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老师下海,白手起家,今身价197亿美元,成女性首富

女老师下海,白手起家,今身价197亿美元,成女性首富
2021年05月09日 23:42 徐公子临泉爆料阜阳爆料

关注徐公子,解密富豪第一桶金。

今天是母亲节,就来聊聊女性企业家。

提起钟慧娟,就不得不提起他的前夫孙飘扬,孙飘扬正是A股医药龙头企业恒瑞医药的董事长,而钟慧娟则是港股上市公司翰森制药的董事长。

与其他的女富豪不同的是,钟慧娟的财富并非来自于离婚,而是自主创业。

今天就来聊聊她的故事。

1

化学老师跳槽药企

钟慧娟,江苏连云港人,1982年她从徐州师范大学化学专业本科毕业,成为了连云港延安中学的一名化学老师。教师与医药相隔甚远,她能最终与之结缘,其中的关键就是她的丈夫孙飘扬。

孙飘扬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1982年被分配到连云港制药厂担任技术员。当时的连云港制药厂只有几口大缸和大锅,主要生产一些技术含量很低的红药水、紫药水和片剂。发展到1990年时,连云港制药厂的利润只有8万元,几百号员工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也是在这一年,技术员出身的孙飘扬被任命为厂长。

多年的工作经验让孙飘扬很清楚一点,企业要有大发展必须要靠技术打天下。不过对当时家小业小的连云港制药厂而言,技术路线难度极大,全厂上下也都不看好。但孙飘扬坚信自己的判断,他开大会动员职工说,“你没有技术,你的命运就在别人手里。我们要把命运抓在自己手里。”

做完动员之后,孙飘扬首先把目光落在了可供仿制的新药上,并很快锁定了当时的热门抗癌针剂VP16。彼时的连云港制药厂连针剂的生产能力都不具备,但孙飘扬想了个办法,做胶囊。结果,产品甫一上市,就成了热销产品,一年就给企业赚了上百万利润。

度过生存危机后,1992年,孙飘扬又做了一个外人看来“赌徒般”的选择:斥资120万元,收购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异环磷酰胺的专利权。要知道当时这些钱就是企业生存根本,而且即使买到专利后,后续还要面临生产、临床测试,一旦失败,企业将直面生死存亡的问题。

但孙飘扬认为这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会,因为异环磷酰胺是一款国家级新药,技术难度和工艺要求都非常高,一旦抢到就是赚到。在幸运拿到专利后,孙飘扬又带领员工花了三年时间进行试生产和临床试验,最终于1995年推出产品。

90年代的中国,抗癌药极度缺乏,连云港制药厂的这款药很快成为市场明星产品。企业也由此确立了国内抗癌药领域的领军者的地位。

不过作为一个国企的负责人,在当时的体制下,孙飘扬并不能彻底放开手脚,但他又不甘心错失医药行业的发展机遇。另外,从角色上而言,孙飘扬也只是一名职业经理人,企业发展的最大红利,并不归属于他。总之,多重因素下,1995年孙飘扬和一名香港投资人组建了一家新企业,这家企业就是豪森制药的前身。

只是当时孙飘扬分身乏术,他是连云港制药厂厂长,正夜以继日地带领职工研发20多款新药,工作非常辛苦。不得已,他挖来了自己的爱人钟慧娟。就这样,1996年,钟慧娟辞了铁饭碗,来到了陌生的制药领域。

2

医药界的黑马

起步阶段的豪森制药,规模很小,只有10来名个员工。为了使公司尽快走上正轨,钟慧娟抛下家中一切杂务,一心扑进了公司。为了节约资金,她在破旧的平房里办公,挤着公交车上下班,硬是将有限的资金用于购买仪器和设备。没有工人,她招来学徒工,和师傅一起手把手地教……

按照集成创新,仿创结合的思路,钟慧娟着手开发的第一款产品是将缓释技术应用于头孢氨苄片进行剂型改进。为此,钟慧娟和公司的科研人员连续三个月在实验室、生产车间加班加点,熬了上百个夜晚,做了上百个工艺,反复探索试验,终于解决了产品试制难点。

1997年4月,豪森旗下的另一个拳头产品、同时也是国内独家生产的新产品,抗生素“美丰”投放进入市场,当年销售就达到了3000万元,并被国家经贸委认定为“国家级新产品”。

“美丰”很快发展成了豪森的支柱产品,年销过亿,而这也让江苏豪森成了当时医药行业的黑马企业。

但钟慧娟并不满足于此,而是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到新产品的开发中。为了延揽人才,她跑遍了国内所有的药科、医科大学,并亲自登门介绍企业情况和人才政策。每次招聘会,她都尽可能到现场,亲自挑选人才。在内部管理上,她将研发人员收益与科研业绩紧密挂钩,鼓励科技人才放手工作。另外,她还与国内知名的大学以及药物研究机构,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

