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给前CEO付了2.5亿美元 WeWork上市扫除最后障碍

又给前CEO付了2.5亿美元 WeWork上市扫除最后障碍
2021年05月29日 10:00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华尔街见闻

  在向诺伊曼支付4.8亿美元的和解费后,WeWork再向其支付2.45亿美元,欲为SPAC上市扫清最后障碍。

  虽然WeWork创始人诺伊曼(Adam Neumann)可能被认为是史上最糟糕的CEO,但这并不影响放弃股权能给其带来的巨额“赔偿”。

  在向诺伊曼支付4.8亿美元的和解费后,WeWork再向其支付2.45亿美元,欲为SPAC上市扫清最后障碍。

今年3月,WeWork表示,将通过与BowX Acquisition进行SPAC合并的方式再次尝试冲击上市。通过该项合并,其估值将达到90亿美元。

  虽然上次上市失败后,WeWork获得了软银100亿美元的纾困资金,但其仍未脱离财务困境。

再次巨额补偿

  WeWork向其联合创始人兼前CEO诺伊曼再支付2.45亿美元,为SPAC上市扫清最后障碍。

  知情人士称,这笔交易是2019年诺伊曼退出WeWork补偿计划的一部分。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作为诺伊曼辞去公司董事会的职务并放弃投票权的交换,软银将购买诺伊曼手中9.7亿美元的WeWork股票,并向其支付1.85亿美元的咨询费,同时还提供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

上周,WeWork曾在电话会中表示,一季度亏损了20.6亿美元,这其中包括向诺伊曼支付了4.8亿美元的和解费。

  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研究遣散费的管理学教授Conor Callahan对此评论称,慷慨尚在其次,这会引起前雇员的不满。

  事实上,超过90%的WeWork员工持有的股权在2019年软银救助WeWork时已经缩水。在WeWork IPO失败后,软银以较低的价格为当时员工的股权重新定价,进行回购。早走的员工没有这种福利。

  Conor Callahan补充称,诺伊曼的股票拥有10比1的投票权,这让他拥有了别人没有的控制权。

SPAC上市

  据报道,WeWork曾多次计划上市,上市历程艰辛。

  今年3月,WeWork表示,将通过与BowX Acquisition进行SPAC合并的方式再次尝试冲击上市。通过该项合并,其估值将达到90亿美元。

  彼时2019年初,WeWork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被软银CEO孙正义看作他的下一个“阿里巴巴”。

  而现在看来,WeWork总共筹集了超过110亿美元(不包括债务),打造了一家价值90亿美元的公司,不禁让人唏嘘。

  估值遭遇滑铁卢,与其财务状况和诺伊曼的丑闻不无关系。

  在2019年诺伊曼离职后,WeWork因出售其任职期间收购的多家公司而计入巨额亏损。在最初以7.59亿美元现金和WeWork股票购买的10项投资中,WeWork仅追回了1.6亿美元。

  在WeWork遭遇了上市失败之后,软银向其发起了救援计划,注入大约100亿美元的资金,收购更多股份、提供一些运营资金。

  在上市失败,获得软银100亿美元的纾困资金后,WeWork仍未脱离财务困境。

  今年一季度,WeWork亏损了20.6亿美元,收入由去年同期的11亿美元降至5.98亿美元。

  此外,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的远程办公,该公司客户数量降至49万,相比去年同期减少20万。而WeWork重组和其他相关成本,也从2020年一季度的5600万美元升至4.94亿美元。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