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信托10亿产品踩雷华晨集团 信托业全年问题资产已逾千亿!

江苏信托10亿产品踩雷华晨集团 信托业全年问题资产已逾千亿!
2020年11月04日 08:1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家族办公室杂志

  2020年国内信托业可谓多事之秋,自从5月监管部门推出了史上最严苛的“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后,接连有信托公司传来产品踩雷或违规挪用项目资金的消息,包括四川信托200多亿TOT资金窟窿、安信信托500亿产品逾期、雪松信托220亿元应收账款疑案、外贸信托“海发医药”项目应收账款融资造假案等等,更不要提10余家信托公司深陷金凰珠宝百亿假黄金质押融资大案,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到底应该谁为假黄金的出现负责,应该谁来赔偿投资人的损失。

  文:FOTT《家族办公室》杂志 赵建勋

日前,江苏信托被曝陷入老牌国企华晨集团的债务危机,超过10亿元的本息兑付可能出现问题。今年整个信托业风险事件不断,出问题资产的规模逾千亿,多个信托公司牵涉其中,就连外贸信托这样的头部机构也未能幸免。如果将信托业的一次次“地震”看作是行业转型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阵痛,短时间内我们还将不得不经受此种阵痛的折磨。

“踩雷”华晨集团债务危机

  据媒体披露,华晨集团由于未能按时足额兑付江苏信托-信保盛158号(华晨汽车)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信保盛158号”)应于今年9月20日支付的利息,江苏信托召开信保盛158号信托计划受益人大会,向华晨集团发出提前还款的通知书,要求华晨于10月12日兑付贷款本金10.01亿元、利息2000万元、罚息668.38 万元。但截至10月15日,华晨集团并未按约定兑付贷款本息。

华晨集团旗下拥有4家上市公司,160余家全资、控股和参股公司,资产总额超过1900亿元。今年上半年,华晨实现收入846.3亿元,净利润63.12亿元,但公司的主要盈利来自于旗下子公司华晨宝马,因此华晨集团实际的归属净利润为-1.96亿元。华晨公布的半年报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集团账上拥有货币资金167亿,但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高达54亿,无法偿还两笔合计20亿元的债务。这表明华晨集团后续兑付情况堪忧,江苏信托想要收回贷款难度很大。

  该信托的信保盛158号产品登记于2019年10月,信托功能为融资类,资金运用方向为信托贷款,存续期限12个月,就在产品即将到期之前,该产品遭遇了华晨的流动性危机,不幸“踩雷”。而整个上半年,江苏信托的整体盈利状况都不好,营业收入同比下滑逾45%至12.43亿元,净利润9.59亿元,同比下滑47%,形同腰斩。

四川、安信、外贸等暴雷的背后

  2020年国内信托业可谓多事之秋,自从5月监管部门推出了史上最严苛的“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后,接连有信托公司传来产品踩雷或违规挪用项目资金的消息,包括四川信托200多亿TOT资金窟窿、安信信托500亿产品逾期、雪松信托220亿元应收账款疑案、外贸信托“海发医药”项目应收账款融资造假案等等,更不要提10余家信托公司深陷金凰珠宝百亿假黄金质押融资大案,至今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到底应该谁为假黄金的出现负责,应该谁来赔偿投资人的损失。

  总之,信托业此前积累的风险项目,今年是一个接一个地“爆炸”,让投资人和监管部门一次次心惊肉跳,也令外界怀疑信托行业的潜在风险程度和资产不良率到底有多高。

  国内信托业之所以风险事件频发,大多与过去玩非标资金池、以资管名义从事类存贷业务有很大关系。因为存在刚兑,信托牌照和高收益又颇具吸引力,使得资金池成了信托公司规模扩张的利器,操纵数百亿资金在各类非标、场内资产间腾挪。但资金池业务由于业务期限错配、资金投向不明、底层资产不明确,一旦募资青黄不接,很容易出现兑付危机。则有新的资金接盘,形成“刚性兑付”预期,最终走向庞氏骗局。

与西方信托受人之托替人理财或管理相关事务不同,国内的很多信讬公司是反着来的,先有项目,把项目分成块,然后找金融机构、高净值人士和投资人募集资金,开展银行不便参与的投资。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很多信讬公司事实上扮演了影子银行的角色,自身制度设计有缺陷,大量存在违规操作,内部监管和风控失灵,一遇经济下滑,底层资产很容易成为不良资产,并让整个信托公司暴露在风险之中。

服务信托是未来大方向

  自2017年监管层强调信托业要回归本源,以及2018年资管新规出台后,压通道、破刚兑、禁止期限错配、收紧房地产融资等一系列监管政策出台。今年5月监管部门又推出“资金信托”新规,对非标资产占比做出约束,要求非标准化债券类资产的比例不得超过全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合计实收信托的50%,给信托公司的非标资金池业务下了“死刑”。

  随后银保监会信托部通过窗口指导,明确要求各家公司压缩主动管理类融资信托的规模,包括工商企业类信托贷款、房地产信托贷款、政信类信托贷款等,剑指资金池。按照监管部门的年初规划,2020年全行业要压降1万亿元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信托业务。

  政策风向变化后,信托公司纷纷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压降融资类信托、金融同业通道等业务,提升融资类信托的主动管理能力和专业水平,强化风管,投向标准化债权的固收类信托计划或投向股票二级市场的净值型信托计划。同时,各家公司持续强化创新转型,针对服务信托、证券投资信托等非融资类业务,培育新的业务增长点,实现转型发展。

  比如民生信托,其主动管理资产规模占比已经超八成,通道业务不到20%,政信业务则彻底退出;中融信托从将其占比较高的金融机构领域转移了部分业务到基础产业领域;建信信托将其占比过半的金融机构业务转向“其他”领域业务;中航信托和国投泰康信托,则进一步加大了对服务信托的投入力度,设立更多养老信托、慈善信托。

  市场预计,随着宏观经济继续下行,以及监管强化,还会有不少信托公司暴露出较大问题,全行业继续面临严峻考验,迫使各家信托公司加快业务转型。在这个过程中,包括家族信托、遗嘱信托、养老信托、慈善信托、艺术品信托在内的各类服务信托产品,将展现出巨大的发展潜力。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