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清华保送的富二代,创业10次才成功,如今公司股价迎来十连跌

被清华保送的富二代,创业10次才成功,如今公司股价迎来十连跌
2021年05月11日 20:06 徐公子临泉爆料阜阳爆料

关注徐公子,解密富豪第一桶金。

5月10日消息,美团今日遭重锤。公司股价一度跌10%,目前跌超8%,1500亿市值惨遭蒸发,股价更是一度见255港元,创年内新低。公司股价今日暴跌的背后,股民纷纷将矛头指向王兴作诗!

截至目前,美团大约有市值1.58万亿港元,今年从高点暴跌了40%多,市值蒸发了1.2万亿港元。而最惨的就是持仓美团的北向资金。

不过,从2月22日以来,北水疯狂抛售美团,从2月20日的4.517亿股减持到目前的3.943亿股,区间减持1.8亿股。今日数据显示,北水再度减持19万股,涉资大约5000万港元。

更为严重的是,内资在持股美团上亏损惨重。金石查询发现,内资持股美团成本为322.788港,目前美团报价259.8港元,一手净亏6298.8港元,区间亏损超19%。

对于美团的暴跌,大约有几个因素:一是全球通胀升温,实际利率上升对高估值股票的压制;二是美团遭遇的反垄断风波;三是470万骑手要不要交社保;四是王兴写诗。

近期,美团骑手的安全问题、社保问题引发市场关注。最近美团被巡视组约谈,才发现顶着“骑士王者”光环的美团玩的竟是空手套白狼的游戏,最核心的竞争力:470万骑手,居然全是外包,合同不是和美团签的,而是与外包公司签,社会保险,对不起,没有,只能给交3元/天的商业险。

最近美团热搜不断,那今天就聊聊它的老板王兴。

01 勇创校内

《有限与无限的游戏》是王兴很喜欢的一本书。在他看来,创业是有限赛道上的无限游戏。对于这根植于内心的理念,他说,“我不是把创业当作一个特别怎么样的事情,那是我选择的生活方式。我没有考虑过没有创业会怎么样,但创业就像击中的感觉,非干不可。”不过,他没想到这条路布满荆棘。

基于 “美国走出互联网泡沫”和“美国SNS很火”两个重要信息,2004年9月,王兴带领团队研发出第一个社交网站——主打泛人群的SNS“多多友”上线 ,可并没有收到多好反响。随后团队相继做出社交项目"电邀” “游子图” “just input” “wap中继站”,但均无疾而终。这导致团队平均一两个月就要换项目。

面对这一现状,创业三人组王兴、王慧文和赖斌强决定将多多友改版,模仿Facebook做一个校园SNS网站。这一次,他们终于胜了。2005年12月8日,校内网首先在北大、清华和人大开始试运营,随后于2006年正式上线,并点燃了各大高校大学生热情。创办一年后,校内网用户量暴增至百万级别。

然而,问题也接踵而至。随着校园SNS热度上升,各路玩家开始相继入场。2006年,毕业于北大的沈文博做了“底片网”,复旦做了“饱蠹”,人大做了eDorm,北航做了looface,中山大学做了亿友,李肇星的儿子从哈佛归来做了dorm99,耶鲁MBA的张帆夫妇做了“占座网’’,陈一舟的千橡做了5Q网...

想突围必然需要融资。2006年初,校内网曾与红杉资本接触,但团队展现出来的稚嫩和不成熟,使红杉对他们一直抱有疑虑,最终在几个月后放弃了投资计划。周鸿祎也参与了这一谈判过程。据他回忆,当时王兴一脸冷漠、言语傲气,于是他断定这个团队不接地气会失败,建议红杉改投了占座网。

而随着用户量剧增,校内网的服务器和带宽已面临崩溃风险。因此,王兴不得不到处找融资解决这一问题。这时最大竞争对手千橡,主动找上门开出干万元收购价,但被年轻气盛的团队直接拒绝。不过,美国的一家投资机构做完尽调后,撤回了对校内投资的意向书。这将校内网逼到了悬崖边上。

