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青岛、大连、喀什直辖?别瞎想了,可能性几乎为零

深圳、青岛、大连、喀什直辖?别瞎想了,可能性几乎为零
2020年08月04日 20:49 新财富杂志

不管是级别变更,还是区划调整,都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这也决定了,任何城市的细微调整,都得慎之又慎,有足够的理由支撑。

来源:西部城事(ID:xibuchengshi0518)

作者:西部菌

一篇探讨行政区划设置的文章,在最近引发了广泛讨论。

优化整合北京、广州行政区划设置,适度扩大上海、深圳等全球中心城市的行政管辖范围。

积极支持成都、武汉、郑州、西安、南京等城市扩大行政管辖范围,赋予国家中心城市更多的事权和财权,增强国家中心城市自主配置资源的能力。

支持深圳、青岛、大连、喀什升格为直辖市,充分发挥优势地区增长极、稳疆固边、带动区域发展的作用。

这篇文章的建议很“大胆”。由于作者有一些官方的职务头衔,发布平台也是官媒,由此引发了各种解读,在不少人看来,这是增设直辖市或者大规模扩容的又一个信号。

果真如此吗?

西部城事先说结论,部分城市有扩容的可能性,但增设直辖市,即便是深圳,概率同样极低,短期内甚至可以说为零。

1

自重庆于1997年设立直辖市后,关于“谁能成为第五个直辖市”的各种猜测和传闻,始终没有断过。

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下,类似的传闻几乎涵盖从二线城市到各路十八线小城。

民间热衷于炒作直辖市扩容的话题,说到底,还是因为直辖市是区划设置的最高一级,晋升直辖市能带来各种政策好处。这一点可以参照重庆。

在有直辖传闻的城市中,深圳是最典型的一个。

一方面,深圳比较特殊,享有不少省一级的自主权限,升级直辖是顺势而为;另一方面,直辖可以为管辖范围的扩容提供条件,直辖的必要性,比任何城市都迫切。

从官方报道看,2003年前后,深圳直辖的问题,确实被纳入过讨论议程。然而,之所以没能实现,是因为深圳以及深圳所在的大湾区,的确太特殊了。

以前没能直辖,现在想要直辖会更加困难,至少短期内可能性几乎为零。

举个简单的例子,假如深圳直辖,大湾区的城市结构,会变得更加复杂,有省会,有直辖市,有特殊的港澳,还有普通地级市,一体化难度将进一步提升,这明显有违现在的发展趋势。

既然深圳短期内几乎不可能直辖,其他城市呢?比如文章建议的青岛、大连、喀什?

要知道,最后直辖的重庆,除了有直辖历史、管辖权限不合理等条件外,还有三峡这样的大工程作为背景因素。

眼下没有重大国家战略支撑,且城镇化基本定型,即便是计划单列市,直辖的调整难度也相当大,这些相较于深圳而言,直辖必要性更低的城市,“升级”的概率无疑极低。

喀什GDP,来源:公报

尤其是像喀什,2019年的生产总值只有1048.3亿元,户籍总人口462.40万人,就算直辖也达不到相应的发展效果。

青岛、大连好歹还是计划单列市,民间还有一些传闻和建议,指向武汉、西安等省会。这类城市直辖的可能性更低。它们本身就是强省会,一旦直辖,岂不是省内连龙头都没有了?

2

增设直辖市,说到底,还是为了服务于“提升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综合承载和资源优化配置能力”的目标。那么,像深圳这类城市,既然直辖困难,扩大管辖范围呢?

深圳的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扩容,比如2010年后,关外地区也成为深圳范围。而算上2018年划入的深汕,深圳的面积也才2400平方公里左右。

来源:网络。长春为调整前数据

如上图,别说和北京、杭州比,和上海、广州相比,拥有超两千万实际管理人口的深圳,面积无疑太小了。深圳房价的一路走高,根本原因正在于城市开发空间和土地供应量有限。

另外,该文章提到的郑州、武汉、南京,管辖面积同样在1万平方公里以下,远远比不上重庆、南宁、昆明等面积辽阔的城市。

考虑到它们多是所在区域的中心城市,扩容能提升辐射带动作用。而且,相较于直辖,扩容的难度更低,最近十年来也有诸多的先例。

比如2011年,巢湖一分为三,主体划入合肥;2016年,成都代管简阳;2017年,西安代管西咸新区;2018年,济南合并莱芜;2020年,公主岭并入长春……

管辖范围扩大之后,这些城市迎来了新的发展空间。以合肥为例,近十年以来,其GDP总体增幅可以排进全国前三,成为一匹实力强劲的黑马,城市能级有质的提升。

另一方面,政策层面,对调整行政区划,做大做强中心城市,支持力度也比以往更大。2020年的城镇化建设任务就提到,完善部分中心城市市辖区规模结构和管辖范围,解决发展空间严重不足问题。

在这种前提下,一些重点二线城市扩容,完全不奇怪。

像文章提到的武汉,和周边的鄂州一直都有合并传言,而且如图所示,在官方渠道,可以找到一些公开的线索。

来源:网络

西安更不用说,和咸阳的好事,已经公开酝酿了多年,只是推进受阻。

不过有必要提醒两点:第一,相较于省会,计划单列市扩容,难度更大可能性更低。

第二,很多人拿管辖面积作为依据,但事实上扩不扩容,和面积没有必然的联系。

比如长春,面积原本就超过两万平方公里,GDP接近全省一半,照样还是将公主岭划给了它。

3

不管是级别变更,还是区划调整,都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关系。这也决定了,任何城市的细微调整,都得慎之又慎,有足够的理由支撑。

重庆自不用说,即便有三峡建设背景,从四川分离,也是经过了高层的力推;另外,像合肥、成都等地的扩容,都有特定的事由,如合肥是为了方便巢湖的水系管理。

与此同时,它们的扩容都经过了较长的论证过程。比如公主岭划归长春,早在2012年就有动静了。

最近,深圳直辖、扩容的传闻甚嚣尘上,这次的建议文章更坚定了不少人的想法。在他们看来,特区设置四十年节点,国家会给深圳发大礼包,让深圳直辖。

可以确定地讲,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距离8月26日的特区节点,只剩几周而已了,而所有的直辖传闻都停留在民间,官方渠道没有任何权威动态,怎么可能突击直辖?

反倒是在2012年和2018年,对直辖传闻,深圳有过公开辟谣。以2018年为例,深圳官方的说法是,“传闻毫无事实根据,纯属个别网友的猜测”。

可以对比的是,对于西安和咸阳合并,西安给出的回应是,“需要一定的程序和时间”。官方发言向来极其讲究措辞,这两种回应方式的潜台词,可以仔细品味下。

至于说扩容,不管划东莞,还是划惠州,后者会答应吗?广东会答应吗?如果其中的利益阻力,有一些人想的那么小,深汕合作区也不至于都要经过几番折腾。

所以说,如《学习时报》上那篇文章所言,更现实的方法,还是“扩权不扩容”,探索大深圳统筹合作示范区。

来源:网络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