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企财务抽查结果发出,多家A股上市公司被罚!豪森、上药、三九均在其中

药企财务抽查结果发出,多家A股上市公司被罚!豪森、上药、三九均在其中
2021年04月14日 07:2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国际金融报

  4月12日,财政部发布第四十号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对19家药企作出行政处罚。而早在2019年,监管层就组织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财务检查。

  《国际金融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被处罚的19家企业中,涉及不少上市公司,且江苏豪森等企业的涉事金额更是高达1.3亿元。医药分销龙头上海医药旗下有4家企业被通报,OTC行业领军者华润三九旗下也有1家企业被处罚。此外,跨国医药企业也牵涉其中,具体包括赛诺菲、默克、礼来。

  江苏豪森:“查无此票”查出1.29亿元

  在财政部此轮发文处罚的企业中,江苏豪森的涉案金额巨大。

  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以下问题:一,2018年的咨询评审费、广告宣传费部分发票经查询显示为“查无此票”或“不一致”,涉及金额1.29亿元。二,虚列了27家信息咨询服务部,咨询评审费达1600万元。三,会议费用也有资料不实情况,涉及金额274.06万元。四,虚增办公用品费481.71万元,部分发票显示的购买根本不存在。由此,财政部依法对其处以5万元罚款。

  江苏豪森是港股上市公司翰森制药的经营实体。该公司是国内第一大中枢神经系统疾病制药公司、第四大抗肿瘤制药公司。而这些领域,正是带金销售“多发地带”。2018年起,翰森制药披露的销售数据年年在30亿元之上。此前,与恒瑞医药子公司新晨医药、科信医药一起,豪森子公司恒特医药还陷入“贿赂门”。

  恒瑞医药:非本公司费用层出不穷

  与江苏豪森破亿的“迷惑发票”不同,恒瑞医药的问题集中在“非本公司”发生。

  公告显示,该公司2018年存在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等报销专家讲课费、点评费、主持费,涉及金额108.8万元;以非本公司发生的机票及过路费、咨询费、广告费等发票列支公司员工福利奖励支出,涉及金额214.91万元。此外,其所属连云港综合二办2018年以非本单位发生的过桥过路费发票报销办事处销售人员补贴、赠送客户礼品、学术活动餐费等费用,涉及金额96.19万元。处罚结果方面,恒瑞医药也被罚5万元。

  一直以来,恒瑞医药是A股医药标杆,被誉为以化学制剂龙头转型创新药的最成功案例。2019年6月,其卡瑞利珠单抗获批。短短半年后,该产品销售额就突破10亿元,销售能力可见一斑。虽然公司是业内公认的“研发一哥”,但其销售投入也不少。2016年-2019年,该数据分别为43.52亿元、51.89亿元、64.64亿元、85.25亿元。

  上海医药:虚假差旅2000万还伪造会议

  上海医药是本轮查处中“马甲”最多的企业,旗下有4家子公司被发现存在不规范行为。分别是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上海上药新亚药业有限公司、上海信谊天一药业有限公司、山东信谊制药有限公司(以下分别简称上海信谊、上药新亚、信谊天一、山东信谊)。

  依据调查,前述公司在差旅、会议、学术活动的费用问题上存在“猫腻”。其中,上海信谊所属信谊医药事业部2018年虚增差旅费达2003.36万元,部分发票还为假发票。上药新亚2018年所列会议费用中,存在伪造会议地点、签到表等行为,涉及金额840.39万元。对于这4家子公司,财政部均给出了5万元的罚款。

  一直以来,由于主营业务就是医药分销和零售,上海医药销售费用可以说是“行业天花板”。2016年-2019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为60.67亿元、74.11亿元、110.58亿元、128.56亿元。不过,同时期内,该公司营收规模也很大。前述4年的营收体量达1207.65亿元、1308.47亿元、1590.84亿元、1865.66亿元。

  华润三九:假会议、假调研、假发票

  同样在会议问题上“被抓包”还有华润三九旗下的深圳华润三九医药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三九医药)。资料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含医疗器械、中成药、生化药品、化学原料药、化学药制剂、抗生素原料药及其制剂、中药饮片、保健食品等批发。

  据调查,2018年,该公司本部及广东片区会议费用中,问题金额达8848.12万元。同样是在前述区域,其还存在调研费不实的问题,涉及金额5952.17万元。仅是这两项,合计问题金额就在1.3亿元之上。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存在视频拍摄项目制作费造假,涉及金额1323.7万元。

  作为OTC大户,华润三九拥有众多王牌产品。999感冒灵、999皮炎平、三九胃泰等更是作为广告植入,频频现身于综艺节目和影视剧中。基于此,其表现在财报上的营销费用逐年走高。2016年-2020年,华润三九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2.8亿元、47.5亿元、64.69亿元、65.5亿元、50.15亿元。

  行业顽疾亟待治理

  如果按照涉事金额来看,万邦营销也是本次财务检查中涉案金额最高的公司之一。检查发现,万邦营销2018年存在发票与该公司无实质业务往来的第三方公司开具的现象,涉及金额1.4亿元。财政部依法对其处以5万元的罚款。

  关于如何改进上述问题,记者分别给涉事药企发去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回复函。

  记者注意到,除了国内大型药企存在问题外,一些外企也因财务不规范被罚。比如,在赛诺菲(北京)制药有限公司2018年的1.49亿元学术研讨费中,存在会议不真实或医生未参会议的情况,涉及金额93.82万元。礼来(上海)管理有限公司未按照国家统一会计制度的规定设置总账、明细账等会计账簿。默克雪兰诺有限公司会计科目根据境外母公司统一的代码设置,以英文列示,未使用中文。财政部对前述公司处以3万元的罚款。

  对于药企销售费用问题,北京鼎臣医药咨询创始人史立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虚开发票是违法行为,应严厉查处,但当前的处罚力度明显不足。而药企销售费用逐年猛增跟两票制有关。制度施行前,药企都是底价出货;制度施行后,由于经销队伍必须存在,药企越来越多地进行“高开高返”。这在一定程度上拉高了销售费用,使得销售费用猛增。

  而对于如何降低药价的问题,史立臣表示,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工作可以做:一,加速带量采购、医保目录谈判等政策的推进;二,关闭医院和医疗机构关于非集采药品的采购渠道,进一步降低药价;三,让更多的企业生产原料药、鼓励竞争。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