紧接着,由于陈一舟抬高收购价,校内网团队出现裂痕:承受巨大融资和债务压力的王兴和赖斌强默许出售方案,但王慧文因对产品感情极深强烈反对卖掉。但校内网终究还是没保住。2006年9月,在华清嘉园边上的一个小餐馆里,王兴宣布了出售结果,然后和兄弟们喝得酩酊大醉、嚎啕大哭。

一个月后,王兴和王慧文赶到人寿大厦签下合同,校内网卖身价2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600万元。拿到钱的王兴、王慧文、赖斌强每人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后来各奔东西。而得到校内网的陈一舟,将校内和5Q网合并。两年后,他又拿到了软银孙正义的4.3亿美元投资,并将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

02 尚能饭否?

在卖掉校内网的第二天,王兴在自己的博客里引用了丘吉尔的一段话:“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而是开始的结束。”王兴心有不甘。于是他在千橡过完一年锁定期后,放弃了第二年的额外补偿而重新创业。他打电话给王慧文和赖斌强,结果这两个家伙说:你先搞吧,我们还没玩儿够呢。

这时王慧文拉上赖斌强一起去欧洲 、东南亚玩了近一年。王兴没有等他们回来,而是和另一位清华师弟穆荣均开启了新征程。2007年初,在得知穆荣均也在关注Twitter的发展时,王兴便力邀他一起做相关项目。经过一番促膝长谈,穆荣均下定了决心,并感觉“自己像一只鸟,有展翅飞出窗外的冲动。”

新的团队随之建立:原校内网的王兴、郭万怀、杨俊、付栋平,以及穆荣均和他从百度带来的一个同事。2007年5月,团队仿照Twitter成立了饭否网。但当时饭否发展不紧不慢,而Facebook已经红遍天下,因此王兴继续仿照Facebook又推出了海内网。果不其然,海内网一经推出用户量急速上升。

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开心网横空出世。其推出的偷菜和抢车位游戏风靡全国,把一众SNS网站全都打得落花流水。而出乎意料的是,饭否这时已悄悄积累了几十万用户,不仅获得一些名人青睐,甚至媒体报道时也经常采用“据饭否消息”的方式。2009年初,饭否用户已经突破了百万,前途一片光明。

当年6月底,父母要去美国看望姐姐,王兴在送他们去机场的路上,兴奋地说起了饭否发展态势:“网络改变了世界。”然而,令人惊讶的是,10天后饭否被封。其根源在于:饭否在发展壮大过程中,逐渐具备了媒体属性。但王兴“不知道自己在做媒体”,对某些信息的处理不当,给饭否带来了灭顶之灾。

王兴以为处罚只是暂时的,但没想到一封就是505天。不过,在饭否被封的日子里,团队只有两人离去:一个回了老家,一个自己创业。创业的人名叫张一鸣,后来建立了字节跳动,旗下拥有今日头条、抖音等产品,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重要一极。剩下的人当时继续维护着饭否,等待着刑满日期。

2009年12月底,饭否召开了一场惨淡的年会。会上,王兴提了一个问题:“如果明天公司不在了大家会怎么样。”结果有人痛哭,王兴也当场洒泪。等到2011年11月,依靠一笔官方投资,饭否网重见天日,但却错过了微博发展的窗口期,市场已被新浪微博主导。自此,饭否网消失在了主流视野中。

显然,王兴对社交有一种执念。他坚信“人际关系、社交网络是信息传播的基础架构,从根本上改变信息流动,它也会改变互联网方方面面的应用”。创办饭否网,亦是王兴对这一理念的继续实践,但他也会试图从这次失败中收获些什么。在熟悉他的人眼里,关停是饭否网的结局,而不是王兴的结局。

