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本位、数字币的狂欢与经济学家的“画饼能力”

金本位、数字币的狂欢与经济学家的“画饼能力”
2021年05月12日 11:0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中国黄金网

实行金本位制的近两百年,是唯一一段货币保持稳定的历史时期。因为金本位给货币当局施加了一种纪律约束,阻止它们滥用权力,而在历史上几乎所有其他时期,它们都在滥用这种权力。

彻夜狂欢的舞会也总有散场的时候,但舞迷们不会失望,因为下一场舞会总是循环开启。

  近来经济学界奥斯利学派的扛鼎人物弗里德里希·哈耶克再次翻红,他在40多年前出版的讨论货币问题的著作被大量引用。虽说好的研究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但这种隔20年就被翻出一次的研究会把人带入周期的宿命,甚至让人不由想起以他名字命名的商业周期理论来。

  作为哈耶克写的最后一本经济学专著,《货币的非国家化》在出版大约20年后带动全场,当时是欧元这一超国家货币问世,开启了货币史上一次伟大的实验;而又过了约20年,又有一群人向大神献上了膝盖,这回则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创造了新的财富神话,币圈、链圈和矿圈的人虽然平时同室操戈打得不亦乐乎,但在自知根底尚浅需要找些理论渊源方面却能达成一致。

自由竞争原教旨主义的选择

  哈耶克在数字时代就被当作先知供了起来。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虽然由于时代所限,这位奥地利的老先生一直认为只会是纸币取代纸币,但这却不妨碍他成为数字图腾,因为至少他和数字货币的拥趸们都向着同一个目标开炮:政府发行的纸币,即法币。

  受到追捧的经济学家除了思想深邃、见识卓越外,通过讲故事“画饼”的能力也必不可少。他们需要具有一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根据市场的内在路基,设想在完全自由竞争的情况下——如物理学家的真空环境——他所设定的目标会如何运行。哈耶克认为政府的垄断是导致货币不稳定的原因,因此一直在考虑如何限制政府在货币领域的权利。

  作为自由竞争的原教旨主义者,哈耶克认为只要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权,就必然会带来问题。他提出的方向是将货币中性工具化,货币不应该对经济产生任何影响。因此在货币发行最好的模式是私人发行多种货币,让它们相互竞争,让使用者用脚投票,找出最优的一种。

  当哈耶克最初提出这方面设想时,铸币权是政府牢牢掌握的权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直到世纪之交欧元出现,货币发行与主权间的铁幕才被打开一丝缝隙。虽然欧元在诞生后也遭遇过2010年主权债务危机这样严峻的考验,但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强力救助下,欧元还是挺了过来,没有重新回归到民族国家政府的卵翼之下。这让哈耶克本来“在政治上不可能”的设想,多了点现实性。

  当然,欧洲央行的框架并没有完全取代各国央行的责任,欧元更像是法郎、马克、里拉等货币集成后的“篮子货币”,依旧是彻头彻尾的法币。而更进一步的货币实验,要在互联网技术不断催生下才出现。由于时代和技术条件所限,将近半个世纪前哈耶克提出最大胆的设想也只是“竞争性纸币”,而现在出现了更符合其最初的构想的替代物,那就是眼下流行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电子币。

  哈耶克一直认为政府无力提供完善的货币,不过曾经的金本位却因为稳定赢得了他的赞誉。他认为,如果政府控制货币是不可避免的话,那么金本位制度好于其他制度。历史经验已经证明,黄金能为币值稳定的货币提供担保,离开锚定的纸币都会贬值。在金本位已经被抛弃后,政府不再需要克制不去肆意滥用手中的发币权,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有竞争性货币来替代政府控制的货币,取消政府对供应货币的垄断权,允许私人企业向公众提供他们可能更愿意接受的其他交换媒介,人们就长期而言能从若干货币中成功选择出有益于生产和交易的通货——这个理论对央行来说字字诛心,而对作为“其他交换媒介”的新兴币圈来说却是字字珠玑。

  理论是灰色的,但实践却五颜六色,不乏种种诱惑。散发着郁金香般绚丽色彩的数字币就是一个新的实践。哈耶克当年画出的饼显然喂到了电子货币拥趸的嘴上。毕竟去中心化的设计,针对的就是央行的独家控制,以前说政府的印钞机印不出黄金来,现在则说印钞机也挖不出比特币来。而且同样不受政府控制,电子货币在阻止无限供应方面的制度设计上比金本位做得更好。凭借前期对自由主义的向往,以及后来对金钱主义的向往,在轮番炒作下,比特币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词,哈耶克也顺带老树发了新芽。