在钟慧娟的带领下,江苏豪森发展日新月异。2002年的时候,公司成立了FDA认证,为了保证产品质量,钟慧娟亲自带队加班加点地做好每一项细节。在她和员工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原料药车间于2003年的时候以其“零缺陷”的优异成绩顺利通过了美国FDA认证,开始将公司的产品投向了欧美市场。

2004年,在数千家国内药企中,豪森已经进入全国医药百强之列。不过当时,豪森是以“抢仿”能力而出名,被称为是国内的首仿药“大佬”。

首仿药是指新药专利保护到期后的首款仿制药。首仿药拥有定价优势,利润可观,无须承担过高的研发风险又可以提升企业的技术储备,因而受到国内药企的热烈追捧。

著名的影片《我不是药神》中,瑞士进口药格列宁售价高达3.7万元一瓶,即使印度仿制的也需要近2000块一盒,但豪森生产的昕维正作为格列宁的仿制药,其售价,医保价格售价只有约624元。

但实际上钟慧娟并不只止步于仿制药,而是每年拿出近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新药物的研发中,这在中国制药企业中,是少有的大投入。一些非常知名的药企,都超不过8%,而更大面积的药企,甚至是0。

2007年时,豪森先后在抗生素、抗肿瘤、精神、内分泌、消化系统等五大领域开发出国家级新药40多项,其中6项产品被国家科技部等五部委联合认定“国家重点新产品”,2个产品被国家经贸评为“国家级新产品”。豪森也由此实现了由仿创结合到自主创新的跨越发展。

在钟慧娟带领豪森快速发展时,其丈夫孙飘扬的事业也发生了变化。1997年,连云港制药厂进行改制,更名为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孙飘扬担任董事长。2003年,已经上市的恒瑞医药启动股改,2006年股改结束时,孙飘扬成为恒瑞医药的实际控制人。在中国医药界,夫妻双方各掌一个医药大企的帷幕由此拉开。

3

“影子公司”疑云

2007年之后,钟慧娟执掌的豪森医药与孙飘扬执掌的恒瑞医药都发展神速,特别是恒瑞医药是极少数可以在技术上挑战跨国制药巨头的中国公司之一。但由于钟慧娟和孙飘扬的夫妻关系,且豪森是孙飘扬在连云港制药厂厂长任上成立的,外加豪森早期的出资人与恒瑞的二股东同为一个实际控制人,所以豪森在市场上一直饱受恒瑞“影子公司”的质疑。

一个容易引起争议的事情是,2012年11月,孙飘扬宣布,恒瑞医药旗下西帕替尼和海那替尼两款新药由于客观原因中止开发。而国家药品审评中心网站信息显示,该两项药品分别于2010年11月和2010年6月获临床批件,申报企业均为豪森药业。

孙飘扬还曾在公司年会上,将两家公司的销售额相加作为公司年度销售业绩。两家公司也多次出现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不分彼此”的情况。另外2008年,孙飘扬公开表示“豪森迟早要收购过来,双方主要是在价格上还有分歧,另外豪森那边还有知识产权纠纷”。

市场长期的质疑,最终引起了监管层的重视。2015年,上交所向恒瑞医药发出问询函,要求其针对媒体报道所涉及的“业务线高度重合”、“在药品批文、产品研发、销售渠道等方面‘不分彼此’”以及“孙飘扬曾公开表示豪森会被并购至恒瑞医药旗下”等事项进行回应和披露。

对此,恒瑞医药在回复函中矢口否认,声称不存在“药界夫妻店”、“影子公司”、”持有股权”的情况,“公司和豪森医药独立研发、报批药品,具有不同药品批文。公司检索并对比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网站的公示信息,双方报批药品无重叠,多数产品在适应症上和使用人群方面不一样,即使个别产品具有相同适应症,但都不是公司主要业务,不会彼此竞争,不存在‘不分彼此’等情况”。

但事实上,由于孙飘扬和钟慧娟的夫妻关系,使其自动拥有夫妻共同财产的50%权益,彼时钟慧娟持有江苏豪森30.1%股份,孙飘扬不持有股权一说相当于空谈。此外,恒瑞医药与江苏豪森之间多年来一直保持采购商品、材料转让及加工费等关联交易。

这一切,都让豪森很难摆脱恒瑞“影子公司”的嫌疑,不过或许也是这次问询事件以及外界持续不断的质疑,让豪森有了单独上市的计划。钟慧娟从2015年,开始着手清理股权。2015年12月25日,经过一系列重组,江苏豪森成为翰森制药间接全资附属公司,钟慧娟和其女儿则为翰森制药的最大股东。

徐公子解密富豪:

一,高学历人才。

二,贵人相助。毫无疑问,她的贵人就是她老公,当然还有那个香港投资人。

三。选对行业。制药行业,不管啥时候都是风口,因为人会生老病死,人人都离不开药物。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