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呦呦的商业价值有多大?

屠呦呦的商业价值有多大?
2019年06月17日 14:41 投中网

6月16日晚上,新华社发文称屠呦呦团队将发布重大科研新突破,这一突破是为解决疟原虫变异所产生“抗药性”,屠呦呦在视频中说,“一旦疟原虫对青蒿素联合疗法产生抗药性,疟疾将无药可治,人类势必遭遇一场浩劫。

屠呦呦上一次进入大众视野中,还是在2015年,由于她疟疾治疗研究中取得的成就获得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屠呦呦的主要贡献在于青蒿素和双氢青蒿素。至此,这位长期不被人记起,默默在科学领域耕耘数年的科学家才被推到聚光灯下。

根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屠呦呦团队在获诺奖之后,依然在科研的第一线。青蒿素研究“国家队”逐渐壮大,从“几个人”到“一群人”,目前共有20多人,并且学科背景不止于化学,形成了多学科协作的研究模式。

今日新华社报道称,针对近年来青蒿素在全球部分地区出现的“抗药性”难题,屠呦呦及其团队于近期提出应对“青蒿素抗药性”难题的切实可行治疗方案,并在“青蒿素治疗红斑狼疮等适应症”“传统中医药科研论著走出去”等方面取得新进展,获得世界卫生组织和国内外权威专家的高度认可。

旧居市价1.5亿商标被抢注

当屠呦呦以“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华人科学家第一人”的身份走到大众视野中,“屠呦呦”这三个字就不再平凡。

根据《中国宁波网》报道,屠呦呦从小长大的地方——位于海曙莲桥街区域内,门牌号为开明街26号的一幢旧房子,总市值达到1.5亿元。同时,文保管理行政部门有意将这幢房子认定为文保单位,一位文保专家称,“拉克斯奖也是世界级的大奖,屠呦呦是唯一获奖的中国人,这幢房子因此价值非凡”,而获得诺奖后,这幢房子的价值就“更上一层楼”。

事实上早在屠呦呦获拉克斯奖之时,就已经悄悄有人以屠呦呦的名字注册商标。据当时媒体报道,2012年,“屠呦呦”商标先后被自然人余孝志和一家眼镜公司注册在国际商标分类的第5大类和第9大类,商品及服务包括消毒剂、空气净化剂、杀虫剂、护目镜、眼镜、眼镜架、隐形眼镜、太阳镜等。并且,与屠呦呦的相关域名tuyouyou.com、youyoutu.com等均已被注册,连青蒿素拼音域名qinghaosu.com/.cn/.com.cn/.net等也都已被注册完毕。

今年5月31日,福布斯中国公布了“中国科技女性榜”,致敬50位在中国科技领域拼搏的女性,屠呦呦入榜。更早之前,英国广播公司(BBC)发起“20世纪最具标志性人物”票选活动,屠呦呦成功进入候选人名单,同时入选的科学家还有居里夫人、爱因斯坦以及数学家艾伦·图灵。屠呦呦是科学家领域唯一在世的候选人,也是所有28位候选人中唯一的亚洲人。

青蒿素概念股受益

诺奖素来有点金之效,在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之时,一批青蒿素概念股也因此受益。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中药板块在2015年10月第一个交易日便领涨4.68个百分点。浙江医药、康恩贝、昆药集团、中新药业等青蒿素相关个股强势涨停。”

这一场景在今早重现,青蒿素概念股再一次高开。昆药集团一度获百万手买单封涨停,封单资金超10亿元(截至收盘封单为70万手),誉衡药业一字涨停,浙江医药涨6%、华润双鹤涨近5%。

此次青蒿素取得重大突破,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以青蒿素概念为代表的中医药板块将因此受益。并且不仅仅是短期的资本利好,更重要的是能够对整个中医药行业起到长期的振奋作用。

我国和青蒿素相关的企业有近30家企业,其中相关上市公司11家,包括誉衡药业、昆药集团、复星医药、新和成、浙江医药、白云山、华润双鹤、太极集团、国药控股、润都股份、海正药业。

屠呦呦同时推动了中药企业对青蒿素的应用。

2010年8月前后,屠呦呦就希望和复星合作开发双氢青蒿素增加适应证。虽然这一次合作并没有达成,但是2015年,复星旗下控股子公司桂林南药和屠呦呦参与了当年促使青蒿素问世的“523计划”,更在此基础上研发出治疟特效药青蒿琥酯,使大规模预防治疗疟疾成为现实。桂林南药促使其青蒿素类联合用药(ACT)复方通过世界卫生组织的药品预认证项目,成为唯一通过该项认证的中国抗疟药生产商。

昆药集团曾花7000万买下了屠呦呦团队的专利。2016年9月1日晚间,昆药集团公告称,拟以里程碑付款(分阶段付款)的方式,出资7000万元,向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购买其所持有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屠呦呦教授团队开发的双氢青蒿素片新适应症-红斑狼疮研发项目临床前研究所取得的相关专利及临床批件。

新华社报道称,根据屠呦呦团队前期临床观察,青蒿素对盘状红斑狼疮、系统性红斑狼疮的治疗有效率分别超90%、80%。若试验顺利,预计新双氢青蒿素片剂或最快于2026年前后获批上市。

尚未计算的专利价值

梁小民认为,专利权是科学家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收入,“如果屠呦呦是一位外国科学家,可能早已凭借专利收入成了富豪。”

一组数据表明,每年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销售额多达15亿美元,但中国的市场占有量不到1%。原因在于青蒿素虽然是中国原创性药物,专利权却不在自己手中。

“中国还没有专利申请,也没有所有权或知识产权的问题。无论我研制出什么,我都将它们交给领导。这项任务中的每个人都作出了他们的最大贡献,”屠呦呦说。

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学教授沈家祥的学生、天津大学教师郭翔海对新京报记者回忆,当时大家都没有知识产权的概念,有了成果就急于发表,但各国专利申请都要求新颖性,已经发表成论文的无法获得专利授权。

青蒿素专利权的丧失已经无法挽回,不过眼下以青蒿素为基础而开发的衍生药物依旧可以申请专利。据《法制日报》报道,自1985年以来,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递交关于青蒿素的发明专利申请798件,其中有223件已获得授权。

损失仍然是巨大的,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药品研发者和制造者往往只能与西方的同行展开合作,使得制造的青蒿素类抗疟产品销往其他国家,这让中国药企长期以来处在价值链的低端。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说道,屠呦呦的研究成果如果当时就申请了国际专利,就不会由瑞士人拥有这种药的知识产权,屠呦呦所获得的价值就不会是区区几百万的诺贝尔奖金,而是数以十亿、百亿计的知识产权价值。

对于屠呦呦本人而言,商业上的成功从来不是她首要追求的,在2018年9月,接受《新华每日电讯》时,她说道,“得奖、出名都是过去的事,我们要好好’干活’。”(文/万珮  来源/投中网)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