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 | 广州浪奇“黑洞”从哪里开挖的?

记者调查 | 广州浪奇“黑洞”从哪里开挖的?
2020年09月29日 09:1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上海证券报

  广州浪奇5.72亿元库存货值离奇失踪,被称作继“扇贝跑了”之后的A股又一奇葩剧情——“洗衣粉跑了”。

  9月28日,广州浪奇股价一字跌停,巨量封单牢牢将其摁在地板上。当晚,*ST辉丰公告,近日,经公司初步核实:9月11日,因子公司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吴明俊、王菊青共同出资组建。

  照此计算,广州浪奇的收购溢价率高达300%,而且并没有取得该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收购方案中,琦衡农化大股东王健进行了业绩承诺,保证在广州浪奇投资完成的2013年以及其后四个会计年度,琦衡农化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526.51万元、1.03亿元、1.15亿元、1.4亿元、1.59亿元。

  王健此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声称,琦衡农化计划3至5年内上深市中小板。

  事后证实,广州浪奇收购25%股权后,琦衡农化从没有实现过王健所作的业绩承诺,上市更是无从谈起。

  2019年,广州浪奇拟出手这一“烫手山芋”,但无人接手,后委托广州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出让,转让价格为20299.75万元。2019年10月,确定最终受让方为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下称“江苏绿叶”),并共同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

  但麻烦并未就此结束。今年8月28日,广州浪奇2020年半年报披露,截至报告披露日,江苏绿叶仍未能足额支付第二期股权转让款、利息和违约金,该交易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存在无法完成股权转让的风险。公司仅收到首期股权转让款6089.93万元。

  广州浪奇还表示,由于江苏绿叶逾期未付款,公司将有权按协议约定要求江苏绿叶支付违约金,该款项足够覆盖江苏绿叶应支付的违约金额,可充分保障公司权益。

  当广州浪奇还在等待江苏绿叶的股权支付款时,江苏绿叶的2019年年报已经披露为“停业”状态,而且有一堆官司和处罚缠身。自2019年10月起,季苏福、江苏绿叶屡次被司法机关公示为失信被执行人。

  据天眼查显示,江苏绿叶的股东结构为中冶化工持股99%、沈建军持股1%。中冶化工成立于2009年10月,注册资本5333万元,公司法定代表人季苏福,其持股比例为20%。资料显示,在2013年广州浪奇收购琦衡农化时,中冶化工的大股东和实控人正是王健。2019年4月,中冶化工的董事长仍是王健。

  记者在查询琦衡农化的工商信息时,发现其联系方式为一个手机电话号码,该号码也是中冶化工、江苏保华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保华国贸”)等的联系号码。

  记者拨通该手机时,对方在得知是记者采访后,迅速回复说“我不懂、不清楚、不方便、不在公司干了”,其后匆忙挂断了电话。

  广州浪奇与王健的故事并不只此。9月22日,广州浪奇自曝3.95亿元债务逾期,就与中冶化工、保华国贸有关。

  根据公告,2019年3月、4月,中冶化工、保华国贸向张家港农村商业银行贷款,其将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质押给张家港农商行作为担保。相关贷款到期时,保华国贸与中冶化工未能偿还债务,广州浪奇出具的商业汇票也未能按时予以兑付,因此形成逾期债务1.66亿元。

  离奇的收购、失信的被执行人、错乱的交易关系,广州浪奇作为一家国企,为何会在这样的“黑洞”中越陷越深?背后又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利益关联?是否又涉及巨额国资流失的问题?

  广州市国资委28日早间回复上海证券报记者,广州浪奇是广州轻工集团控股旗下的上市公司,已经对此进行关注。

  存贷双高

  针对广州浪奇5.72亿元库存“不翼而飞”一事,深交所在9月28日早间发出了关注函。

  深交所注意到,近年来,广州浪奇大量开展化工品贸易业务,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金额较大,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应收账款、预付账款及存货的账面金额分别为36.94亿元、12.46亿元、15.71亿元,合计占总资产的75.35%。此外,公司近期票据逾期、部分仲裁诉讼事项亦与贸易业务相关。

  对此,深交所要求,广州浪奇补充披露上述存货的主要构成及用途,说明公司与鸿燊公司、辉丰公司关于第三方仓储业务的开展情况,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署时间、双方主要权利义务、合同执行情况及历史合作情况等,说明本次存货异常情况的具体发现过程及最新核查进展,说明截至关注函发出日公司所有存货存放地点、金额、库龄、第三方仓储业务合作方、近期盘点情况等,全面核查是否存在其他存货异常情形。

  广州浪奇的财务状况早已每况愈下: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存货节节攀升,现金流持续为负,短期债务急剧增加,债务杠杆不断高涨。如果不是巨额土地补偿款,早已被沉重的债务压垮。

  据广州浪奇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仅为6.47亿元,较年初10.3亿元出现了大幅下滑。与此同时,广州浪奇的应收账款从年初的34.46亿元进一步攀升至36.94亿元,预付账款从9.65亿元上升至12.46亿元,存货由13.77亿元增加至15.71亿元。而2017年广州浪奇存货仅为3.5亿元。

  从存货周转率看,广州浪奇2017年为26.92,此后一路下降,至今年上半年已骤降为2.50。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61亿元,资金压力较大,公司利用银行借款等方式进行融资,报告期内财务费用为7339.79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11.05%。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广州浪奇的短期借款高达26.95亿元,较年初增加了6.65亿元。公司的资产负债比率也从2017年的73.51%大幅升至今年年中的79.54%。

  记者注意到,广州浪奇是在公司董事会换届、新一届高管团队就任之后陆续披露出重大问题。28日早间,记者拨打了今年4月份辞去广州浪奇副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的陈建斌,其以“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并短信告知:“我从4月底已不在浪奇工作,抱歉!”此后电话为关机状态。

  困局之下,广州浪奇又将掀起怎样的“滔天巨浪”?上海证券报记者将持续予以关注。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