03 “千团”大战

历经多个项目失败,王兴的创业路可谓十分坎坷。由此,饭否关停期间,痛定思痛的王兴开始转型,不再单纯执着。一天,他把小伙伴召集到客厅,兴奋地在白板上画了一张表。这张表只有简单的四纵列、三横行,却集中了王兴那段时间思考的核心成果,并在日后被称为“王兴的四纵三横理论”。

面对众人的迷惑不解,王兴指着社交和商务交叉的那个格子(图中标红处)说,“现在美国风行的团购网站Groupon就在这里,我们下一个要做的就是这个”。2010年3月4日,美团网正式上线。而由于美团涉及互联网与商业的结合,他也开始突破传统互联网思维的禁锢,更多用商业眼光来看待问题。

这一次,日渐成熟的王兴赶上了巨大的风口。美团成立同年,中国网民达 4.57 亿,而且移动用户首次超过PC用户。随着商业新老一代加速交接,团购网站大战在一片混乱中宣告来临:窝窝团、拉手网、大众点评、糯米网等数千家团购网站,疯狂抢夺市场、流量、人才。媒体将其称为“千团大战”。

王兴用“惊心动魄”形容当时的局面。竞争对手常常用高薪撬走整个城市的团队;客户端上“价格战”每天都在上演;地铁里走五步就能看到两家不同团购网站的广告。为了应对激烈竞争,王兴提出“三高三低”的理论,即高品质、低价格;高效率、低成本;高科技、低毛利。这让美团具备了极强竞争力。

随后,美团受到红杉资本的沈南鹏青睐。基于此前融资失败的教训,王兴这次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却没怎么“说话”就获得了1200万美元融资。紧接着,阿里巴巴也挑中了美团,并在其B轮融资中领投5000万美元。当时,为打击竞争对手及展示自身不俗“实力”,王兴公开展示了美团的账户余额。

当然,美团脱颖而出的关键因素,应是王兴在聚集了一批牛人,例如主管销售的杨锦方、沈鹏等。其中,王兴先后六下杭州,锲而不舍、极尽诚意的将阿里中供铁军大将干嘉伟招致麾下。此外,2010年10月拿到1200万美元A轮融资时,王兴便给王慧文、赖斌强等人打电话,说“我等着你们回来。”

但资本狂欢过后,总有一个冷却期。2012年8月,随着美国Groupon股价大跳水,投资界对团购网站兴趣大减。同时,国内市场也进入资本寒冬,断炊声不绝于耳。而美团凭借稳扎稳打的策略和充足的现金流,成为这场战役最大赢家。但王兴说,”这远远不够,我们身处的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一位有过参战经历的军人出身的投资人告诉他:“大多数人以为战争是由拼搏组成的,其实战争是由等待和煎熬组成的”。长期有耐心意味着要长期被误解,但当战胜漫长时间,就会超越当下维度。王兴说:“做一个五年甚至十年不那么被外界认可的事很难,但当最后水落石出时,你就一骑绝尘了”。

04 外卖之争

与千团大战相比,美团接下来面对的是更艰苦的外卖大战。由于团购网站出现倒闭潮,美团一方面转型移动互联网,一方面在探索新业务。王兴认为,2012年是服务电子商务的分水岭,团购不再是核心,涉及本地生活各方面服务的电商大戏将上演。团购只是小组赛胜出,后面还有一轮轮比赛。

为此,美团成立了创新事业部,由王慧文负责孵化商家Wi-Fi、排队点餐、会员系统等项目,而沈鹏任事业部推广负责人。2013年7月,沈鹏去对外经贸大学旁的一家餐馆推广“美团先富电话盒” 时,突然听到店里有一个声音不停提示:“你的外卖订单来了。”随后,他才知道这是饿了么的外卖系统。

