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打广告被指“吃相难看”、善款流向异常,这家年入过亿的慈善组织被叫停

疯狂打广告被指“吃相难看”、善款流向异常,这家年入过亿的慈善组织被叫停
2022年10月01日 19:52 金融界网站

本文源自:深蓝财经

  一个年入过亿的慈善组织,突然被官方叫停了!

  据西安市民政局9月20日公告,近日,西安市民政局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互联网上有关西安市善行公益慈善基金会的信息,已对相关情况展开调查核实。调查核实期间,暂停该基金会一切业务活动。

  被叫停的背后,是该慈善组织从2021年就被网友质疑过度营销“吃相难看”,而募捐到的大量善款也去向成疑。

  1

过度营销,强买强卖

被指“吃相”难看

  “刷抖音看到的,想知道这个西安善行公益,捐钱的话钱可以用到这些小朋友身上吗?”这是2021年一名知乎网友在平台上提问。

  这个问题引起不少网友的共鸣,因为自2021年以来,该慈善组织的广告,就像不要钱似的,铺天盖地在各大互联网平台上投放。除了抖音之外,微信、QQ、百度等互联网平台上也随处可见。

  其广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救助流浪狗、救助患病儿童、残疾人、孤寡老人等,均以使用化名的方式,筹集善款。 以最近发布的筹款故事为例,西安善行基金会把一位90岁独居老人称呼为“洪奶奶”,把一位10岁的父母离异的小女孩称呼为“小雨”,把一位家庭状况不好、智力低下的初中少年称呼为“小辉”。而用这样的“化名”讲述的募捐故事,当事人却并非募捐项目的一对一主体。

  此外,据《中国慈善家》报道,善行基金会官方微信公众号“善行公益”上刊登过多条筹款故事,情节都非常雷同,如《被父亲抛弃在大山里的孩,用自己的勤劳报答爷爷奶奶》《父母双亡,谁来养活这个4岁的小男孩?》《儿子因病截肢,婆婆身患癌症,苦命泣不成声》《一场车祸改变了8岁男孩的命运,父母含泪选择截肢保命》……在文章开头、中间、文末都会出现“我要捐款”的链接, 点击后都会跳转到同一个捐款页面。

  其视频广告风格都是清一色的“卖惨”风:凄惨的音乐加上特写的哭泣镜头。页面点进去,直接就是微信支付的页面,诱导和催促网友捐款。

  有网友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上称,自己在浏览微信公众号时,页面突然弹出基金会广告,看到里面的孩子挺可怜的,就产生怜悯之心给项目捐钱,接着基金会捐款页面出现“每月固定扣款”的字样,但并没有提示金额大小,输入密码就直接扣掉100元,之后投诉也始终没人管。最终该网友在黑猫投诉平台投诉后,才完成退款。

  有网友也质疑,一个公益基金为什么花这么大成本来铺天盖地的投放广告?广告的标题党、卖惨风也质疑不太像正经做公益的,目的性太强。

  事实上,早在2021年5月,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就曾因募捐广告引起网友热议,不仅被网友指责“吃相难看”,还质疑其用网友的捐款投放广告。彼时,善行基金会秘书长针对网友的各种质疑回应澎湃新闻,所发广告经过内部以及平台审核,投放经费来自于定向捐赠、机构管理费和平台给予的流量奖励。

  但据《中国慈善家》报道,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曾被某知名公益平台列入黑名单。根据相关平台工作人员透露的“我们平台也从没有给这家机构(西安市善行公益慈善基金会)流量激励”推测。

  而在当时回应网友质疑时,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秘书长还表示“基本上广告这一块要停了”。但一年过去了,善行基金会的广告依旧还在各大平台上投放。

  2

资金流向异常

善款流去关联方

  铺天盖地的广告轰炸和善心网友的捐助下,大量善款流向善行基金会。据善行基金会年报显示,2019年,该基金会发起的公益项目超过50个,通过公开募捐取得的捐赠收入约为6501万元,2020年的捐赠收入接近6800万元,2021年收入合计超过1亿元。其中,广告带来的直接捐赠,没有体现在年报中,如果算上这部分收入,善行基金会的收入可能还要高出许多。

