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概股回归】哔哩哔哩业务持续“出圈” 靠二次上市“杀退”竞争对手?

【中概股回归】哔哩哔哩业务持续“出圈” 靠二次上市“杀退”竞争对手?
2020年08月06日 19:06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财华网

  张文宏医生在接受上海卫视主持人曹可凡采访时透露,B站UP主要采访我让我选地址,一个是东方明珠旋转餐厅,一个是B站总部。

  这个时候我绝对拎得清,张文宏笑说。B站是“后浪”的天下,东方明珠旋转餐厅才是70后的格调。

  正是张文宏口中这个“UP”主们的B站,在于2018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后,又在2020年7月被曝正在酝酿港股上市。

  借着二次上市,B站又将迎来一轮新的发展契机?

B站赴港二次上市?美股估值已经不便宜

  全球风向瞬息万变,中概股“回家”趋势愈演愈烈。继阿里京东网易之后,B站也被传要在香港二次上市。

  据外媒报道,中概股哔哩哔哩正在计划赴港二次上市。尽管B站自己仍未披露,但在外界人士看来,公司二次上市或是大概率事件。

  首先是公司已经符合港股二次上市条件。

  2018年4月,港股进行上市机制改革,在接纳“同股不同权”企业同时,也对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规则做了调整。

  二次上市企业必须在纽交所或伦交所等英、美市场上市,市值不得低于400亿港元(约52亿美元),或市值不少于100亿港元(约13亿美元)以及最近一年度收益至少10亿港元(约1.3亿美元)。

  B占完全满足上述条件。截至美东部时间2020年8月5日收盘,B站最新市值158.15亿美元。2019年公司营收67.78亿元。

  其次,回港股二次上市即可化解中概股动荡风险,又能为公司迎来新的募资发展机会。B站当然不会错过。

  2018年03月,B站在纳斯达克上市。与上市当日股票遭到破发相比,进入2020年来,公司显然已经走出低谷期,在二级市场涨势如虹。

  7月2日,公司股价涨至历史最好记录的51.25美元,估值已经不再便宜。

  B站估值过高,公司大股东功不可没。

  B站前身Mikufans,原是由A站资深用户徐逸于2009年创建,后又于2010年更名为Bilibili。

  2011年B站迎来一位重要人物,从金山软件出身的陈睿,他作为天使投资人,不仅在当年给B站带来资金,还在2014年成为B站合伙人。

  陈睿曾经自己创业,后被金山网络收购。他经历了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并登陆美股的嬗变过程,对资本市场有较为深刻的认识。

  在他加入B站后不就,公司就在2015年经历两轮融资,投资机构是大名鼎鼎的腾讯、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等。在公司上市后,还成功获得阿里青睐。

  据Wind显示,截至2020一季度,B站前四位股东分别是陈睿,其直接持有B站14.97%股份;腾讯持有13.25%,徐逸持有8.75%,阿里持有7.16%。

  被腾讯、阿里等雄厚资本加持,估值想不高都难。

  但如果公司在港上市能否获得如此高估值还很难说,港股上市公司中目前还没有B站这类泛娱乐公司。

  但对比二次上市的网易来看,Wind书显示,其美股股价近20日涨近36%,而港股股价近20日却跌去4.66%。

号称中国年轻人聚集的社区,却是游戏打天下

  从最早做日式二次元文化、弹幕视频网站起家,B站在打响名气后,并未深耕日式二次元文化内容。

  但在2011年后,公司网站开始上线大量生活、影视、娱乐等非二次元内容,B站开始“出圈”,业务也开始更泛娱乐化。

  B站很会玩概念,先是“二次元”为噱头,吸引来大批标榜个性的年轻人,后又屡次业务“出圈”,成功突围到泛娱乐领域,号称“后浪”、“Z时代”、“UP主”的专属品牌。

  反正什么不一样玩什么,什么炫酷、个性玩什么。玩看似一个贬义词,其实也带有褒义。B站就玩出了特色,玩出了品牌,还吸引了一波波流量。

  例如,进入2020年,B站推出《后浪》等创新作品,获得巨大市场反响,让本就淡出视野的公司又浮到一线,圈粉无数。

  这也是B站能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屡次“出圈”确实很精彩,但公司业绩却不如业务玩得这么出色。

  Wind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B站的营收规模取得较大进展,但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却常年亏损,呈现波动扩大趋势。

  从公司营收结构看,移动游戏、直播及增值业务、广告收入、其他业务成为B站营收四大支撑。

  其中移动游戏早已成功公司营收大头。Wind数据显示,2015-2019年移动游戏分别占营收比重约100%、60%、84%、71%、53%。

  离“二次元”等个性概念越来越远,离游戏越来越近,用泛娱乐来形容B站已经不太贴切,从营收结构看来,它更像是一家游戏公司。

业务越来越多元,护城河也越来越窄

  走泛文娱的路线,什么赚钱干什么,B占业务越来越多元,但相应的特色元素、圈子文化也正在消退,这意味着企业的护城河也将越来越窄。

  在国内用户市场,未成年人沉迷游戏的不在少数,家长们对游戏颇有微词。B站非但没有对游戏业务倾向避嫌,反而还表现出强烈的需求。

  在今年china joy期间,公司还与拳头游戏(Riot Games)达成《英雄联盟》全球赛事战略合作,正式获得中国大陆2020-2022三年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

  传言B站为此付出8亿元代价。如此高代价的加码游戏业务,莫非公司真的做一家游戏公司?

  陈睿此前曾坚决表示B站不是游戏公司,他认为游戏会是B站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会低于视频等相关业务。

  言外之意,怪只怪公司变现渠道太窄,公司商业化仍处于一个初级的阶段,包括像直播商业化是2017年开始的。

  在商业模式上仍有待理清主营业务的同时,多元化的B占也将面对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

  2020年第一季度末,B站月活用户达1.72亿,同比增长70%,日活用户达到5100万。

  其用户规模要超过腾讯手下“两虎将”斗鱼虎牙。今年一季度,斗鱼月活跃用户为1.581亿,付费用户760万,虎牙的月活为1.51亿,付费用户数为610万。

  但公司也面临更多强大的竞争对手。例如,一路狂奔,但遭全球媒体虎视眈眈的TikTok以及抖音,在kill time方面绝对是“大杀器”,老少通吃。

  根据QuestMobile数据,2020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数达到5.18亿,快手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43亿,均高出B站月活跃用户数1.21亿。

  另外,B站用户规模虽然在今年得到急剧增长,但在付费率方面仍有提升空间。一季末公司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30%至1340万,付费率却仅 7.8%。

  而据西南证券研报显示,今年一季度,芒果 TV、爱奇艺奈飞付费率分别为14%、20%、96%。

  从以上财务情况、业务机构以及用户规模来看,B站要想继续“出圈”,在泛娱乐中杀出一条血路,仍然需要面对更多挑战。二次上市或是跳出竞争蓝海之外,另一条靠近成功的捷径。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