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精油大疗效?芳疗经济市场规模或达2400亿,专家:亟待科普

小精油大疗效?芳疗经济市场规模或达2400亿,专家:亟待科普
2021年11月28日 18:45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时代周报

  六年前,王莹(化名)使用精油治愈了女儿湿疹,自此成为芳香疗法的拥趸,精油已是她的日常必需品。

  1926年,法国化学家盖得佛斯从临床医疗中发现芳香精油的作用,首创“芳香疗法(Aromatherapy)”。CBNData发布的《2021芳疗消费趋势白皮书》(下称《白皮书》)显示,芳香疗法简称芳疗,指将具有芳香气味的植物,取其具有疗效的香气及其他物质经过提炼萃取制成适当的剂型,作用于全身或局部以防止疾病、改善身心不调状况、促进健康与美容的自然疗法。

  近年,解压疗愈的市场需求进一步提升,芳疗产品开始走向大众。

  据中研普华产业研究院数据,从欧美市场经验看来,芳疗产品一般占化妆品市场30%左右份额,中国芳疗产品份额在2019年仅约为1%。基于2024年中国化妆品行业8000亿元产值的预测,按30%计算,芳疗产品行业产值规模将达2400亿元。

  市场前景广阔,但大众消费者对芳疗了解尚不充分,叠加监管不到位,芳疗产业目前仍呈野蛮、无序发展阶段。

  “一方面要培养芳疗领域的专业人才,另一方面要普及芳疗科学知识。” 上海中医药大学创新中药研究院常务副院长、ITEC(国际疗法考试委员会)中国芳香疗法研究院院长、皮肤科主任医师缪晓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和相关配套制度的实施出台、化妆品新注册备案平台的同步启用,开启了化妆品制度化、法制化、规范化管理的新时代。”

  标准存空白

  王莹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每种精油的使用方法和效果。在她眼中,一瓶15毫升的精油俨然成为无所不能的“神药”。

  她乐于对外分享精油奇效:柠檬精油滴与水口服,可补充维生素;檀香精油,对抗发炎、肿瘤或者肌肤修复都有很好效果,还能镇定安神。

  王莹推荐的精油产品来自美国精油品牌多特瑞。多特瑞在官网强调,通过来源、萃取、检测、应用等四道关卡,确保产品达到CPTG标准。CPTG标准是由多特瑞科研团队独创,并非行业标准。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多特瑞官方客服热线,对方称从官方渠道购买的产品,并在瓶身标识有“食品添加剂”字样,即可口服,用量据自身感觉添加。对方还强调,精油产品不能代替药品,只能起辅助作用。

  多特瑞精油产品的流行,是芳疗产品进入大众消费市场的一个缩影。

  芳香疗法涌现出法系、德系、英系和美系等多个派系。21世纪之初,芳疗进入我国后寻求与中医结合,开启本土化进程。据《白皮书》,目前,芳疗产品类型众多,包括芳疗护肤品、单方精油、复方精油、手工皂/精油皂、纯露/花水等。其中,单方精油是芳疗产品矩阵中最为原始的形态,成为大量高阶玩家的心头好。

  不过,不同的芳疗体系对待精油的态度可谓有天壤之别。

  在法国,医疗性芳香疗法是在医生的推动下建立起来的,精油的应用被当作是正规医疗的一个特殊部分,只有医生才能合法地使用芳香疗法。缪晓介绍,法系医疗性芳疗使用的是科学的方法,强调的是对疾病的治疗效果。精油的使用既要征求病人的意见,也要看化验的结果。精油既有外用也有口服,还包括肛门栓剂等使用方式。

  而在英国和大多数英语国家,使用精油的方式则是整体芳香疗法。这种疗法结合芳香芳疗和按摩,并由有资质的芳疗师来实施,强调不仅帮助患者改善身体症状,还重视对患者精神和情感上的帮助。

