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克巨亏7.9亿背后:疫情冲击代工厂亏掉6000万,仅中国区收入增长

耐克巨亏7.9亿背后:疫情冲击代工厂亏掉6000万,仅中国区收入增长
2020年06月29日 23:31 新财富杂志

耐克、阿迪达斯的惨淡业绩给市场敲响了警钟。彭博专栏作家莎拉·哈尔扎克表示,如果这样的巨头都面临如此困境,其他品牌零售商的日子或许会更加难。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作者:王灿 | 编辑:鹿鸣

作为全球运动品牌的领头羊,耐克的惨淡业绩再次给市场敲响了警钟。

近日,耐克发布2020财年第四财季(2020年3月至5月)财报,期内实现营收63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101亿美元下降38%,净亏损7.9亿美元。

受新冠疫情影响,市场此前已下调了对耐克的预期,但即便如此,耐克的业绩仍然令投资者失望。华尔街分析师曾预计耐克第四财季每股收益9-10美分,但实际上耐克每股亏损超过50美分,63亿美元的营收也低于分析师给出的73-75亿美元预期。

财报发布后,美国时间6月26日收盘时,耐克股价报收93.67美元,跌7.62%,市值跌去120亿美元。           

1

门店停摆、库存积压

业绩下滑归因于线下门店停摆。

3月起,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扩散,耐克陆续关闭全球多个国家及地区的零售门店,包括美国、加拿大、西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直至5月才陆续重开。第四财季内,在耐克除大中华区和韩国以外的门店中,有九成门店关闭了两个月之久。

对于零售企业来说,门店关闭打乱了区域直营店和经销商店的销售节奏。品牌库存积压、原有生产订单无法消化,导致产品成本直线上升。尽管耐克全价平均销售价格有所上涨,但受库存增加、取消工厂订单的费用增加等影响,第四财季耐克毛利率下降至37.3%。

阿迪达斯也面临库存压力。瑞士信贷此前发布的报告指出,阿迪达斯目前库存过剩,利润率受到挤压,或需至少一年的时间来清理库存。

耐克、阿迪达斯的营收多年位居全球运动品牌前列。彭博专栏作家莎拉·哈尔扎克表示,如果这样的巨头都面临如此困境,其他品牌零售商的日子或许会更加难。

事实的确如此。以2019年全球营收前四的品牌耐克、阿迪达斯、彪马、安德玛为例,除了彪马一季度收入同比下滑1个百分点外,其他品牌收入均有较大幅度减少。           

同耐克相似,门店销售受重挫是各大品牌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安德玛CEO帕特里克·弗里斯克曾表示,3月中旬以来,疫情在欧美迅速扩散使得大量零售商店关闭;自4月以来安德玛约八成的业务始终处于停摆状态,导致品牌在全球所有区域市场均面临销售下滑。

受影响的不止有品牌商,还有上游代工厂和下游零售商。

疫情早期关闭工厂叠加订单取消所导致的产能调整,使得运动品牌代工厂利润普遍下滑,甚至转盈为亏。以耐克、阿迪达斯运动鞋的主要代工厂裕元工业集团为例,裕元集团2020年一季度录得亏损约6000万-7000万美元(未经审核),与去年同期相比下滑180%。

零售商的业绩同样惨淡。裕元工业旗下子公司宝胜国际是中国最大的运动服饰产品零售商之一,该公司2020年1-5月累计经营收益净额约95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相比下跌15.4%。                    

2

疫情推动渠道变革

电商收入增加可能是各大运动品牌财报中为数不多的亮点。

排除汇率影响,耐克第四财季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79%,线上销售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达30%。阿迪达斯一季度电商业务销售额也实现同比35%的增长。    

面对备受冲击的传统线下零售渠道,转型线上对运动品牌来说已是迫在眉睫。

耐克此前曾透露对电商业务的预期:在2023年,有30%的收入来自线上(包括自有商店和合作零售商)。耐克CEO约翰·多纳霍近日表示,希望将这一目标数字提升至50%。

最新财报显示,2020财年耐克线上销售额(自有商店)为55亿美元,占总收入的15%,距离多纳霍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

在疫情的推动下,耐克正在加速转型,但这可能会引起“阵痛”。

耐克在最新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更扁平、更灵活的公司”,这意味着渠道调整也将推动公司内部人才结构的变化。尽管耐克表示,裁员是因为业务资源的重新分配,而非节约成本,但可以想见的是,服务传统渠道的一些岗位将不再稳固。

虽然电商数据增长迅速,但疫情使得消费者对运动服饰、运动鞋的需求萎缩。在海外疫情并未缓解的情况下,运动品牌下半年的业绩仍存在不确定性。

以耐克为例,第四财季内,除了大中华区收入增长1%外,耐克在北美、EMEA(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APLA(亚太和拉美地区)的收入分别下滑46%、44%和39%。

阿迪达斯此前也曾对今年二季度业绩给出较为悲观的预期,预计二季度销售收入同比下降超过40%,经营利润或为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