文件,也包含对各大财险细分领域的专项监管文件。

  从整体来看,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袭,传统保险业经历了一场艰难的考验。线下展业困难,营销员“待业家中”成常态,保险线上化的运作模式,从这一时期发力。财险中的车险等领域开启电子开单、线上理赔等模式,监管也不断鼓励险企进行线上化操作。

  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保险展业开始恢复常态,而银保监会对于财险的监管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以时间轴为标准,银保监会开启了一场对财险领域的全方位“检测”。

  ○ 2月26日,银保监会向全财险行业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财产保险公司产品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

  ○3月13日,银保监会财险部就规范车险市场秩序等问题向各银保监局、各财险公司下发重要文件,矛头直指随着各地复工复产而出现的车险乱象反弹、跨区域抢单等问题。

  ○4月,银保监会发布 《关于推进财险业务线上化工作征求意见的函》,就进一步推进财险线上化工作提出了若干政策措施,并依据提出的政策措施,征求行业相关意见。

  ○5月28日,银保监会财险部向各财险公司下发《监管提示函》,就市场上出现的融资性信保业务问题进行相关提示。

  ○6月1日,银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保险机构业务和信息化建设调研的通知》,进一步了解财险公司在公司治理、保险业务、投资业务、关联交易和财务等领域信息化建设情况。

  ○6月3日,银保监会发布《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修订稿)》的征求意见函,就财险费率的厘定等方面进行征求意见。

  ○6月12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农业保险业务经营条件的通知》,要求各银保监局、各财险公司落实好农业保险领域的“放管服”改革要求,进一步深化农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立健全农险业务经营条件管理机制。

  ○7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就推动车险高质量发展,清理整顿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等问题进行意见征集。

  ○7月中旬,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财产保险公司差异化监管书面调研的通知》。

  ○7月中旬,有消息称银保监会拟于8月底前对财险业开展一次重点风险排查工作,重点排查融资性信用保险和保证保险业务、大额且与信用风险相关的其他财险业务,特别是通过互联网平台渠道展业、承保特殊标的物等财险业务。

  (以上信息根据银保监会官网及各媒体报道不完全整理)

  从行业发展到公司治理,从产品开发到业务操作,从最大险种车险的大尺度改革到农险的供给侧调整,再到信用保证保险的提示、摸底、整改,精细到财险的各个领域,一场全覆盖财险市场的监管体系重塑正在形成。

  “放管服”差异化

  地方实操不断跟进

  多项政策文件从银保监会发起,而作为派出机构的地方监管局,在多次的财险市场整顿中不断因地补充。

  例如,5月,山东银保监局面向山东省下发《2020年深化行业规范建设整治车险市场秩序工作方案》。该《方案》旨在进一步规范车险市场秩序,促进山东车险持续健康发展。通过建立常态化的车险市场监测评价机制,结合日常监管实践,准确确定重点监管对象,依法精准严厉打击车险领域各类违法违规行为。

  虽然是针对地方的监管文件,但作为保费大省的山东,其车险整顿的效果同样会影响其他市场。或许,山东模式的成功运行,也可成为其他地区的借鉴,从而促进全国车险市场进一步走向更规范的道路。

  6月1日,河北银保监局也就财险产品问题,发布《关于加强财产保险公司产品监管相关事项的通知》,将财险产品的备案、退出、追责等机制再次提至重要工作位置。

  河北这项通知文件则是在2月银保监会下发的关于财险产品监管文件基础上进行的地方化施策。以“总部”要求为基准,结合当地实际情况进行推行。“总分”模式的联动,将银保监会下发的政策进一步落实。

  7月10日,四川银保监局发布《全面实行机动车辆保险电子保单及交强险保险标志电子凭证工作的通告》,与山东、河北银保监局的出发点一致,同样是依照银保监会相关文件,进行地区化操作。

  或许,“放管服”改革下的总分联动,也将成为“差异化”监管中的一环。

  事实上,对于财险市场的监管重塑,这些只是一个缩影,关于财险公司的监管整顿远不止于此,因为财险公司近几年顺势而为,经营的健康险、意外险业务快速发展,因此,此类监管政策的出台,也涉及到财险公司。例如,意外险的改革与清理整顿,使很大一部分互联网端意外险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究竟,对于监管的一次次“点穴”,哪一次最准、最重、最实呢?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