  “在整体芳香疗法中,强调精油的低浓度使用,使用的方式几乎全部是外用,严格执行不口服原则。”缪晓对时代周报记者补充说明道。

  反观国内,目前对精油分类尚未有统一标准。缪晓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比如橄榄油既是可用于芳疗的精油,又是可食用的植物油。精油产品标注有“食品添加剂”字样,且经过国家有关部门审批,可在市场上流通,虽表明这些产品是被允许在食品中添加的,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随意口服。

  “‘精油产品’和‘精油’是不同的概念,前者范围更大,包括含有精油成分的配方产品。此外,在中国化妆品原料数据库中,部分精油也以产品原料的名称出现。”缪晓称。

知识待普及

  芳疗研究体系的日臻成熟,庞大的市场需求成为芳疗品牌发展的契机,国内外芳疗品牌开始进入大众消费市场。目前,国际芳疗市场仍以欧洲品牌为主,常见的有德国Oshadhi、法国Florihana、英国AA Skincare等。

  中国本土芳疗品牌虽起步较晚,但逐本、阿芙精油、宿系之源等品牌也纷纷凭借各自的优势跑马圈地,在早期通过精油、纯露类产品打开市场后,其业务触角逐渐延伸至护肤品、个护线。

  另一方面,在芳疗概念的基础上,也衍生出了一批以植物萃取为产品关键点的泛芳疗护肤品牌,比如欧舒丹、馥蕾诗等。

  《白皮书》显示,2019-2021年,芳疗品类的消费人数增长是美容护肤品类整体的1.4倍。随着芳疗消费的深入发展,其应用场景也愈发多元,除了传统的SPA馆、中医理疗馆等场景外,星级酒店和居家体验也成为消费者体验芳疗的选择之一。

  在大众消费者眼中,芳疗产品依旧是个新鲜事物。《白皮书》显示,仅有25%的消费者体验过芳疗,并且使用芳疗的频率较低,每月不到3次。

  芳疗知识的缺乏也容易使消费者陷入疗效夸大的漩涡。

  “很多症状能够自我缓解和自愈,甚至会受到心理暗示的影响。精油对疾病是否有疗效,只有根据药物临床试验质量管理规范,在特定的GCP(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基地,通过严格的方案设计、组织实施、监查记录,并对数据进行分析和评价,才能得出结论。”缪晓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作为医学工作者,我们希望通过科普改变大众对芳疗的误解和认知偏差。”

  上海中医药大学已研制出一款含有中药植物金银花精油的无火扩香,用于环境净化,并将在附属医院和社区中进行推广使用。“只有闻过多种不含香精香料的精油产品,才能不断积累如何辨识植物精油和香精香料的能力,而这些分辨能力是很难单从知识上去获取的。”缪晓说。

  缪晓透露,由上海中医药大学两位主任医师共同主编的《中医芳疗的应用指南》一书即将出版,该书籍定位为科普而非学科教材,“希望通过阅读,让更多民众了解芳香疗法的基础知识,学习和掌握中医芳疗的生活应用,这比授课和讲座更高效”。

  国内芳疗市场方兴未艾,行业标准仍是空白,这也滋生了产品真假优劣难辨、虚假宣传、从业者不专业等问题,行业乱象亟待规范。

  2021年5月,上海中医药大学获得ITEC颁发的授权证书,标志着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国芳香疗法研究院”成为中国首个被ITEC认可的,可开展芳香疗法研究、开展芳香疗法从业人员和师资人才教育培养及职业培训的专业基地。

  今年是化妆品新法规的实施元年。在《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颁布之后,《化妆品注册备案管理办法》、《化妆品功效宣称评价规范》以及《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等配套法规落地,新注册备案平台也同步启用,其中特别突出了对化妆品产品功效宣称的科学依据要求。

  举例来说,如一个化妆品宣称有“防脱发”功效,该化妆品注册人、备案人就必须将该产品防脱发的人体功效评价试验的摘要,上传至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指定的专门网站,并对摘要的科学性、真实性、可靠性和可追溯性负责。

  “新规出台,是行业的一声惊雷,更是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推动社会共治和化妆品行业健康发展的必然进步。”缪晓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