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眼科业绩大增 14亿管理费用也难免管理“不足”导致医疗事故

爱尔眼科业绩大增 14亿管理费用也难免管理“不足”导致医疗事故
2021年04月25日 10:00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电鳗快报

  《电鳗快报》文 / 米莱

  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爱尔眼科实现了业绩大增,可见“艾芬事件”对该公司的业绩影响不大。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年投入超过14亿元管理费用的情况下,该公司不得不承认,在“艾芬事件”中,公司在诊疗流程规范管理等方面存在不足。

  业绩未受医患纠纷影响

  4月22日晚间,爱尔眼科同时发布2020年年报和2021年一季报。其中,爱尔眼科2020年实现营收119.12亿元,同比增长19.24%;实现扣非前和扣非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7.24亿元和21.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25.01%和49.12%;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4亿元,同比增长了60.87%。

  2021年第一季度,爱尔眼科实现营业收入35.1亿元,同比增长了113.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前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4.84亿元和5.0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了509.88%和1870.84%。

  爱尔眼科的业绩连续大幅增长,尤其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大幅增长,突显该公司的业绩似乎没有收到“艾芬”事件的影响。

  4月20日,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发布声明,称与患者抗疫医生艾芬的医疗纠纷,政府相关部门已多次进行调查和取证,医院已提交所有病例资料。

  4月21日,抗疫医生艾芬在其个人微博再发文,回应爱尔眼科于4月20日发布的公司通告,并指出武汉爱尔眼科医院2021.4.20通告的十二大不实之处.

  回顾爱尔眼科与患者艾芬之间的医疗纠纷,持续数月的“隔空喊话”,却也不见结论。根据爱尔眼科此次最新发布的声明,手术本身不存在问题,但在诊疗流程规范管理等方面存在不足,同时,“医院多次与患者艾芬沟通,希望通过医疗鉴定等合法方式解决问题,但未获进展”。

  据相关媒体报道,爱尔眼科旗下的太原爱尔眼科医院、云南玉溪爱尔眼科医院、黄冈爱尔眼科医院、重庆爱尔眼科医院、贵阳爱尔眼科医院以及兰州爱尔眼科医院也曾出现类似医疗纠纷。

  爱尔眼科在年报中表示,在临床医学上,由于存在着医学认知局限、患者个体差异、疾病情况不同、医生水平差异、医院条件限制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各类诊疗行为客观上存在着程度不一的风险,医疗事故和差错无法完全杜绝。就眼科手术而言,尽管大多数手术操作是在显微镜下完成且手术切口极小,但由于眼球的结构精细,组织脆弱,并且眼科手术质量的好坏将受到医师水平差异、患者个体的身体和心理差异、诊疗设备、质量控制水平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因此眼科医疗机构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医疗风险。

  巨额管理费用投入仍无法避免管理方面的瑕疵

  年报显示,爱尔眼科作为专业眼科连锁医疗机构,主要从事各类眼科疾病诊疗,手术服务与医学验光配镜,目前医疗网络已遍及中国大陆、中国香港、欧洲、美国、东南亚、奠定了全球发展的战略格局。

  2020年,该公司99.9%收入来自医疗行业,按产品划分,该公司有36.51%的收入来自屈光项目,16.46%的收入来自白内障项目,10.08%的收入来自眼前段项目,6.86%的收入来自眼后段项目,20.6%的收入来自视光服务项目,9.39%的收入来自其他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爱尔眼科有32.48%的收入来自华中地区,由此可见,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收入对公司的营收贡献较大,“艾芬事件”会不会后期发酵对公司业务造成影响?

  2020年,爱尔眼科的销售费用为10.67亿元,同比增长了1.71%;管理费用为14.25亿元,同比增长了9.23%;研发费用为1.64亿元,同比增长了7.84%。几项费用增幅并不大,然而,令人注目的是,该公司研发费用只是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的零头。

  由此可见,爱尔眼科业绩大幅增长是强大的销售推广支撑起来的,而且,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投入如此巨额的管理费用情况下,该公司承认,在“艾芬事件”中,该公司在诊疗流程规范管理等方面存在不足。

  在研发方面,最近三年该公司的研发人员数量占比分别为1.51%、1.41%和1.28%;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22%、1.52%和1.38%。该公司三年研发投入总体偏少。

  自2018年上市以来,爱尔眼科保持着高速增长,2018年和2019年的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9.12%和32.42%。

  从今年年初至4月22日收盘,爱尔眼科股价下降了15.01%,同期所属行业板块的涨幅为7.39%。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