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冯鑫之后又一只“黑天鹅”入狱,谁来救救这家A股上市公司?

暴风冯鑫之后又一只“黑天鹅”入狱,谁来救救这家A股上市公司?
2019年08月23日 13:25 观楼有李

又有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被依法逮捕。7月29日,ST天宝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黄作庆因涉嫌虚开发票罪,经大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已被大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以来,已经有11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控人被抓,其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先后成为上市公司最大的“黑天鹅”,造成公司受到损害。他们分别是大智慧的张长虹、恺英网络的王悦、*ST鹏起的张朋起、中科新材的张伟、新城控股的王振华、博信股份的罗静、ST天宝的黄作庆、康得新的钟玉、派生科技的唐军、暴风集团的冯鑫、ST昌鱼的翦英海。

以ST天宝(002220)为例,由于违规担保屡爆不止,其业绩遭遇断崖式下跌,2019年一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1938.67%,市值较峰值时损失超过91%。回顾黄作庆的一系列谜之操作,也许能找到他成为ST天宝“夺命黑天鹅”的原因:

夺命黑天鹅

谜团1:修改章程

2019年3月18日,针对天宝食品相关股份被司法冻结事项,因为承运投资、黄作庆未及时履行报告义务与信息披露义务,深圳证券交易所给予了通报批评处分。

央视《交易时间》报道

3月20日,天宝食品火速修改了公司章程中关于董事任职资格的规定,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修改前的公司章程第95条规定,凡是符合“最近三年内受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处罚;最近三年内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或三次以上通报批评;因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者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之前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尚未有明确结论意见的”任一情形,不能担任公司董事。

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删除了以上几项,取而代之的是一句意义含混而笼统的“法律、行政法规或部门规章规定的其他内容”。

黄作庆作为“近三年内受到证券交易所公开谴责”和“涉嫌犯罪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的人,按照修改之前的章程,本已丧失了继续担任ST天宝董事的资格,但经过这次精心布局的章程修改,为自己留好了“后路”。

可见,未“捕”先知修改章程的背后,是明知自己的所做所为严重侵害了上市公司和其他股东利益,已经触犯了法律法规,仍心存侥幸,拒不收手,要对上市公司控制到最后一刻。

而这一系列近乎疯狂的举动、被疑隐藏着一个具有强大吞噬能力的财务黑洞、最终致使黄作庆被逮捕的“虚开发票”,被疑只是这一系列资金腾挪转移手段中的一环。

谜团2:巨额资金去向

近几年,天宝食品(现为ST天宝)屡爆债务危机,黄作庆本人在却不断套现股份,俨然有掏空上市公司之势。

2016年到2018年间,黄作庆通过其实际控制的ST天宝第一大股东大连承运累计套现超4亿元,更有高达4.5亿元并以ST天宝违规提供担保的个人借款,占ST天宝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6.33%,也正是因为“存在未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的情形,天宝食品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变成了如今的ST天宝。

2018年5月10日,公告显示黄作庆计划将其所持10.54%的股份转让给上海国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套现4.8亿元,由于各种原因这次转让最终没有成功。但上市公司一直以转让仍在进行中的虚假陈述欺骗市场及各方债主,不知意欲何为,坊间对于国乾投资与黄作庆之间的交易也有着扑朔迷离的传闻。

2018年07月10日,黄作庆将其持有的3680万股股份质押给了黄美嘉。公开资料显示,黄美嘉系黄作庆实际控制的ST天宝第一大股东大连承运的监事,与黄作庆有 “一致行动人”的嫌疑。如果“一致行动”的猜测属实,所谓质押,无疑就变成了 “左手倒右手”?

黄作庆到底是出于什么“用途”频繁质押股份,向P2P公司借款?坊间从涉赌到转移出境到炒作自家股票爆仓等等说法众多,而这几笔累计近10亿的资金,到底去了哪里,始终是个谜。

谜团3:对外投资

2018年7月11日,天宝食品公告称,董事会同意公司拟用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2亿元认购上海襄蓝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起设立的天宝农业投资并购产业私募基金的基金份额。

而根据公司《2018年半年度财务报告》,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余额为243,391,890.39元,对农业基金投资2亿元,占公司截至2018年6月30日账面货币资金总额的约82.30%,将直接导致公司货币资金几乎被消耗殆尽。

也就是说,在固定资产折旧严重影响收入及净利润的背景下,在自身生产经营资金已极度短缺的情况下,董事会决定将公司货币资金的82%以上进行与公司主营业务没有关联的对外巨额投资。

众所周知,农业企业财务规范性存在先天不足,从消失的红心咸鸭蛋到逃跑的扇贝,近年来农业企业造假事件频发,而黄作庆为什么在上市公司如此缺钱的情况下,执意投资农业基金?

谜团4:冷库资产

曾几何时,位于大连金州区的冷库一直是黄作庆洋洋得意的人生杰作。

这座始建于2012年,转固于2018年的十万吨容量的冷库,账面原值18亿元(其中冰激凌原值约7亿元),据黄作庆介绍“地板砖美国进口、壁灯法国进口,电脑主机日本进口,几十年不会损坏”。

且不说该冷库目前基本处于闲置状态、而转固后所增加的折旧导致经营业绩难以承受,据业内人士估计,该等规模冷库充其量建造成本为3到4亿元左右,绝非黄作庆向外界宣称那样造价高昂。

那么这项让天宝损益表逆转的重量级资产,到底又隐含了怎样的秘密,为何会诱发连续两次更换会计师事务所?

谜团5:花瓶独董

2019年4月27日,天宝食品发布了《独立董事2018年度述职报告》, “独立”董事将基于“独立判断的立场和审慎、负责的态度”发表独立意见。

7月30日,ST天宝发布关于董事长被批准逮捕的公告,同一天有一位独立董事提出辞职。8月10日,另一名独立董事也宣布辞职。至此,配合默契的花瓶独董终于完成了与董事长黄作庆同呼吸、共进退的“历史使命”?

至于承运投资和黄作庆因股份被冻结而未及时履行报告义务与信息披露义务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天宝食品因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ST天宝和大股东以及董事长黄作庆因为不履行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被深交所通报批评和公开谴责……

这些侵害其他股东权益从而引起监管部门关注和处理的事项发生时,投资人和股民未能见到本该见到的“独立”外部董事的任何意见。“独立”董事难道只是配合默契的花瓶董事?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结语:

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刑拘似乎在今年并不鲜见,虽然原因各异,但基本印证了德不配位这句古话。

过往的成功,外加上市公司高昂的市值和充裕的现金流,让很多老板极为自负,非常豪气的拿着上市公司的钱去随意进行高风险的产业投资和布局,最终遭遇“赌博失败”的厄运。更有甚者,甚至认为自己可以随意改变规则、践踏法律、无视道德底线,最终做把自己陷入牢狱之灾。

他们作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形象代言人,其公众印象的恶化,对上市公司的声誉更是沉重的贬损,董事长的恶,却要投资人和股民们来承担。

ST天宝董事长涉案至今,具体情况仍扑朔迷离。传闻到真相,到底有多远?真相到底是什么,谁又在千方百计掩盖?

到这个时候,投资人及股民应该非常清楚了。一些老板及其附庸把持上市公司,其实早已迷失初心。这么明白的事,董事会还要视若无睹到何时?

别忘了乐视网的前车之鉴,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