沈鹏回去后立刻跟王慧文提到了相关事宜。当听到商家每年愿意为这套系统支付9000多元年费时,王慧文顿时也来了兴趣。由于外卖太烧钱,王慧文最初并没有打算自己做,于是向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提出收购意向,但被果断拒绝。收购不成就自己干,2013年11月,美团外卖就宣告正式上线。

2013年12月,在王慧文指令下,沈鹏一个月内招了20个外卖的城市经理候选人 ,而这时饿了么还只开了8个城市。一个月后,他又组织了“抢滩会”,目标是日单40万元。王慧文豪气表示 ,即便只有一天达到40万元 ,他都拿出40万股期权奖励抢滩会成员,同时每人发一枚戒指。这让团队气势如虹。

但补贴只适用于初期,行业竞争中后期比拼的核心是服务和体验。因此,美团需要人才来改善整套体系。王慧文首先在国内互联网、零售等行业去寻找人才,无疾而终后又去麦肯锡、贝恩、波士顿咨询公司挖人,最终为美团构建了更精细的成本控制、运营及管理体系,并获得了更多消费者青睐。

另外,据沈鹏回忆,彼时饿了么已经做了三年,美团之所以能撕开一条口子,是因为商家与饿了么合作需要支付一笔服务费,但愿意支付费用的优质商家不多,美团就争取这部分商家,不收服务费只赚取差价。他还提到一个细节,饿了么App优先做iOS版,而美团则先做了用户量更大的安卓版。

2014年夏,美团外卖经过半年多的摸索,决定招募1000人,开100座城市以“拖垮”饿了么。由于只进驻了12座城市,8月底饿了么便紧急宣布扩张200城。眼看外卖行业如火如荼,其他玩家不会坐视不理。百度外卖也强势杀入,而阿里淘点点持续加码。四大巨头争霸,使行业竞争进入白热化。

王慧文信奉曾国藩的九字箴言:练强兵、结硬寨、打呆仗。知行合一 ,如是而已。在他的有力推动下,2014年美团交易额突破460亿元,同比增长逾180%;外卖市场份额近28%,仅次于饿了么。而基于组建美团外卖、RMS美团B端等核心战略业务 ,王慧文进一步奠定了美团“二把手”的地位。

05 “相爱相杀”

美团扶摇直上同时,背后也隐藏着强力挑战。2014年2月 ,腾讯突然站队大众点评,送去了大量资金以及QQ和微信等巨大流量入口。为了应对竞争,王兴向阿里求助支援“弹药”。无果后,红杉资本的沈南鹏便建议王兴把团购业务卖给大众点评,专注外卖。但在王兴心中,掌握主控权才是上策 。

2015年9月22日,王兴与百度糯米和谈,然后又通过沈南鹏将谈判的消息传递给点评的张涛。此时的点评已进入O2O泥潭,大量烧钱、盈利未期以及融资环境不利,于是和美团走到了谈判桌前。同年10月 ,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张涛退出了饿了么董事会,把全部曾经支持饿了么的流量导给美团。

不过,这一合并案却开始激化美团与阿里的矛盾。为了在巨头之间实现平衡,王兴立即亲赴杭州向马云和逍遥子张勇解释。他认为,前面有滴滴、快的的成功例子——原来阿里、腾讯打得不共戴天,后面握手言和都成为滴滴的股东。因此,美团完全可以像滴滴一样,同时获得腾讯和阿里的支持。

但他没想到的是,马云和张勇告诉他:“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一个向左,一个向右,阿里与美团终是分道扬镳。后来,美团点评的第一次融资投资方中已没有阿里。而美团与阿里的关系也从曾经“相爱”演变为“相杀”。

自2016年起,阿里持续加码口碑,并卖掉了所持有的大部分美团股票,但还保留1.4838%份额。王兴对此极其不满,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说,“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与此同时,美团点评开始把资源全部向外卖倾斜,并于2016年底超越饿了么,成为外卖界N0.1。光环之下,王兴对阿里却开始不乏批评。比如他说:从战斗力来说,阿里非常强,但如果他们各方面做得更有底线一点,我会更尊敬他们。此外,因剥离支付宝业务问题,王兴还称马云“有诚信问题”。