在金本位对冲通胀恐惧之后

其实哈耶克的话被重新捡起来,有电子货币的诱惑,也有人们对通胀的恐惧。自从2008年金融风暴开始,美国政府为了挽救经济,通过量化宽松的方式向市场注入流动性,那之后政府对“廉价货币毒品”的成瘾性就开始增加。直到2020年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衰退时,还是照方抓药地用印钞机解决问题。这种过量发钞的行动不仅得到容忍,甚至得到喝彩。“一印了之”的方法,造成了通胀的扩散,比如在2021年4月底,债券市场体现美国通胀预期的一个衡量指标就飙升至8年来的最高水平。

  在自由主义的视角下,铸币的历史几乎就是一部不断贬值的历史、一部通货膨胀的历史,只有在金本位实行的近两百年中是个例外。实行金本位制的近两百年,是唯一一段货币保持稳定的历史时期。因为金本位给货币当局施加了一种纪律约束,阻止它们滥用权力,而在历史上几乎所有其他时期,它们都在滥用这种权力。

  哈耶克提到,黄金之所以比政府控制的纸币更受人信赖,是因为黄金的数量不可能被随意操控,被用于追求政治目标。但金本位已经坍塌,想要重建已经不大可能。现在任何试图通过国际协定重建金本位制的努力,都将在很短时间内失败,这种努力只能使国际性金本位制的理念在更长的时间里名声扫地。

  现在人们只能追忆金本位的似水年华,怀念的原因在于不少经济学家认为防止通货膨胀具有无可比拟的重要意义,不仅是因为漫长而又严重的通货膨胀会带来危害与痛苦,即使温和的通胀,最终也会造成周期性的萧条与失业。哈耶克一直认为不管是哪种通胀,都是政府制造的,政府也会从中获益——这也正是政府挣脱金本位后不愿回头的原因。

  自由主义者略带诡异地将金本位当成一块货币政策的试金石,他们认为政府不受“金色羁绊”的货币政策,不可能在控制通胀方面比金本位制度下做得更好,而竞争性货币制度却会优于金本位,且不需要设定复杂的、成本高昂的兑换规定。

模糊性表述下的投机性选择

  而要实现竞争性货币改革,有两部分的工作要做。第一步是剥夺政府发行货币的垄断权,因为“将货币发行权交到一个不受竞争驱使的机构手中,这个机构可以强迫我们接受它发行的货币,而它会听任种种政治压力的摆布,这样的货币当局不可能提供良币”。第二步是将货币发行的任务交给私人企业,哈耶克就看到向公众提供一种他们能够信赖、愿意使用的健全的货币,是一种极为有利可图的生意。

  至少在一部分投机者眼里,顶着竞争性货币之名的数字币,已经成为一桩有利可图的生意。在当前情况下,一方是“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新造富浪潮下的数字币,另一方是可能不断贬值的法币,很多人不需要听哈耶克的建议,就做出了下意识的选择,认为数字币中隐藏着机会——发财的机会。

  但哈耶克虽然被捧成了数字币这一新财富的牧羊人,但其实将“法定”从货币的前缀中剥离,将其引入自由竞争的领域,是前所未有的假设,因此在探索未知领域中,哈耶克也采用了不少模糊性语态的表述。比如他提几种货币同时流通,“有时”“可能会”造成“那么一点点”不方便,但对后果仔细分析却会表明,其优势“可能远远大于”它们在比较价格时的不方便——当这么多猜测性词汇叠加时,让人觉得哈耶克不像是一位笃信数据模型的经济学家,而是一个盯着水晶球的巫师。

  哈耶克看到了使用者会在多种竞争性货币的使用中让最佳的选择胜出,实现良币驱逐劣币,但他的目光盯在货币政策不会被国家当作一种政治性工具上,而忽视了竞争的过程是否会造成经济灾难,尤其对个人来说,可能一夜暴富,试错成本也可能是毁灭性的。

  在流传最广的著作《通往奴役之路》中,哈耶克提到“从纯粹的并且真心真意的理想家到狂热者往往只不过一步之遥”。在推行竞争性货币方面,哈耶克是一位“真心真意的理想家”,但现在他的不少信徒却已经成了数字货币的“狂热者”,而且他们看中的更多是数字币的钱景,而不是非主权货币的前景。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大量数字币的买入者表面上会信奉哈耶克非主权货币的理论,以从这位经济学家的“画饼能力”中获得更大的利润空间。但在实践中他们却更遵循哈耶克的老对手凯恩斯的教导——既然从长远上说人都是会死的,那么必须趁机赚取短期利润,只将数字币看作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投机买卖。

  毕竟是吃进嘴里的饼更重要。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