  但这些善心人士捐出的资金,真的全部用到了包括广告中小朋友在内的诸多需要帮助的人身上吗?可能并没有。

  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具备公开募捐的资格,但根据基金会中心网2021年12月15日发布的2021年中基透明指数,西安善行仅得57.15分(满分100分),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西安善行每半个月会在其官网和官方公众号上公布一次“重疾反馈”和“善行助学”,比如9月9日,其公众号公布的8月16日至8月31日的重疾帮扶数据公示,2022年8月下旬,共为重大疾病患者拨付459万元,用于治疗及康复医疗费用,共为178位患者拨付了医疗费用,帮助他们与病魔抗争,共涉及12家医疗机构。除了这些笼统的数据之外,“重疾反馈”没有更详细的披露接受救助的178名患者的信息,仅公布了一例救助案例,且内容只有短短一百多字的病情概述,没有其他信息。

  另外,据其官方介绍,疾病救助只是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一部分公益项目,此外基金会还开展了扶贫济困、教育、环保等其他方面的项目,这些项目进展信息缺失。2021年年报显示,西安善行当年开展了30个公益项目,除了一些0收入项目外,一些有捐赠收入的项目信息难寻,资金去向成迷。官网的“公益项目”一栏中,只公布“公益助学,护佑未来”和“大病救助,重燃希望??”两个项目,且只有项目简介。

  民政部官方平台“慈善中国”显示,西安善行备案的公益项目中,募捐情况和项目进展信息也严重缺失。

  此外,其年报中明确披露出的信息指出,大量资金流向了该慈善基金的关联方。年报显示,西安善行曾购买了包括招商银行、江苏银行相关的大量理财产品,均经过了理事会讨论决定,只有一个理财产品购买时并没有召开理事会,这个理财产品就是“崇茂富盈一号货币市场基金”。

  2019年,西安善行将997.4万元委托给浙江崇茂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购买了上述理财产品,委托期限为1年,当年实际收回200万元。而在之后的两年,西安善行依旧决定买入该理财产品。2020年,西安善行再次购入“崇茂·富盈一号货币市场基金”金额为997.4万,收益7.8万余元,当年实际收回金额300万;2021年购买金额为897.4万元,实际收回400万元。

  在没有召开理事会的情况下购入该理财产品,显然违反了《慈善法》的相关规定。根据《慈善法》,慈善组织为实现财产保值、增值进行投资的,应当遵循合法、安全、有效的原则,投资取得的收益应当全部用于慈善目的。慈善组织的重大投资方案应当经决策机构组成人员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政府资助的财产和捐赠协议约定不得投资的财产,不得用于投资。

  而西安善行连续三年,每年花费近千万购买的,却可能是个“假基金”。

  工商资料显示,浙江崇茂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以从事资本市场服务为主的企业,经营范围是服务非证券业务的投资、投资管理、投资咨询(除证券、期货)。

  而在中国基金业协会官网上,无法查询到该公司的相关备案信息,也就是说,该公司没有发行理财产品的相关资格。网上也没有任何“崇茂·富盈一号货币市场基金”的相关信息。

  这家“假基金”与西安善行的关系也并不一般。据网易清流工作室报道,根据工商信息,浙江崇茂的实控人为卢凡。曾以西安善行基金会的前任理事身份,出现在西安善行基金会2018年年报中,直到2019年底,卢凡才因“个人原因”辞职。

  除了连续三年购入该公司的理财产品之外,年报披露,2020年西安善行基金会曾支付预付款37.91万给浙江崇茂公司全资持股的杭州崇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这意味基金会大量的资金流向了关联方。

  3

结语

  自我国《慈善法》实施以来,中国的慈善事业进一步走向规范化、法治化。慈善组织在法律的规范下向前发展,慈善组织总量正逐年增加,民间慈善组织对慈善事业的贡献也越来越大。但在我国慈善事业发展过程中,也存在个别民间慈善组织不规范、违规运作的现象。

  针对近一年来,网友对西安善行慈善基金会的各种质疑,如今,西安市民政局对西安善行展开调查,并暂停相关业务,不仅是给网友的善心一个交待,也对其他个别不规范民间慈善组织敲响警钟。

财经自媒体联盟更多自媒体作者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