对于王兴的“翻脸”树敌,阿里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曾回应:企业领导人的境界格局决定了企业未来。恶意中伤伤害不了阿里,也减轻不了自己竞争的困局… 张勇则表示,不能拿朋友和敌人去定义谁,商场上从来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可能将来大家老了,还可以坐下来喝杯小酒聊聊。

而外卖行业经历一众资本搅局后,曾经被李彦宏非常重视的百度外卖低价卖身饿了么,后来饿了么又被阿里收购,与口碑合并。2015年的激战,让外卖市场年同比增长超过三倍,外卖场景全线拓宽,从高校到白领、早餐到宵夜、餐饮到生鲜曰百,基本全面覆盖。但美团与阿里关系再回不到从前。

06 “无边”扩张

在互联网圈子里,王兴曾一直是个公认的低调人士,技术出身、不善言谈、随性而为。行业里曾经流传过一个段子,说有一次一帮创业者在海南一艘游艇上聚会,众人正犹豫能否在海里游泳时,只听得扑通一声,王兴已经跳入水中。对此,他的好友程苓峰总结道:王兴是个很难改变的“轴”人。

或许人到中年,王兴依然惦念“和平年代英雄应该是企业家”。但为支撑起偌大的梦想,他只有让美团变大。外卖大战后,美团逐步从T型战略逐步转向多元业务架构。此外,2016年王兴抛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理论,认为上半场的用户红利正在消失,疯狂烧钱、不计回报、粗放扩张的日子一去不返。

“如果说上半场是比拼用户数,那下半场则是搏杀ARPU值(每用户平均价值),而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突破可以更高效地重构产业链。虽然互联网的用户数已不可能像过去一样翻倍增长,但每个用户能创造的价值远不止翻倍的空间。”那如何挖掘出用户的更大价值?他认为是:“上天入地全球化”。

其具体表现为三个层面 :一是真正的硬科技 ;二是互联网跟传统产业的全面深度融合 ;三是海外市场、全球扩张。王兴开始豪赌,首先加码酒旅业务。其实美团2012年已接入酒店团购业务,而2016年底签约洲际酒店是向高星酒店开始发力。随后,美团又成立系列旅行品牌,将炮筒直接对准OTA领域。

接着是向O2O行业纵深地带探索,将旗子插在了新零售这片土地上,跟随盒马鲜生、7fresh,推出“小象生鲜”。2017年初,美团又对标滴滴,先后在南京、上海上线打车业务,将出行视为企业版图边界的新延伸。当大众及媒体开始关注美团的扩张时,王兴却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

2018年4月,美团以37亿美元大手笔拿下摩拜单车。曾经有媒体问摩拜投资人,为什么不选滴滴的方案,该投资人拿起水杯用力拍在桌上说,“同志你要是非问底牌,这叫腾讯的意志”。对此,腾讯投资表示:“没有所谓的腾讯意志,如果股东意志可以决定公司发展,那美团点评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基于美团壮大,王兴逐渐有了在捭阖中追求独立个性和意志的底气。不过他也曾说,腾讯是朋友和很重要的股东,无论是创始人个性、团队气质还是业务战略,都可以更好地和别人结盟。在上市当天,王兴发了一条意味深长的饭否:“好棋手通常都知道并接受自己同时也是更大棋局里的棋子。”

对于上市,王兴曾长期抗拒,公开表态都是“没有时间表”、“想上就能上”、“不是好选择”。最劲爆的一句,是他曾谈及O2O领域独角兽时说,“如果明年(2015年)有谁先上市,就基本意味着它放弃了,投降了”。显然,上市与否是王兴性格、经历以及野心交织的结果,而扩张是他的必走之路。

07 终成“恶龙”?

伴随着强势资本入场,美团点评与饿了么之间的大战,已经升级至“美团点评+腾讯”与阿里“口碑+饿了么”生活服务平台之间的战役。但因为“无边界”,美团总要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如果单看数据,美团虽在几次大战中胜出,但仍然未实现盈利,同时主营业务餐饮外卖、到店及酒旅毛利率较低。

由此,美团近年来开始利用行业地位优势来获利及阻击对手,并导致其涉嫌不当竞争的例子层出不穷:2017年6月,因强迫商家签订“合作承诺书”被处52.6万元罚款;2018年5月,因构成不正当竞争被江苏淮安市罚款7万元;2019年3月,因涉嫌误导、欺骗用户被四川巴中市监局处以25万元罚款。

另外,2020年4月10日,美团因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对新开餐饮商户收取高达26%的佣金,被广东餐饮协会官微点名批评;2021年2月,美团因实施不正当竞争行为,被浙江金华中院判赔饿了么100万元经济损失;2021年4月14日,美团再因不正当竞争行为,被江苏淮安中院判赔饿了么35.2万元…。

其中,由于发生在疫情期间,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的问题尤为引人关注。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等33个相关餐饮行业协会和商会,甚至发布了《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措辞强硬地指出美团外卖涉嫌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佣金费率)、强势要求商家做“独家经营”等问题。

一场疫情使得餐饮行业直面生存危机:堂食受限,业务量断崖式下跌。因此,很多企业将外卖视为“救命稻草”,前所未有地依赖美团外卖等平台。但当外卖成为餐饮商户度过此次疫情危机的重要抓手时,美团等外卖平台又称因疫情导致成本增加。这导致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而王兴成为众矢之的。

与此同时,美团还数次因涉“大数据杀熟”而登上热搜。比如去年底,美团被会员曝出的“大数据杀熟”问题引起了巨大争议。用户称“开通了美团外卖会员的配送费,竟然比未开通会员的配送费要贵”,直指“大数据杀熟”的行为。但美团却对此回应称,配送费差异与会员身份无关,是定位缓存偏差导致。

当然,美团是否存在大数据杀熟行为还需要更严格的取证支持。而适用反垄断法的门槛较高,该需要认定美团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以及进行相关非公平交易和不当竞争。对消费者而言,虽然以垄断价格为名维权的门槛偏高,但拥有定价权的美团等巨头,“大数据杀熟”的操作并不鲜见。

对此,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大数据杀熟”属于垄断行为中的“差别待遇”。根据《指南》,若网络平台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无正当理由对交易条件相同的交易相对人实施差别待遇,排除、限制市场竞争,即属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

徐公子解密王富豪:

一,家庭背景。父亲是亿万富翁,母亲也是出身名门。

二,教育。被清华保送。毕业后又去美国留学,开阔了眼界,收获了人脉,关系,资源,校友圈子。

三,贵人相助。第一贵人就是王慧文,大学第一天就是好朋友了,后来一起创业,成为美团第一猛将。此外,还有其他创业团队成员,如,穆荣均等。还有来自阿里的干嘉伟,此人为美团打造了地推铁军,为美团胜出立下汗马功劳。

四,风口。从做校内网到饭否到团购到外卖,每一次都踩在风口上,虽然有些项目失败了,但最后还是成功了。

五, 敢为天下后。说人话就是,善于模仿。

校内复制美国的软件,饭否是复制推特。团购和外卖都不是最先做的。外卖甚至比饿了么晚了好几年。

但牛就牛在,后来居上,和腾讯有一拼。究其原因,是因为美团的团队太牛。

六,团队牛。技术是来自百度的穆荣均,运营是来自阿里的干嘉伟。投资方面也拿到了腾讯的投资,可以说是集齐了BAT三巨头的人才。这么牛的团队对竞争对手是降维打击,所以最后胜出的才是美团,归根结底还是人才的胜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